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作家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被遗忘的时光(同题征文·散文)_7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小说作家

我妈说生我的时候是一年中最冷的时节,外面滴水成冰,冷到什么程度呢?隔壁二子叔家五岁的长生哥穿着开裆裤走出了村子,因为找不到回来的路,被大家找到时,小鸡鸡都被冻坏了。以致后来的很多年里我们在一起玩,谁也不能提起这个,二子叔像疯了样照我们屁股上踹两脚,然后抱起长生哥回家,以后会有好多日子,我和山子都见不到长生哥,也不敢去二子叔家找他去。我妈就叹气,唉,别不长心,话到嘴边留半句懂不懂,多伤人呀。你二子叔是你爸爸和山子爸爸的叔表弟,挺大年纪才讨个老婆有了娃。老婆脑子有点毛病,娃又这样了,也够他熬心的了。

说话那年是我出生后的第五年!我五岁!山子八岁!长生哥十岁。我们三个都是一爷公孙的表兄弟,混在一起的四人帮,那第四个主角是三奶奶家的孙女~羽喆。妈说,三奶奶已经出五伏了,算不得亲戚,但是同是一个姓氏,我们还是很尊敬这个奶奶的,她们家的羽喆更是我们的公主。

羽喆羽喆,你长大了要嫁给我们仨谁?我仰着鼻涕拉瞎的脸问羽喆。

山子和长生哥还在因为羽喆闹着别扭。长生哥说,羽喆要我背,我后背搭的花轿比你们高,比你们稳,不会让羽喆摔了的。

山子不服气的拽了拽军绿服说,高有什么用,羽喆要我背,以后就是我的新娘,我妈说,长生你没有小鸡鸡了,不能娶老婆,不能生小孩的。

长生涨红了脸,一把把山子推倒,山子骨碌爬起来和长生扭做一团,打的稀里哗啦。

羽喆掀开脸上的红手帕,喊着,长生哥,山子哥,你们别打了,别打了,长大了,我给你们仨做新娘行不行呀?

山子和长生哥听见羽喆的话,停下了打闹,山子破涕为笑,长生哥却哭了!哭的很大声。

我只是仰头看比我高很多,很漂亮的羽喆,正午的太阳晃的我睁不开眼,羽喆像一朵花一样,头顶着红红的手帕。日光作为背投映衬着女孩美好的轮廓。那个昏黄的午后,七岁的羽喆说,长大了要做我们三个人的新娘。

我十二岁的时候,山子十五岁,长生哥十七岁,羽喆十五岁。中间我们好了七年,这七年我们一直相信羽喆能做我们三个人的新娘。

最先挑事的还是山子,他把我推在墙上说,冬子,你说,你将来不娶羽喆,羽喆做我老婆。我被山子的凶劲吓到了,哇的一声哭出来。

长生哥一把把山子推开,眼睛里都是愤怒,羽喆像个女王一样坐在墙头上游荡着双腿笑着。

山子淘气的拿块砖头打破了村里小石头家的玻璃,因为他经常趁我们不在欺负羽喆。山子狂笑着,羽喆,看见没有,谁要欺负你我就这么报复他。

然后石头家的门外响起了石头妈的骂声,山子跑的老远,笑得发狂,大声喊着,羽喆将来要做我的新娘,我的。

第二日,石头领了两个半大孩子,没有去找山子,却在半路上跟踪着羽喆,羽喆往后山老池子洗澡去了,石头几个人抱起羽喆脱下来的衣服起着哄。长生哥就出现在哭的稀里哗啦的羽喆面前,一个人和他们几个打成一团,当羽喆哭着和山子与我说这件事的时候,长生哥眼角流着血,双手插兜,倚着墙,低头着,一句话不说。然后我喊着,长生哥,你怎么会出现在羽喆洗澡的地方,莫非你天天跟踪着羽喆,知道她在那里洗澡?

