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纸腰带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写景散文
秋收完了,繁重的农活也基本结束。   农闲时季,男人家忙着修理农具,编织竹篾生活用具;堂客们飞针走线缝补衣物、纳布鞋底;老人们也翻晒各种吃的用的;初中以上的小孩子都要打猪草捡柴禾,也还没休憩。只有我们这一群读小学低年级的喽喽兵没事做,围绕在一起,用石子瓦片玩进洞几;或者玩抢子游戏;或跳房子跳皮筋;最为难的是用纸编手枪和腰带。   日子在不知不觉日子就送秋入冬,人人披上了老棉袄了。   寒冷的冬季里,山林田野因前二天的一场大雪而披上了银装,素裹缠身,分外妖娆。可接下来又是冰冻,二尺多长的凌管子(冰棱)吊在瓦屋檐下,亮晶晶,明晃晃的刺眼又令我们兴奋莫名。   尽管冷的人窝在床上连中饭都不想起来吃。(寒冷的冬季里一天只有二餐,所以一般睡得早起得迟,立冬后基本上就是一日二餐了。)看到可以玩凌管子又爬起来吆喝着快点起。   长长的冰凌拿在手里,冻的手发红,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不停的倒腾,不然手会冻伤。馋嘴的还把冰凌放到嘴里嗦得嗬嗬响,凉浸浸的,一直透到心底,虽不如现在的冰淇凌味美,但那水是甜的,心是甜的,哪怕是淡而无味的白水,在我们看来也是非常甜美的了。   玩了一会冰凌管子,大人看见了就骂人了:还不丢掉,水都灌到衣袖子里了,会凉哒撒(感冒)。   于是我们丢掉那些被我们的体温捂热得不成形了的冰凌管子,搓着二只通红的发回热的手,伸到对方的衣领子里,冰得一个个猫弹鬼跳的,你弄我、我弄你地笑着跑开了。   冰凌管子越长越多,早晨就越冷,太阳出得迟,但终归还是给盼出来哒。   十点多钟吃了早中饭的,玩了几个小时,刚到晌午时分,肚子早已饿了。要等到五点才有夜饭吃,这段时光如何打发呢?跳房子、跳皮筋都要消耗体力,肚子饿也跳不起;玩弹球进洞,又没有城里同学那样漂亮的玻璃珠子,用瓦片子代替的,滚都滚不动,没味;玩抢子呢,又没平的桌子,地上抢又冷。正在左右为难之时,小牛婆提出来:我们做纸腰带吧。   小牛婆说:他班上有个轮船工厂的子弟,腰上围着一条用画报纸做的彩色纸腰带炫耀得大家眼睛只馋在他的腰上。我们也学学城里的同学编纸腰带吧。   于是,在丁字屋湾的地坪里一张老得只有三条腿了的八仙桌就是我们的工作台。   我们没有报纸,也没有彩色画报纸,只有课本和作业本是纸。现在都要用,做个纸腰带要好几十张纸,怎么办呢?   二鸡公讲:我看见我家有一衣柜抽屉里有一本老书,有好厚的。   嗯,那你拿出来吧。   中元婆讲:我家里也有一本旧书巴厚的,还有好多花样图,收在我妈妈房间里的一张老书桌里。   也拿来吧,大家说。   红宝石讲:我屋里好多旧画纸,上面还有漂亮的女人。   大家说:那你快点拿出来,就差彩色的纸。   强伢几也跑回家拿出来一本厚又旧的排竖字的老书。   我想起外婆收藏在二层夹空层楼上的一只竹箱子,是爸爸下放时寄存在这的,曾偷“封子”(糕点)吃时看到过,里面也有好几本书,硬壳皮,灰不溜湫的色彩,还是繁体字,一个不认得,封面上一个瘦瘦的人,小平头,头发一根根竖起的,嘴巴上的小胡子抹黑的,倒是印象非常之深,后来才知道那是鲁迅先生。我拿了一本薄点的出来用。   于是我们大家分工协作,女孩子把这些旧书旧历旧画报一张张撕开,男孩子折叠成长条,然后大家一起拼腰带。   二鸡公、小牛婆、强伢几抽空还各自做了一把纸壳子手枪,一根筷子当枪管,二鸡公还扯了一段红毛线捆撕成细绒线条卡入枪柄底部,充当了拴在枪柄上的红缨。