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哭嫁(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原创歌词

自从大姐哭嫁之后,我的心一直冰凉如水,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想起她当年泪流满面的一幕。

同样是哭泣,哭嫁的含义却多有不同,它是闺女时代的结束,少妇生活的开始。因此,哭嫁才显得含义复杂,既有所得,又有所失;悲中有喜,喜中有忧;忧中有恨,恨中有爱,称得上是悲欣交集,五味杂陈。

国庆节前,姐姐突然来信,那封信让我眼前一亮。自从山村通了电话,多年没有与亲人通信了,有事拿起电话,按下一串数字,听筒里立刻跋山涉水,传来熟悉的乡音。电话让地球成为一个村子,想想还有谁会迂腐地选择十天半月也抵达不了的书信?

那天邮递员把信交到我手上,我不由愣了一下,然后扫了一眼寄信人地址,天蓝色的信封上一行红色的仿宋字,它像一串密语醒目标示着我的籍贯:江西省修水县。信封和邮票连体印刷,左边三分之一被一幅漂亮的风景占据,那是扩建后的黄庭坚纪念馆。

站在城市街头,我手捏家信,就像捏着一株珍稀树种,仿佛看到湛蓝的天空下一只鸽子正迎风飞起,它携带着家乡泥土的气息,它衔来了赣地红壤的田野清风。我的心情有难以表达的急切,邮递员的背影还没来得及消失,美丽的信封早已洞开。伸进指头,拉出来厚厚一叠,打开是一张大红请柬,还有一封短信。信是姐姐的亲笔,字体宽扁,笔画松散,形态亦如人到中年的姐姐。

信很简短,但却让我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姐姐告诉我外甥女准备“十一”出嫁,安排我这个当舅舅的去做一回送嫁的上亲。因为按老家的风俗礼节,凡属红白喜事,有血缘关系的至亲不能口头约请,必须用大红请帖敬邀,以示郑重。

看完姐姐的来信,我突然有了一种深深的期待,究竟期待什么?我自己也说不清。

一直泊漂在外,远离了乡土,心灵几近干枯,姐姐的来信,就像一根晃荡在深井里的水绳,牵动了我湿漉漉的乡愁,让人想起地层深处管涌似的泉眼。

很想听听多年没有听过的哭嫁,这是年龄增长让人怀旧?还是平庸生活过于无聊?我的心像一块旱地,渴望在故乡的天空下淋上一场透雨。

我不知道在炊烟日渐稀薄的村庄里,千百年的历史传承,是否像民居古居一样,正被钢筋水泥浇筑的楼房所覆盖戕濯。哭嫁的风俗能否成为贯穿古今的标本,传递出最真实的乡情乡音?我还不知道答案,不过很想了解外甥女哭嫁与三十年前姐姐哭嫁究竟会有哪些不同。

临行前,我和妻子商量了半天,姐姐家多年没办喜事了,现在外甥女出嫁,我们该备一份像样点的礼物。去商场转了好几圈,左挑右选,拿起放下,就是找不到合适的礼物。多则惑,简则明,此语道出了一种朴素的哲理,面对太多的选项,人便容易迷惑。在物质丰盈,欲望泛滥的当下,我常常遭遇此种尴尬。后来想干脆送个红包吧!我准备了两个红包,一个是送给姐姐的,另一个是准备给外甥女的。现在孩子都像心肝宝贝似的,我猜想外甥女出阁之前,母女俩一定会来一场肝肠寸断的哭别。

我这个红包就是为这事而准备的。哭嫁一般会轮番登场,凡属至亲都得出现,根据出嫁程序“哭父”、“哭母”、“哭兄嫂”、“哭姐妹”、“哭弟弟”、“哭叔伯”、“哭舅父”、“哭外祖”、“哭媒人”、“哭辞别祖宗”、“哭梳装”……