长生哥就是腼腆的笑,不否认也不承认,骂我臭小子,山子气的鼓鼓。

后来,小石头再看见我们恨恨的伸出拳头,对羽喆扮鬼脸,我看你的长生哥能在背后保护你一辈子咋滴。

羽喆就回头望着长生,长生堆起嘴角笑的灿烂。山子哼哼的走的快,不回头看我们仨,我就围着羽喆问,你看侠女十三妹里的十三妹像不像你?像不像你?长生宠爱的揉着我的头。

秋天还微冷的时候,三奶奶家传来了不好的消息,羽喆的爸爸煤矿出了事故永远回不来了。寒冬刚到,羽喆妈妈就从远方回来了,来接羽喆跟随她去嫁人。

羽喆把这事告诉我们的时候,我还在翻看小人书,奥了一声,有些失落,山子说,羽喆等我长大了就去找你。长生哥把兜里缩成一团的皱皱巴巴的纸币塞在塞羽喆手里,羽喆哭着说,我不想离开你们。然后哭成泪人般

我没有了看小人书的兴趣了,低头看脚尖,长生哥一拳捶在树上,几片枯黄的树叶飘落下来,长生哥悲愤的眼里蓄满雾气,手上流出血来。

在我们三个恋恋不舍的目光中,羽喆离开了我们。

那年我十七,山子二十,长生哥二十二岁了,我们在村口外的土墙边吸着烟,讨论着村里的女人,挣钱,远方,还有未来。当然还有羽喆。

山子说,羽喆一定出落的很漂亮,她是那么好看。

长生前额的头发遮住了脸,只是吸烟,一口紧似一口,呛的干咳。

我捶山子一拳,喂,偷看隔壁二翠洗澡感觉怎么样?

山子说,那肥女人,胸大的吓人。浑身白肉,像刚褪了毛的猪。

我们三个笑的发狂。可是,羽喆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呢?三奶奶去世了,羽喆也忘了我们在这吗?丢失羽喆消息的几年中我们三个在寂寞的长大。

我二十三岁了,大学里谈了女朋友,不咸不淡,总是和羽喆作比较,我的死党问我,那个女孩有那么好?我就说,长生哥和山子都觉得她好,我也就觉得她好。说不出来哪好。死党骂我,猪,这玩意也能跟风。

那年,毕业季,和同学们喝多酩酊大醉,于是在酒精的怂恿下,和最后一任女友在出租屋里上了床,酒醒后,站在阳台上任寒风猛烈的吹,眼泪流下来。用脚使劲踹着阳台栏杆。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揪扯着疼。

山子,在一家公司做些销售,打电话聊着聊着就开始沉默,冬子,我要找羽喆去,我问他,你去哪找?山子开始沉默。

长生哥在家乡务农,弄了一个小的养鸡场,二子叔不许长生出去外面世界,总说长生个性太温柔厚道,会受尽欺负。

山子还是放弃了去茫茫人海寻找羽喆的念头,这么些年,也许和我们缘分的线早已经断了。

喝醉的夜晚打来电话,冬子,我旁边睡着一个女人,她主动的,我知道我他妈的贱,可是她长的真像羽喆,像羽喆呀。哥们要坠入凡尘了,过去的一切都他妈的告别吧。

我听见夜空下星星绽放的声音,星星也是一朵花,一朵璀璨的魔幻之花,魔幻的让你在黑夜里笑却比哭都感到悲哀。

毕业了,我在山子的公司也谋了一个职位,此时的山子已经高升做经理了,我们俩预谋做出一番大事业,甚至发狂的在酒后算计过怎么弄我们老板一笔,

我们已经是纯粹的江湖人了,大口讨论荤段子,开着悍马一路硝烟,夜色下对路旁的美女打口哨。

日光下西装革履,夜晚混乱不堪浪荡江湖,我们打电话给长生哥,来消费外面烈艳的江湖,长生哥还是老样子,冬子山子,好好的你们。

长生哥我们的老古董守着山村,守着羽喆与我们共同的回忆。

山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睡梦中,胳膊上躺着的不知道是小丽还是小红的。我揉了揉眼睛,问山子啥事,山子说,他要去和一个大客户谈合同,要带着我这个高材生,好歹有个后盾。我甩开身边的女人,奔赴山子的战场。

