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文章内容页

【墨舞】雨落长安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玄幻奇幻
夏夜的风静静地吹着,白天的署气未曾消退,热浪袭来。荷花与荷叶随风摆动。这里荷花万顷,名为荷花淀。这里盛产莲子,莲藕。有诗证曰:青青荷叶万花池,丝连千里诉相思。这里的鱼也相当肥硕,村民把荷花淀当做维持生计的命脉。   在荷花淀的深处,停泊着一叶小舟,不仔细看还真的很难看的出来这里有船。这小舟与其他打渔的有所不同,没有渔火,没有渔歌,有的只是一派死寂。借着姣姣的月光,可看到床头有一女子,抱膝而坐,埋首其间。廋小的身子好像随时可能被风刮走,白衣飘飘。待她抬起头,看那十里荷花时,你定会被她的倾城之姿所震撼。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啊,素色的脸庞不施粉黛而白皙莹润,眉间有朵白莲栩栩如生。朱唇未点,贝齿镶嵌,一双琉璃的眼睛,清澈而纯静。两弯柳叶眉轻轻地锁着,似有似无的哀伤,一丝一丝地弥漫开来,溢满了整个荷花淀。      第二章,晓风残月,思念醒了一半   女子从床头缓缓地站起,看着天边的弯月,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唉,月亮都不知道圆了几回了,而,你我为何还没有团聚呢?翊,月圆月缺我都在这里等你,你不来我便不老,因为你说过你会来找我的。”轻轻地抚摸着桅杆,一遍一遍地画着同一个名字,叶翊书,叶翊书,叶翊书。一笔一画写的如此认真,目光也变得温柔了许多。低头细细描摹,任发丝在风中吹乱。不知道画了多少遍,女子忽的抬起道“我苏瑾言甘愿为你忍受无边的孤独”。转而低声说到“翊,你一定要记得来找我,瑾言好怕”。双手环胸的姿势,仿佛这样就不会害怕了。   第三章,晨钟催落月,暑气催黄鸟   天空开始泛起了鱼肚白,山上的钟声响起,急促地催着月亮落下,迎接太阳的升起。现在正值仲夏,天亮的异常的早。很快宁静就被打破,渐渐地有了人声。越来越多的人晨起来到荷花淀,划着小船来采摘新鲜的莲花,到其他邻镇去售卖。说来也奇怪,邻里的十里八村都种不活莲花,只有这荷花淀是养莲的好地方,并不需要怎样去打理而开出饱满洁白的莲花。传说这是八仙过海何仙姑手里遗落的一枝白莲而幻化出来的,所以莲花在这里显得格外珍稀。每家每户都喜欢到大厅内摆上几枝莲花,点缀一下居所,一室馨香。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以此来激励自己的家人向莲花学习。大户人家更是出手大方,一买就几十枝上百枝。   “瑾言姑娘,昨晚睡的可好‘’?前来采莲的王大娘关切地问到,瑾言只是轻轻地说了句“还好‘’再无它话。王大娘很心疼这小姑娘,瑾言一向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也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很大的变故才导致这样,背影看上去都那么落寞。本该欢笑无忧,天真烂漫的年纪。三年前来到荷花淀,平时靠采莲打渔为生,她人长的漂亮,采的花比别人摘的大而洁白,打的鱼也更肥硕,到集市卖,很快就别一强而空。一个人生活倒也衣食无忧,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只是她有点怪,她每天深居简出,居住在船上,居无定所。王大娘好几次都想好心给她说媒,让她好有个依靠,都十七了也老大不小了。其中不乏达官贵族,都一概被瑾言严词拒绝了,连个为什么都没有说,也拿她没办法。   过了许久,瑾言淡淡地说“谢谢您一直以来这么关心我,王大娘,其实我有难言的苦衷。‘’王大娘惊喜地笑了笑说,没关系,她还以为姑娘不是和她说话。瑾言继续说“其实我已经有意中人了,我在这里等了他三年了,今生我非他不嫁。‘’王大娘感叹‘’姑娘真是个痴情的人啊‘’。王大娘一口气把一直横在自己心中的疑问给问出来了,以前想问而没问,想她问了也是白问。瑾言又久久的沉默了,王大娘叹道:唉,也罢‘’便划船而去。   第四章,而花千树,你还未还   回忆总是让人不忍目睹,不忍直面。满山满树的果子就像传说中的花果山一样,13岁的少年随母亲来到桃李村,这里的环境也是她喜欢的,民风质朴,村子里的人热情善良,并没有把她们当外人,反而处处帮扶。很快她们就在这里定居了,当夜幕四合,女孩喜欢靠在母亲的怀里,温顺地坐在门口数星星。然后问母亲那天空最亮的星星就是父亲吗?您不是说父亲去另外的一个世界了,很久才能回来,化成星星看着我们。母亲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瑾言看到母亲不高兴了就说,母亲我唱首歌你听吧。然后稚嫩却悦耳的歌声传来,唱的是《天涯不陌》   风沾衣袖,一身潇洒。   路漫漫,有你不孤单。   一盏清茶,洗净铅华。   风景如画,寄一生牵挂。   牵着你的手,从此不害怕。   ……      第五章,柳絮铺地,我自天真无邪      小姑娘瑾言是极讨人喜欢的,活泼爱笑,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梨涡。嘴巴也甜,见到村里的大叔大婶都会笑着去问好。村里的孩子也喜欢和她玩,嬉闹地打成一片。   一日,风和日丽。小姑娘在玩一种叫“打水漂”的游戏,游戏看似简单,实则要玩的好也不容易。