姑娘在哭泣声中将一个个亲人叹哭,然后亲人红着眼圈,拿出早就备好的红包,塞给姑娘,安慰她,祝贺她早生贵子,早成家……

好几年没回老家了,原来回家是一件颇费周折的事,山一程,水一程,要转乘好几次车才能到达。没想到偏僻闭塞的九岭山这几年模样大变。新农村建设最大的变化就是修路,路虽然不宽,但是清一色的水泥路。雾气散尽的时候,站在高处往下看,公路像一根灰白的陈年草绳,弯弯曲曲缠绕在崇山峻岭之间,草绳下藏着一双隐形的手,把沉睡的大山一次次摇醒。

我提前两天就到了姐姐家,一来是想在山里头转转,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二来是希望重温一下乡村喜庆的氛围。听姐姐说,这次外甥女出嫁准备摆三十桌喜宴。我想,三十桌喜宴,这需要多少人来操办?我记得上中学时就安排我到山村喜宴上打过下手,做过杂工,比如挑水、洗菜、洗碗、端菜,后来还做过更辛苦的借办桌椅板凳。山里人家居住都很分散,看着只隔一道沟梁山峁,可是望山走死马,真要绕到那户人家,你得上十几重坡,拐十几道弯。人们说山里人嘴一嗅,山外人跑半昼。三十桌的宴席,这需要多少桌椅板凳?多少杯盘碗碟?特别现在不少人家关门闭户,整家外出,借办的事就显得更难了。想到这颇费周折的事,我在心里暗暗为姐姐家的喜宴操心。

可是姐姐姐夫却特别淡定,摆喜宴的前一天,我发现姐姐家还空无一人,这不免让人纳闷。吃午饭前我实在忍不住了,便问了姐夫:“明天就是喜宴,怎么还不见一点动静?”

这么大的喜宴,按往常的经验,帮忙的大批亲友得提前几天进堂做准备了。姐夫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他说:“不用急,午饭之后会有人来。”说完依然慢悠悠地抽烟。果然,午饭过后来了几辆小货车,我一看啥都明白了。怪不得姐夫那么悠闲自在,原来人家车上锅碗瓢盆,桌椅板凳一应俱全。一帮人跳下车,分工明确:搬东西、支架子、布电线,不一会,屋场前的彩虹门便支起来了,一个彩条布的大帐篷拉开了。

一两个小时之后,场面布置妥当,音响里传出了震耳欲聋的流行歌曲,一会儿是宋子英的《好日子》,一会儿是赵咏华的《最浪漫的事》,最后来了个火风的《大花轿》。山里已不兴唢呐、不兴鸣铳了,现在人丁紧缺,帮手太少,都把喜宴包给专业户操办,人家包工包料,大小事情一概轻松搞定。摆完喜宴按单收费,主人只要现场指挥就行了。

除了迎宾待客,收礼管账由自家人负责外,其余的事一概由专业户操办。看着清闲自在的姐姐姐夫,轻松得像客人,想不到公路一通,变化这么大。

接下来让我更意外的是,外甥女出嫁那天,门外停着一长溜缀满鲜花彩条的婚车,那是迎亲车队,听说也是由专人经营管理的,很多路口都贴有他们的小广告。外甥女自始至终乐呵呵,笑眯眯,一副喜上眉梢的劲头,一点也找不到出嫁前伤心难舍的迹象。我当时还想,你现在只管乐吧,等会就有你哭的啦!