这个客商像个大佬模样,满身肥肉又一副屠夫的形象,五官虚幻的用抹布一抹再随意组合估计都比他排列的强。谈到关键时刻,大佬就圆滑的很,

就说东说西不入正题,弄的山子焦躁的很,迟迟没有进展,大佬提出去夜总会透透气,用一口广东腔娘们声娘们气的呱啦着。

山子被磨的没办法,去了帝都夜总会,大佬又称困乏的很,我和山子明白其中意,妈的,就是打野食来了,吩咐领班带到包间去了。我和山子也在临间开了房间,洗完澡回来,两个大男人躺在床上吸着烟,耐心的等着大佬完事。

山子说,这笔买卖做成了,我积蓄的人脉和提成的资金就够单独起火的了!忍忍吧!为了咱哥俩的将来伺候好内个肥猪,等咱哥俩事业做大了,咱们就有钱了,我要去找羽喆,冬子,我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就想找到她,看她过的好不好,然后带她回咱们村,像小时候一样,带她去看咱们老师,咱们祖奶奶,咱们的小木屋,纳支河,还要问问小时候她最想做谁的新娘,我到现在还忘不了我们的羽喆盖着红手绢在阳光下美丽的样子。我知道我再也配不上干净清澈的羽喆了,这个世界把咱们染脏了,脏了。

隔壁的隔音效果一定不好,那个肥猪和女人做爱的声音,像杀猪般,尤其那女子的浪荡声音带着挑战挑逗的韵味,淫声荡语的嗷嗷直叫。惹得肥佬兴奋的不行。山子吐了一口吐沫,妈的,狗男女。

肥佬终于完事了,幸福的直嚷嚷,东北的女子就是好呀,按你们东北话说,真他妈的风情,挑逗爷的本领真是真是,哈哈,没法形容。

山子堆笑着脸,转过身一脸的鄙视厌恶。

肥佬拿着一个证件叨叨咕咕的说,下次还找这个女子,一定是爷我给的小费多,这女人还说下次给我优惠呢,高兴的把证件穿衣服时都掉在我这了。爷我看看叫什么名字……林羽喆。

我坐在沙发上拿着水杯的手被电击了一样,水杯失神功夫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山子一个健步冲过去,抢了证件拿在手里,呆若木鸡。我踏着杯子的碎片来到山子跟前。一张身份证上写着……林羽喆。上面嵌着长发轻盈的女子相片,我和山子看了又看,眼圈红了起来。山子和我同时奔向阳台,楼底下一个黑风衣戴墨镜的女子钻进一辆黑色别克,消失在夜色中。肥佬还在咂嘴,讲述刚才女郎床上是多么风骚,山子上前去一个拳头乎到肥佬脸上。肥佬的鼻子开始流血,叫嚷的骂声,我扯着山子的手离开酒店。山子哭了一路。

我和山子回到了村子里,长生哥我们三个喝的烂醉,我和山子倚在长生哥的肩膀,冒着酒气打着嗝。

我说,长生哥,不要等了,羽喆不会回来了,她一定嫁人了。

对,山子说,一定嫁了一个很有钱的男人做阔太太呢。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公主一样。

长生哥说,我会一直等,嫁人也好,不嫁人也好,我没有那么多幻想,我只想她过的好,回来看看我们,我们的小羽喆一定出落的很漂亮很骄傲的公主,我是个废人了,羽喆就是我一个美好的梦,心里的一座山,一个永远的惦念。

山子哭的鼻涕拉瞎,我说,山子,你喝多了。

他说,是呀,是呀,喝多了。

秋天的风又冷又硬,吹的我们眼睛都红了,长生一直微笑着,微笑着望向远方。眼里都是美好。

返程的火车上,我和山子靠着肩膀睡着了,山子醒来说,冬子,我梦见羽喆了,和我们一起奔跑在家乡的小路上。长生哥还是老样子,宠爱的看着咱们三个人,守候着羽喆,保护着羽喆。

我说,那就让他一直守候吧,别把他最后的对这个世界的美好都毁掉,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吧。

哈尔滨的医院能治好癫痫吗哈尔滨看癫痫病到医院哪家好癫痫病的病因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