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作经验 > 文章内容页

【木马】风居的街道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作经验
摘要:最美的风景,总是存活于那些最简单、最质朴的红尘之中。 文/清欢有味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很久以前,每当读到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总是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很久以后总算明白,“寻常巷陌”所散发的淡定、从容样儿,才是接地气的东西。   如果不是曾经呆过或者经常路过,大概难得有人会记住长湖街这个域名,至少对于它的特征是模糊的吧?如同风居住的街道,风是街道的过客,街道只是风途经的路标。   对于长湖街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的。十年前,由于工作调动,到长湖街附近的单位就职。上班伊始,沿着旌湖东岸步行,经过闸桥南去百余米,便是长湖街西端延伸处。地势原本空旷,加上人烟稀少、风吹草动,即使在春夏之交的时节,竟然还是有些许荒凉的感觉。毕竟不是荒野,空气中弥漫着勃勃生机。走进长湖街,只见人行道上绿荫蔽日,阵阵馥郁的花香,伴随着微风扑面而来。后来得知,那些杂树唤作女贞子,端午节前后盛开“爆疙蚤花”(家乡土语)。女贞子树型不太美观,枝条恣意伸展开来,随意攀附着路人肩头;米色的细粒花朵,悄然而热烈地绽放、凋落。这是城市主干道上难得一见的树种,却是寻常巷陌的寻常景致,并在用普通人们的满足感,来重新解读带有普遍性的审美眼光。   最美的风景,总是存活于那些最简单、最质朴的红尘之中。感动于生命与生命在岁月里的偶然际会,可以视通物外,观照自心。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朵花,开在哪里都是芬芳;一片叶,落在哪里都是归宿;一双脚,走到哪里都是道路。生命并不在于拥有了多少岁月,而在于岁月里流淌了多少生命。依心而行,无憾此生。   身心不由自主地松弛下来。这里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生活气息,呈现着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的状态,缓缓发酵。阳光有些慵懒,天空略显逼仄。巷陌里的一切,安稳而又忙碌,嘈杂却不混乱。常常有小贩的叫卖声清脆、嘹亮,萦绕回荡却不见人影。正所谓:“若不以心生心,则心心入空,念念归静;若以心生心,则心心不静,念念归动。   那时候,以街为市还非常普遍,长湖街尤其突出。自旌湖东岸始,被大道天山路、庐山路截成两段的长湖街,纵深不过千米,遍地都在摆摊设点,蔬菜、瓜果、水产品、禽蛋、肉制品、土特产等生活物资应有尽有。并不奇怪,这里在建市后许多年还是农田,便得以包容偌大市场的形式,诉说着生生不息的传统。   渐渐地,随着城市的整体规划,长湖街不再有占道经营的现象。虽然始终没有标志性建筑,商场、食品店、各类门市却陆续入驻,高楼大厦、巨幅广告、车水马龙等现代都市元素,鳞次栉比。那些疯长的女贞子树,枝条不会轻拂脸庞;需要抬头仰望的的花朵,依然香气袭人可以尽情吮吸。杂草、青苔蜗居的墙角,斑驳着岁月风起的深深浅浅和淡淡浓浓。   明白了有些事情:比起高楼耸立的曼哈顿,有人更加喜欢佛罗伦萨红色穹顶下被阳光淹没的古老巷道;比起在夜晚光辉璀璨的陆家嘴,有人更加喜欢充满孩子们嘻哈、打闹的万航渡路。伴随着城市里密集而冰冷的大厦拔地而起,在拥堵的车流中,在污浊的空气里,人们的幸福感正在一点点地破碎、飘零。居住得越来越宽阔,行进得却越来越狭隘,忽略了寻常巷陌特有的生活气息,自然而清新的风。于是,有时候会觉得,那些安稳而又忙碌、嘈杂却不混乱的场景,譬如长湖街,很温情、很怀念。   而那条经常走过的街道,仍然有风吹过。每一次起风的时候,每一个岁月的脚步,都会那么真实地存在。   因为组织安排暂离原有岗位,已经很久没有到长湖街了。每当心浮气躁之时,会想起播放那首唤作《风居住的街道》的乐曲,在二胡与钢琴交响弹奏的悠扬旋律中,神游于那个寻常巷陌。   风不能为街道停留,街道不能追随风。风是自由的,街道是逼真的,所有似曾相识的街道,是风流动时最畅快的地方。   哈尔滨看羊羔疯医院哪个好产生癫痫的原因武汉癫痫病的急救措施山西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