——模仿的是电影里《平原游击队》里的英雄李向阳一样,一手叉在腰上,一手把枪一挥,口里还喊着:同志们,跟我上!好威风。其他人挎上纸腰带,插起纸手枪,头上带着树条搀成的圈,一个个俨然像是小小游击队员了。   正当我们在地坪里打打闹闹最最热闹之时,比二鸡公大十岁的大哥哥收工从我们身边经过,看到伢崽几个个手枪一插起,妹坨子一个个腰带一跨起,便侧目而视:唷嗬,满历害威武一个个的啊。突然他一把抓住二鸡公,扯开他的腰带一看,厉声问道:你拿么家伙做的枪、皮带?给老子老实交待!二鸡公腰上的纸皮带垮了到地上,吓得我们都屏气凝神不敢轻举妄动,不知闯了多大的祸。   他大哥哥又把我们腰上的纸皮带一一扯开来看,并告诉了大人们,中元婆的妈妈手拿一根楠竹桠枝出来了,二鸡公的爸爸拿着竹杆烟筒出来了,强伢几的爸爸手拿一捆扎紧的笤条出来了,我的外公啧吧着旱烟也出来了,他们看到了那张三只脚的桌子上残存的书页,不约而同的各自举起了手中的工具向我们开始横扫,一边打,一边教训道:不读书的家伙,只晓得渣(调皮的意思),么家伙不好耍?学哒撕书!   二鸡公爸爸:你咯蠢宝把老子的一本老黄历撕光哒,里面都是作用的古训,农家作田的规矩啊。老子打死你咯小畜生!那杆竹烟筒都打断了。   中原婆的妈妈:你咯不懂事的家伙,咯是娘老子收藏了一世的花样子,绣鞋绣花衣服绣被子绣花枕头的图本啊,边说边在中原婆身上挥舞那根楠竹桠枝。   强伢几爸爸咆哮如雷:小畜生,打死你,咯是你老子的老子的老子手里传下来读了几代人的《增广贤文》《三十六计》,你把老子的撕掉做腰带,做你个尸,那扎实的笤条打得散了一地。   红宝石妈妈脚不方便,平时不大出门,坐在家门口看到这一幕,想起红宝石也回家拿了东西出门,还没看清她又跑了,于是一顿一挫的艰难的走过来,拿起挂在红宝石身上纸腰带一看:哎哟我的天呢,你何解咯蠢罗,咯是娘的珍宝啊,我收藏得好好的,你何解找到的喽,咯是娘的命根子啊。原来这是红宝石娘的剧照,解放前她是唱戏的名角。   外公走到小牛婆和我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我们,拿起烟壶袋就朝我们脑壳上敲,幸亏我们手脚快抱住了头,脑壳没挨打,但手打得肿起好高。外公边敲打我们的手,嘴里还不停地训斥着我们:   读书读得塞牛皮屁眼去了啊?啊!   吃哒饭没事做?啊!   专门做坏事。咯大几个字不认得啊?啊!   咯是你爸爸寄放得这里的,以后要用的书,啊!   你撕掉了还读么子鬼书?啊!   玉不琢不成器,人不打不成材!狠狠的打,不打不长记心。   不准吃夜饭!给老子跪下。啊!   ……   丁字屋湾哀嚎遍地,那原本充满欢乐无邪笑声的屋湾里,只听得一声声抽泣,一声声哽咽,一句句:再不撕哒,再不撕哒。   那晚挨饿的不只是我们,那几个有撕书的家也学外公的一招,不准吃夜饭。本来一天只有二餐,还给割掉一餐,比打我们都难捱啊。   平时是我们玩耍的乐园三只脚的八仙桌边,跪下一排撕书的小人儿。   冬季的夜长,各家各户收拾停当了,才一一唤回这群又饿又痛的小人儿。   跪得瞌睡了外婆才把我和小牛婆扯起来,扶到床上去睡。半夜肚子饿得咕咕叫,一直睁大眼睛,看着屋顶的亮瓦,盼着早晨快点到来。   自此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不是不懂无知就可以任意作为的,没有经大人同意的事不得擅自作主。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乱作为是要付出代价的。   武汉羊羔疯哪里治疗比较好癫痫到底如何治疗青少年癫痫应该如何预防?眼睛上翻是癫痫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