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素材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栗花飘香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作素材
摘要:我们恋恋不舍地挥别了淳朴善良的看山老人,挥别了那片静谧葱郁的栗树林,但怎么也挥不去那些淡淡的栗花飘香…… 喜食板栗,尤其是北方的板栗,它比南方的个头儿偏小,但果肉甘糯,炒食极佳。南方的板栗个头儿虽大些,但果肉口感稍差,适宜做菜,也有人称之“菜栗子”。比如栗子焖鸡,栗子焖排骨……   老婆喜欢美容养颜,除了享受进口名牌的化妆品和做面膜,还喜欢美食养颜。她很挑剔,所食蔬菜水果,必和养颜有关。她对道听途说的养颜理论从不轻信,使用产品之前,必先加以考究,既引经据典,又要有案可稽地先能说服自己。我想,那也只不过是让心里得到一些安慰罢了。   记得在我们炒食栗子的时候,老婆就曾戴着金丝眼镜,一丝不苟地告诉我,“据《本草纲目》记载,食栗益气血,健肝脾,养胃、补肾,生食可舒筋活血,并有驱寒止泻之功效。”   我没有她那样认真,却喜欢她学者一样的风范,以及娓娓道来的那种神态。本来,我一向喜食板栗,经她那样一番渲染暗示,我便更有了喜食板栗的乐趣。   这些年,我们一直喜欢京郊北部山区的板栗,尤以怀柔九渡河、黄花城,以及昌平黑山寨一带的尖顶油栗。据说,这里的油栗最正宗。此地隶属燕山山脉,温度、湿度、土质等天然条件,非常适合板栗生长。曾有专家测试,那里的土壤含有大量硅酸,栗果吸收之后,内皮腊质增高,炒熟后果皮容易剥离。   据说,上世纪四十年代,抗日战争时期,日本鬼子侵略中国的时候,就尝到了当地尖顶油栗的甜头儿。到九十年代初,就连他们的后代,也还没忘掉这一带油栗的美味儿,并大量从当地进口那些尖顶油栗运回本土。   其实,我不仅喜欢品尝板栗的美味儿,更喜欢那漫山遍野层层叠叠飘香的栗花。   栗花,带有特殊的香气儿。你说清淡吧,它那清淡里又裹着怪怪的幽香,像夏天晾晒青草散发的清香,也有点儿像傍晚飘起的槐花味道,抑或与夹竹桃的气味相近?还是更接近枣花的馨香呢?反正是说不准它到底是哪种气味。但栗花就是栗花,它有自己的个性,有不同于别人的风格,就像它弥散的花香,让你随意地猜测,教你反复地捉摸,给你很大的想像空间。   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考究它,想像它,我只注重它的花形,颜色,和神态。栗花,没有诱人的妖艳花瓣儿,它只是细长的一条儿垂下来,它和北方白杨树上结的“杨吊吊”相仿佛,只是比它长了些,似乎更柔软,颜色也更清浅些。据怀柔黄花城看山的老人讲,栗花的颜色也随花期在变。初放,是鹅黄,盛开是纯净的雪白,凋谢枯萎时,就变得暗黄了。   和老婆孩子一起,看栗树花开的时节,正值“五·一”长假,那时候去山里游玩的人很多。那里山路又弯又窄,只能缓慢蛇行。我们绕过几道陡峭的山梁,只见一块巨石上赫然刻着三个红漆大字:慈悲峪。穿过慈悲峪,一路向北,走着走着,在沿途,我们终于发现了许多淡黄色飘香的栗花。   那一簇簇,一串串并不张扬的栗花,点缀在蓊蓊郁郁的栗树枝头。这栗花的神态,宛若羞怯的少女,低垂着头,不言不语,只管幽静地吐着清香。眼前,大片大片的栗树花开,让我们真是不忍离去。   距黄花城这个山村很近,我们让车轮渐渐慢下来,临时把车子停靠在一片栗树茂密的山坡脚下,径直徒步走向栗树花开的地方。这时,我那活泼快乐的女儿,就像一只轻盈的蝴蝶,匆匆飞进了栗花初开的树林,一头扑进了大自然绿色的怀抱里。她在栗花丛中翩跹起舞着,自由自在地呼喊着,我们尽情地享受着栗树林中弥漫的淡淡清香。   老婆站在一棵年高的栗树下,仔细打量着它粗大的树干,和硕大的冠顶,“看样子,树龄和我们差不多!”她兴高彩烈地拍着树干,让自己笑得像一朵花。   此刻,她是否感觉到了,头顶上那千朵万朵的栗花,也正在和她一起笑着呢?笑得是那样从容,那么静美。我听到老婆在栗树冠下爽朗的笑声里,正悄悄融进了栗树花开的声音。微风吹过,笑声飘着淡淡的清香,香气尽管不是很浓烈,但它直沁心脾,让人感觉赏心悦目。   我们走进自然,快乐地融入自然的美好境界,在栗树花开的日子里,尽情地释放生活中的各种压力,享受着大自然赋予我们的生活情趣。   