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列表页
  • 日期:2019-12-23【流年】火(散文)

    我妈说,生我那一年雪真大。到底雪有多大,我妈没说,只说生我的那天,黄昏开始飘雪,生我的时候,那个叫翠华的小山村就已经被雪盖住了,外婆开门倒水的时候,脚已经无法走出去。那个寂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23【江南】沙漠无情也有情(散文)

    我的家乡在腾格里沙漠边缘,从小以沙为伴,长大了还是喜欢沙。就像一个人小时候吃过的食物,经常吃那种味道就永远注入了你的记忆,注入到灵魂深处,无法忘记。就像东北人喜欢吃饺子,山东...[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八一】夏日黄花(散文·家园)

    一条修长的藤蔓,穿梭在青草遍地的香径旁。纤细的叶片,像是一片片朦胧的小思,潜藏在蒿草舒展的绵柔中,偷窥着彩霞羞怯的光影。藤蔓微微泛着青紫,附着在泥土上,幻想成孩子的模样,静伏...[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笔尖】初老来袭(散文)

    小叔子打来电话,叫我们去深圳他家过年,嘱咐我们办好港澳通行证,年后带我们去玩。到照像馆照了像,拿来一看,心里仿佛掠过一只惊鸟,充满了无限的惆怅。流年暗转,岁月不饶人。爱人看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PK大奖赛”】母亲节的回忆(散文)

    今天是母亲节,刷屏的都是怀念母亲的文字。我也不由得想起我的娘,我娘是一个特别温柔善良的女人,对亲戚,对邻居,对陌生人,都谁都好。可是在我的心里的感觉就是我娘不爱我,在姊妹四个...[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丹枫】人生四季(散文)

    春天的幻想一很早的时候,我其实还不知道你的样子,我只把双足插在水田里,阳光很艳很明媚了,你还躲在不知何处的地方。后来,我就很悲苦,或者很寂寞,越是天晴的日子,我就很无聊,而如...[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公关部】采访之“三棵树”

    写在前面也许可以这样说,现在的我们,只有目标,没有方向。也许还可以这样说,我们有的是方向,但是,尚没有找到最合适走的一条路。但是,还好,有你们。感谢敬爱的赵兴华董事长、古渡站...[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荷塘】漫步赏怡情(散文)

    醉看落花舞,白云随风飘。万里江山秀,流水逸繁花。柳展宫眉秀,桃花粉面生。碧水美目盼,婀娜拂春风。祖国的大好河山,如同展开的一副画卷,让我们流连忘返,徜徉在美景之中,品味山水的...[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16【丁香花语】落差(散文)

    提起“落差”这个词汇,我脑子里首先想到的,当然是断崖之巅和峡谷之底,或者是山顶和深沟。当然,也难免联想到“高度”一词。然而我更会想到的是人生的种种事态的发展,比如一件事情的开...[阅读全文]

  • 日期:2019-12-9【菊韵】陡河口(散文)

    陡河口是陡河水蜿蜒流淌数百里后的入海口,位居唐山市丰南区黑沿子镇涧河村的村口。陡河有两个发源地,东支发源于迁安市的管山,西支发源于丰润区的马庄户,两支在双桥水库汇合,自北向南...[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