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绝对离婚小品剧本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4-16 分类:心情随笔

小丑:举牌画外音: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法官:乡亲们,本官姓包名离,人称包离包大人,告诉大家一个小秘密,本官没啥能耐,就是能把想离婚的给离了,不想离的也给离了,顺便把旁听的都给离了,台下的可要小心啰!离婚啰,有人离婚吗?

(一男一女从台左侧上,女原告起诉男被告离婚,女走在前面)

女:我要离,我要离!法官大人,你可要为我作主啊!

法官:响应党的号召还挺快的嘛,小媳妇,叫什么来着?

女:尊敬的法官大人,我叫陈小霞,今年二十八,公司会计兼出纳,爱好唱歌把钱花。承蒙姐妹们抬举,人送外号——情歌小公主。

男:拉倒吧。你唱的那些歌,什么“呦、呦”的,那些动作,跟我老家养的那些鸡啊,鸭啊一抹一样,爪子一提一放,一提一放,你还好意思说呢!

法官:这么罗嗦的男人,报个短点的名字给我?

男:(装酷的样子)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赵有才。我们村的人都说我很有才,我寻思着怀才就像怀孕,时间久了才能看出来。所以承蒙邻里街坊的厚爱,称我为我们村最著名的文艺小王子。你上百度google一下,我还是很有名的类。

女:我看你就整一个不靠谱的文艺中老年!还小王子呢。

法官:唉,你们两个,一个叫陈小霞,曾经有过的小小瑕疵,碰到一个赵有才,小小瑕疵当然就无限扩大化了。给个理由,本官包离!

女:我跟他没有共同语言啊。瞧他这穷酸样,我再也不想跟他一起过啦!

法官:呵呵,是一副穷酸样,跟本官一点都不象。

男:我虽然穷酸,但还是很帅的嘛!

女:他最大的优点是帅,最大的缺点就是帅的不明显!他一下班就躲在家里,叫他甘肃羊角风有效医院 出去陪我干点什么事吧,简直比登天还难。就拿上次我表妹结婚吧,照道理总该去喝喜酒吧,可他竟然对我表妹说:“最近要事缠身,实在太忙,不能参加了,这样吧,等你下次结婚我一定参加!”气的我表妹半年没跟我说话。

男:哎,那次不能怪我啊,那天我正在研究最近热映的恐怖大片《机器猫》,你看主演多可怕:蓝色的皮肤,巨大的眼睛和嘴,完全没有比例且变形严重的身材,还没有耳朵,没有手指脚趾,随时能打开自己的身体往外取东西……真是太恐怖啦!

法官:恐怖片看多了看老婆也恐怖了吧!陈小霞,你当初怎么就…….(手语,意指好上了)?

女:哎,都是月亮惹的祸,让我爱上了你这样的风一样的男子。我想有个家,可是白天不懂夜的黑,最后是谁的眼泪在飞……

男:行啦行啦,别扯那些虚的。你咋不实话实说呢?我们是经过她大姨的表哥的姐姐认识的。我就请她吃过一次饭,她就爱上我了。那次我请她吃饭吧,吃到一半时突然发现钱包忘带了。那时我们刚认识,所以不好意思开口借,于是我就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说:“我……我……”这时奇迹发生了!她也红着脸羞涩地说:“我也爱你……”。

法官:唉呀,陈小霞啊陈小霞,你忘记了《五个严禁》的规定了,饭是不能随便吃的,吃人家的嘴软,一顿饭就被搞定了,你也太廉价了!

女:天啊,杀了我吧!你怎么不说你在吃那顿饭前给我写了多少封情书呢?那情书,写的真是惊世骇俗,一想到那些话,我晚上都做噩梦。

法官:噩梦,我看是春梦吧。把情书拿来,本官参考参考,带不带色的?带色的俺是不看的,怪难为情的(怪声)。

女:你看看吧,你看了也会被骗的(拿出一叠信封交给法官)

法官:(拆开仔细的看,慢慢的读)一觉醒来,天都黑了。可我还是那样想你(骗骗小姑娘的小把戏,没化头)。虽我家穷人丑,但我的理想远大,迟早是要做公司老总的(空中楼阁你也信)。我想,如果你穿上爱情的婚纱而新郎不是我的话,我也会披上和尚的袈裟……(唉呀我的妈呀,幸好我老婆没看到)……

男:过奖过奖。我当时写的时候只投入了四成的感情而已。要是我投入了十成感情,肯定就要成为男人的公敌,女人的天敌了。

女:I服了YOU!

法官:法庭上不要讲英文,OK?陈小霞,敢问你的春梦e,梦醒何时啊?

女:让我想一下大约在冬季!(男的插话)雨一直下。(女)别插话!就是那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了小沈阳,我才知道,我真正欣赏的男人,就是他那种类型的。他的眸,清澈动人;他的臂,孔武有力,他的胸,宽广伟岸,他的皮,刀枪不入。

法官:我实在受不了啦,(起身离席)像他这样娘娘腔的男人你也会喜欢,什么品位啊!

女:人家能歌善舞的,那嗓子多亮白山市哪里治儿童猪婆疯好 啊,哪像他五音不全,从来没给我唱过歌,一点金昌猪婆疯治疗的专科医院 不解风情。

男:对,就是从那以后,她就开始对我挑三拣四、嫌这嫌那的,说我不陪她出去玩啦,不跟她去唱歌啦。然后动不动跟我吵架。从那以后,我才发现,男人跟女人吵架是有很大区别的。

法官:啥区别?

男:区别就像步枪跟机关枪。其实吧,我就是比较宅,不喜欢到外面玩。有时间看看书看看电视,不是挺好的嘛。

法官:(对男)你不抽烟

男:不抽。

法官:(对男)不喝酒?

男:不喝。

法官:(对女)他不嫖

女:没发现?

法官:(对女)他不赌

女:暂未发现。

法官:这样的男人你都要离婚?肯定是你(怪笑)……..哪里有问题了!

男:这个……

法官:赵有才,这回丢丑可丢大了吧, 这样吧,大丑丢过了,不要在意丢个小丑了,来来来,唱首小曲,唱完了,你们好聚好散吧!

男:(开始有点勉强,稍稍思考)(坚定状)那我豁出去了,我就给大家带来一首明天将在东阳大街小巷非常流行的东阳本土歌,叫做一碗馄饨,希望大家喜欢!

(上台,理了理发型,开唱)

(一首搞笑的东阳本土歌曲后)

小丑:卖馄饨罗,上卢的风骚馄饨。

法官:陈小霞,你就给他吃最后一碗馄饨,吃完了让这个机器猫回家找妈妈去吧。

女:我不离了,不离了。老公,没想到你唱歌这么好听,以后你每天都唱这首歌给我听。我决定以后要当他的经纪人,在东阳每个乡每个镇开巡回演唱会。我的人生,又找到新的出路了!老公,我们回家发财去吧!(年会小品剧本)

法官:哎,别啊,别走啊,别走啊。喂,记得下次离婚再来找我啊!(这女人太容易忽悠,一碗馄饨又被搞定,下次准来,瞧,这不来了嘛,还带了个第三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