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海形(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写景散文

海形,庐江县治下,与枞阳、无为二县界邻,有鸡鸣三县之说,自打一听到这个名字起,我就有一种隐隐的神往。起初,有些不解,在我们这个多山地区怎么会有关海的地名?然而,中华文化之人文地理,大都有其一定的来龙去脉,承载着一定的历史信息,尽管随着时光的流逝,有些已经模糊,有的甚至遗忘,但毕竟不能否认曾经的存在。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由于工作变动,我到矿山管理部门工作,经常到矿山进行安全生产监督检查,海形正是矿井集中的地方。带着一种莫名的期望,我踏上了去海形的路,眼睛不放过沿途任何风光。虽然特建有运矿公路,但依势而建,九曲回环,不绝蜿蜒,处处风险,随着海拔的上升,更是惊险万分,好在司长是个常来的老手,神情自若,一脸悠闲,倒也使我一直揪着的心,放松下来。但见二旁山势变化无常,树木奇形怪状,种类繁多叫不出名堂,偶尔有一二棵上古树王,满目绿意荡漾,山风阴凉清爽,怎能不让人把喧嚣的红尘遗忘。

转过一个山弯,眼前被一片青翠所统治,漫山遍崖,无尽一色,啊,好壮观!竹子于我非但不陌生,而且非常熟悉,甚至相交相知,经常看竹照竹与之合影,更喜欢“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竿”的那一种心态,那一份意境。但如此竹海,天铺地盖,平生第一次得见,怎么不让人惊讶、惊奇、甚至失态。

我们所去的矿井在山的那一边,车接近山顶公路更加陡峭,为了谨慎,我们下车步行,此时我们已经没入竹海之中。但见满眼林立,山坡向山洼处渐次变高变粗,可能是自上而下由于土壤逐渐肥厚,水分逐渐丰盈的缘故吧,高的有五六丈之高,粗的有纤腰之围,竹干竹枝竹叶通体透绿,婉似天然碧玉妆成;竹干通圆,竹枝舒展,竹叶薄绵,刚直立,柔不败,风向变,闲自在,悠悠自然神采。竹竹修长,根根绿杖,节节盈霜,平行冲天直上,像一个个军人穿着崭新军装,以挺立的军姿展示威武雄壮,似乎只要冲锋号响,就会立马横枪,决胜疆场。

风来山呼竹啸,如海涛,如汐潮,如千军万马在咆哮,时大时小,不绝如耳,和着自己的心跳,有一种共振共鸣的微妙,不会觉得有丝毫的喧嚣,不曾产生丝毫的烦燥,如接受一种洗礼,亦如接受一种熏陶,平时里杂了的血象,乱了的脉搏,入脏归元返焦,呼吸均匀如初生之婴儿。又如于生活的江湖,挣扎于生存的困苦,误练了诸门诸派的内外功夫,走火入魔,气息悬浮,油尽灯枯,天缘与乾坤正气巧遇,导气归引入丹田之腑,诸法统一,清神明目,功进无极处,化万险于虚无。

此时此境此景,我真正理解了庶人曾经跟我说过的:静静与竹行,虚虚以修身,空空了无尘,平平淡泊心。竹间小溪水细细如娓娓,似乎与穿溪缠绵的竹根,闲聊岁月流淌,轻叹时光流殇,净水清澈如无,飘落的枯叶与竹枝上倒映的青叶,在水中清晰可见,逝去与新生在此际会,一种异样的轮回。正因为这种异乎寻常的轮回,竹叶在飘零中新生,在新生中飘零,所以四季常青。

翻过山,终于看到了隐约于竹林之中的矿井,极其简陋粗犷,除了少有的机械之外,与古开采作坊无多大差异,采矿者大都吸收本地劳动力。与他们闲唠,他们纯朴的本质与好客的天性,一如与他们朝夕相处的竹子,他们争着想把所知道一切告诉我们,如竹筒倒豆子一般。诸如竹子做筷子、食筒、笔筒、烟缸、水桶(当然是最粗的那种)、凉床、凉席、箩筐、竹蓝、围子、箥箕、筛子、斗笠、竹弓、竹箭、笙箫、笛子;从高处接引山泉作简易自来水,可作许许多多与生活生产有关的器具。有些没见过,有些没听过,竹笋新鲜晒干都是山珍美味,笋衣的营养价值更高,笋皮可结绳,可做草鞋,在多少时光里与足为伍,踏遍青山,踏平坎坷。竹枝可作扫把扫帚,清洁这个红尘之尘,还说山里有许多好东西,山野桃、山核桃、板粟子、毛粟子、野草莓、野花椒,还说有好多花,特别是有百日红。说此花花期有一百天左右,又是红色的,所以叫百日红,怕我不懂就说是传说中皇上御花园里的紫薇。一听紫薇马上请他们带我去看看,在一个岩石旁,我看到紫薇格格的神采,青枝红叶,亭亭玉立,树干碗口粗细,皮却薄极,光滑圆润,略带青意,果然卓而不凡。

终于要回程了,与他们挥手道别,我仍然徒步翻过山顶后再坐车。与竹相处,轻心匀履,一会就到了山顶,登高远眺,万峰竟小,竹海遥遥,无边松涛,一种竹林形无岸,风来涛如海的感觉。是不是这里曾经隐居着一位厌倦尘嚣的权贵,经年与竹为伍,同呼吸,共风雨,登高极目远处,也有了这种感触,才起名曰海形呢,也未可知!?流落在这深山里的皇家紫薇,也许就是一种不是佐证的佐证吧。呵呵,权当是一种无聊的神想吧。

昆明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有哪些宝宝双眼上翻怎么回事治好癫痫病需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