就是用河滩上的石块擦着水面过,玩的好可以让石块跳跃5,6次,玩的不好石块一下子就沉入了河底。一下,两下,扑通,沉下水里去了,一连试了好几次都无突破。小小的腮帮不由的鼓起来了,有一种狠狠的挫败感,夹着满满的沮丧。就在她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看到河滩上有什么物体。刚开始太沉浸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没有注意到。出于小孩子的好奇心理,必定会走近去探究到底的。走近一看,吓一跳,白色的衣裳被殷红的血染红了,血迹斑斑!看这身板约摸是比小女孩年长两三岁,十五岁左右,发丝凌乱,狼狈不堪。但是也难掩皮肤白皙,清秀,眼睛紧闭,眉头轻蹙。瑾言伸出手去探了探鼻息,拍了拍胸脯,还好还好,还有呼吸且比较平稳,应该是还有救的。   瑾言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少年背回去的,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还好离家里不是特别远,不然以她瘦弱的身躯是万万办不到的。这么短的路程都不免摔了几次狗啃泥,万幸的是,自己当肉盾,仅仅擦破了点皮,这对于她来说是没什么的,要是把少年给摔断气了,那可是罪过了。救人反倒把人给救没了,还累到个半死,那可真是不值得,不值得,亏大发了,还得遭受内心的谴责,瑾言很聪明的就此打住,再想下去就可能要精神分裂了都。   娘亲看到她把少年背回来,也没来得及多问,毕竟救人要紧嘛。只是把少年安顿在房间里,忙着处理伤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刀痕,让人看了心惊胆战。还好被发现的及时,不然等到伤口发炎了就回天乏术了。瑾言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少年很宝贝,每回熬药她要守着火候,每回母亲给少年喂药她都要抢着,母亲也随她去了。笨拙地学着娘亲的样子就着汤勺轻轻的吹到不冷不热,看得出来极尽小心。其实少年第二天就醒了,只是伤口太重了不能下床,少年的眼睛很漂亮,像黑夜寒潭中的一粒月曜石。他醒来后一直没有说话,让人怀疑是不是哑巴了。瑾言却来了劲,不说话也好,那她就在他面前每天说一大堆一大堆的话。瑾言好像有永远说不完的话似的。   她说她想要一架琴,这样她就可以弹好多好听的曲子给他听了,他的伤口就不会疼了。   她说她好想去外面的世界瞧一瞧,看热闹的街市,然后买好多好多的冰糖葫芦,边走边吃边看好玩的。   她说我真希望你快点好起来,这样就可以和我一起去玩“打水漂”了,到时候我我们一决高下。现在那河边可美了,柳絮随风飘洒,铺满了河滩,踩在上面软绵绵的可好玩了。她说到激动处,摇晃着小脑袋一脸憧憬的样子,浑然不知头发都散了。那就更注意不到少年那张万年不变的脸稍稍起了点变化,嘴角向上弯了一弯,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原状,让人怀疑是不是产生的错觉。   瑾言每天都跟他讲外面的新鲜事,谁和谁打架打赢了,谁和谁去掏蜂窝被蜜蜂蜇了一脸的包,谁和谁去山上掏鸟蛋从树上摔了下了。。。。。。瑾言还是会出去和小伙伴们一起玩,只是没有以前久,因为她还要回来陪躺在床上的不知名少年。她总喜欢问他问题,虽然他一直没有回应,但是他乐此不疲,诸如一些‘:你叫什么名字啊?你怎么不告诉我呢?   你是不是讨厌我啊,不然怎么不和我说话?   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去玩好不好?   得到的还是沉默不语。   满脸黑线的她经常是挠挠头,说了一句:既然你没说讨厌我,那就默认为你不讨厌我咯!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开了。   又一日,瑾言听娘亲说:经过大半月的修养,他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苦命的孩子,如果他没有地方去,不嫌弃我们的话,可以和我们在一起住,众生皆苦,能帮点就帮点吧,你以后也好有个伴。‘’瑾言藏不住内心的喜悦,飞似的跑到他的房间,砰,门被她给撞开了,因跑得太急,一个重心不稳,随着一句‘’小心‘’与大地来了一个亲密的拥抱。她随即爬起来,不顾身上的泥土跑到他跟前激动的说:原来你会说说啊,你终于和我说话了啊。咯咯的笑声如银铃般悦耳,手上也未停下,脏兮兮的手摇着他央求他道再说一遍。少年无奈,揉了揉她的头发‘’唉,你摔痛没‘’。瑾言楞了愣然后连忙说:不痛不痛,我一点也不痛。应该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吧,她发现她对他有特殊的感情,而她当时不知道那就是喜欢。现在她能够很清楚的知道那时候她就开始喜欢他了。喜欢这种东西毫无道理,他的一个动作,一个微笑可以让他失神好久,他高兴她就开心,他难过她比他更难受。   哈尔滨看羊癫疯上哪家医院好河南有治疗癫痫好的医院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口碑好哈尔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那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