满以为山高水长的九岭山里,“之子于归,宜室其家”,哭嫁仍是一个必不可少的仪式,它不仅是礼仪的需要,情感的表达,而且是民俗文化的传承,乡土观念的延续。况且姐姐是过来之人,当年出嫁时悲悲切切伤心扯肺的哭泣,其情是多么投入,其心是那么忧伤,让我这个小弟也跟着唏嘘不已,涕泪长流。

我不敢怀疑哭嫁是一种人为的表演,母女哭别,分明是难以割舍的骨肉亲情。再枯燥贫乏的年代,山里人也从未中断过哭嫁,更没表现过厌倦。哭嫁是姑娘出阁时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如果省略了哭嫁,就像一台大戏失去了引人入胜的高潮部分,主人会觉得颜面失尽,脸上无光,捧场的亲友也会感到索然无味。

在九岭山里,哭嫁是一种独特而又古老的风俗,当嫁期逐日临近,嫁妆嫁奁置办齐备后,姑娘的心跳就开始提速。为了把喜事办得从容、热闹而又喜庆,迎亲嫁娶一般都会选在农闲秋后。庄稼黄熟,稻麦归仓,犁铧锄镐挂了上房梁,这个时候在泥土里忙活了大半年的汉子婆娘们,心情完全放松了,已经有了足够的闲心闲情来操办喜事。

当溽暑闷热逐日消退,村庄便变得含蓄饱满起来。从山梁上走过,感觉天高地远,风清云淡,瓦蓝的天幕下,村子干干爽爽,亮亮堂堂。稻草和麦秸堆成浑圆的草垛,场院里打扫得干干净净。这个时候,炊烟袅袅的村庄像一首诗歌的抒情部分,与村民一样,有了一种深深的期待,期待那动听的唢呐在金风里吹响,期待出嫁的姑娘在母亲怀里羞答地啼哭。

姐姐哭嫁确切地说是从一种无声的落泪开始。整整一个冬天,每天熬夜,飞针走线,为的是给婆家人每人一双千层底的布鞋,鞋底鞋面,针脚匀称,做工精细,那是检验一个姑娘是否心灵手巧第一道关卡。嫁鞋、嫁衣都准备好了,母亲开始眼圈发红,姐姐看着箱子里摆满了新做的布鞋,蒙着鸳鸯戏水的被面,花好月圆的枕套,早生贵子的手帕,忍不住偷偷地啜泣起来。

母亲身体不好,平时姐姐分担着家里所有的事务,现在姐姐这一别离,就将扔下亲人,成为别家的媳妇。往后回家再难随心所欲,自由如风,悄然间便多了一个字,变成“回娘家”了。母亲想着闺女,心里割肉般的难舍;姐姐想着离娘时的心疼,不禁眼泪长流。

出嫁的前夜姐姐在哭哭啼啼中度过,那一夜大家的心情都十分难受,感觉特别沉重。出嫁本是一件欢乐喜庆之事,但是出嫁的姑娘总是用哭泣来迎接这个甜蜜而又激动的日子,用哭嫁的方式来表达对父母对亲人对乡土的不舍与感恩。

九岭山里的乡民对于哭嫁好像永远充满着热情,在姑娘哭嫁时看热闹的总会挤满一屋子,大家都想看看姑娘哭嫁有没有水平。哭得越好,唱叹得越好,感动了旁人,让别人也跟着姑娘掉眼泪,这就了不起,这就成功了!哭嫁的成功不仅证明了姑娘贤惠体谅,同时也体现了她的聪明能干,亲人给的红包也就越多,自己脸上也就越光彩。如果笨嘴拙舌,语无伦次,结结巴巴,连个嫁都哭不好的姑娘,别人会瞧不起她,自己也会抬不起头来。要把嫁哭好还真有点难度,因为那些唱词既要含蓄得体,又要见啥哭啥,随机应变,即兴发挥,就如一张考卷,旁边的考官都在等待着评判打分。

我的红包钱数按照流行的习俗,若要发,不离八,包了八百八拾八元。可出人意料的是,外甥女根本就没给我机会。直至炒豆般的鞭炮炸响,珠光宝气的新娘子背上了婚车,仍没发现姐姐她们有谁哭过一句,叹过一声。母女自始至终都是笑容灿烂,无比开心。

见此情景,我心中感到万分失落,二十多年前,姐姐出嫁时的一幕总在我眼前晃动。涕泪涟涟的姐姐,忧怨地走出低矮的小木房,她先拉住爹爹哭泣:

天上星多月不明,爹爹为我苦费心,

爹的恩情说不尽,提起话头言难尽。

一怕我们受饥饿,二怕我们生疾病;

三怕穿戴比人丑,披星戴月费苦心。

四怕我们无文化,送进学堂把书念,

把我兄妹养成人,花钱费米恩情深……

父亲被女儿叹得抹眼泪,他木讷地站着,不停地搓着双手,不知该如何安慰泪水涟涟的女儿。接着开始哭母亲了,母亲倒是先哭开了,于是母女一同哭叹起来:我的小女啊!我的娇儿,你到他家呐,你要耐烦哦!人家爷娘你要细心啊!孝敬公婆是本分,你(十分)的性子儿呐,你要改呐!你到人家爷娘跟前要冷茶当作热茶来筛吔,我的小女呐,人家的爷娘啊!你要高高儿提起,你要轻轻儿地放下呐。你要耐烦哦!你要三从四德呐,你一要随从丈夫呐……

哭完父母开始哭姐妹,姐妹同样会陪哭,那样就更显热闹。

母亲的泪珠挂满一脸,疼痛漫遍全身。从姐姐的嫁期定下之后,母亲就暗自垂泪,梦里哭醒的母亲,泪水打湿了枕头。夜深人静,黯然神伤,她爱女儿、想女儿,割舍不下女儿。眼看着生下来只尺来长的女儿,辛辛苦苦抚养成长,一转眼就成为别家的人……

往事打乱了时空,让我恍若入梦,不知眼前这个村庄还是不是曾经那个村庄?在记忆中,九岭山是个礼仪王国,红白喜事讲究颇多,一大堆的繁文缛节,一系列的古老仪式,弄得人晕头转向。现在眨眼之间,所有的礼数全部罢免,精神的高地一片荒芜,就连洞房花烛也失去了原有的激动,仅仅成为一种波澜不惊的仪式。曾经复杂神秘的村落,像雾气消散的山岭,纹络褶皱,清晰裸露。诸多绵长的细节被快速删除,一部村庄简史在后生一辈手中随意翻过,从此追寻时尚的脚步开启了直奔主题的生活……

那天晚上,我作为女方送嫁的上亲,被男方亲友热情簇拥,一个劲劝酒。无论我怎么解释:身体不好、胃病严重,正在服药,他们全都滴水不进,看那阵势即使到了胃癌晚期,我也得把那些酒喝下。过分的热情演变成一种野蛮,那些陪酒的亲友不由分说:怠慢谁也不能怠慢了上亲!他们威逼利诱,软硬兼施,频频向我发起攻击,不胜酒力的我哪能招架得住?三五杯下肚便翻江倒海,江湖决堤,满身的污秽,弄得异常尴尬。只有到了这个程度,陪客的亲友才感觉基本到位。

我晕乎乎,不知道怎样上的床。半夜口渴得厉害,起来找水喝,喝完水,回转身却怎么也睡不着了。看看房子是新式楼房,设计装修与城里没有差别,床也是新款的实木床,床垫又宽又有弹性,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听说外甥女婿当年空手外出,经过多年打拼,现在办起了自己的工厂,年收入超百万。姐姐家的房子也是外甥女婿出资新盖的,家里全套电器,姐夫的自行车早已换成了摩托车,往来山里,十分方便。姐姐再不用泥一脚,水一脚,日晒雨淋,整天扑在地里劳作了。

漆黑的夜晚,我眼前不断晃动着姐姐灿烂的笑容,如果把人比作一株植物,那么脸蛋就是花瓣,每一片花瓣都在绽放中裸露出内心的秘密。一个人的幸福感要强大到什么程度,才能遮蔽曾经的痛苦与忧伤,在姐姐身上似乎找到了例证。

癫痫病怎么治效果好呼伦贝尔哪里有能治癫痫病的医院儿童癫娴核磁能检查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