这时,一位年过六旬的看山老人,正向我们走来。他热情地告诉我们,“现在是栗花初开,下周就是栗花盛开的时节,那时的栗花最好。”   谢过看山老人,我们决定下周再来看栗花飘香的美景,也好一睹栗花盛开的风采。   一周终于过去了,我们驱车再次来到长城脚下的山村黄花城。时光流过短短的一周,浅黄色的栗花,竟然变成雪白雪白的颜色了。它的白,不像梨花那样明丽,那样醉眼。它像带着几分月光下的朦胧,柔柔地洒在长城脚下大片大片的栗树梢头。假如你站在不远的山间小径上凝望,就会误以为那些盛放的栗花,是昨夜一场迟来的落雪,一簇簇,一串串,薄薄的,浅浅的挂在栗树枝头;或许,你还以为,是蓝天上大朵大朵的白云,飘落成细小的碎片儿,正坐在栗树冠顶上,得意地小憩呢!   这样惬意地暇想着,梦幻着,突然发现一只灵动的小松鼠,从地面仓皇地窜到栗树干上,然后,又一个轻盈地转身,飞快地跃上枝头,竖起蓬松的尾巴,静静地坐在雪白的栗花旁。它狡黠地瞪着两只闪闪发光的大眼睛,警觉地望着树下我的老婆和女儿。   她们惊喜着,微笑着,也在悄然地望着它。这时,所有的目光,都在栗花淡淡的清香里流淌着……   我把那个顺间美好的户外场景,精心地录入我的记忆里。我想,也许今夜的梦,不再像以前那样枯燥乏味,它会氤氲着栗花的温馨。   走进一道山沟,栗花的香气仿佛愈加浓烈了,深深地吸一口,再吸一口,你会感觉五脏六腑,都像荡着清香栗花的回音。驀地,我听到眼前有淙淙流水的声音。这是一股清澈的山泉,它从大山的深处,蜿蜒着,轻快地流淌着曼妙的音韵。   这条潺潺流动的溪流,在不知疲倦地奔向远方,它裹着春的翠绿,携着山的空灵,淌着满山栗花的淡淡清香……   我看到几只山雀,正追逐着溪流戏水,它们欢快地鸣叫,就像栗林花香里清亮的歌声。那婉转动听的歌声,消融在汩汩的溪流,飘落在静静的山谷,萦绕在栗花绽放的梦境里……   在栗树林中,我们一路踏着鸟语花香,一路感受着大自然赋予我们的美好意境,   走出那条幽静迷人的山沟,我们又回到了原点,见到了上次和我们聊天的看山老人。我们互相致意,问好。老人很健谈,他告诉我们,自己一生没有走出过大山。他的孩子们也在城里买了房子,劝他离开大山。他说住不惯鸽子窝一样的房子,况且城里没人和他交流,空气也很差,抵不过栗花飘香的大山,城里也没有暖烘烘的火炕。我问他看山会不会感到孤独?他说有孤独的时候,但孤独时可以和山上的大树说话,可以和树上的松鼠、山鸡逗趣,也可以信手抚摸一下盛开的栗花。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满脸流露着喜悦。   看山老人还告诉我们,在本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当栗花凋零的时候,山里人常把焦黄的栗花,编成一根根蕴着香味的火绳。编火绳不光是一种乐趣,它还可以做为人们吸烟的火源。那时候吸不起烟卷儿,都是吸旱烟,很费火柴。有栗花火绳,会省下不少火柴。栗花火绳还可以熏蚊蝇,蚊子最怕栗花火绳的烟雾,如果燃上一根栗花火绳,不仅省下火柴吸烟,还能安稳地睡上一宿美美的踏实觉。   看山老人说话时的神情里,带着许多旧时光里的惬意。我知道,看山老人在怀念着栗花火绳里的故事,怀念着那些清贫而又美好的快乐时光。   最后,看山老人扬起粗糙的大手,慢慢地指向北方告诉我们,再向北走,就是二道关明代古长城了。二道关村子里还有一处文物遗留是鹞子峪城堡,那里也有很多栗树,正开着雪白的栗花。   听过看山老人的讲述,我们真想再向北出发,去看二道关古长城,看那里神秘的鹞子峪城堡。再目睹一次历史遗留的辉煌,感叹劳动人民创造的历史奇迹。   离开栗花飘香的黄花城,太阳就要下山了。暮色里的夕阳,正徐徐地向我们挥手。这时,我看到夕阳里,漫山遍野的栗树枝头,洒满了一层耀眼的金辉。我们站在高高的山岗上,透过那千朵万朵雪白飘香的栗花,好像看到了一个硕果累累的金色秋天,它正悄悄地向我们微笑着走来。   我们恋恋不舍地挥别了淳朴善良的看山老人,挥别了那片静谧葱郁的栗树林,但怎么也挥不去大山深处那淡淡的栗花飘香……      ——2018.2.8 哈尔滨癫痫医院哪个好点癫痫病人日常应注意些什么癫痫病患者有时候尖是怎么回事沈阳癫痫病可以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