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快递员小周(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现代都市

小周是一个和我年纪相似的快递员。他老家是安徽的,个子比我略低,面容清秀,留着一头精干的短发,看起来活力无限。

其实我们的岁数基本相同,我也不好喊一个和我同岁的青年为小字辈。因为在工作当中,我也被前辈们称作小常。但他笑着告诉我,说这是工作要求,每一个需要送快递的人,都是他的顾客,称呼自己为小周是应该的。

我和他是因为他的工作属性而认识的。由于我上班的地方每天都会接收或者发出一些快件,小周每次都会过来送快递或者拿快件。一次又一次,我们也就熟悉了。之前我对这个行业不了解,以为他的工作只是把东西接收,然后根据客户提供的具体地址送货签收就行。然而,在和他一次次短暂的闲聊之中,我对快递员这份工作又有了新的认识。

他们大多是年轻的小伙子,其中也不乏三四十岁的大叔。女性快递员一般很少,因为做快递员的确很累,工资虽然比一般的工作要高一些,但她们不愿去追求这个高薪。快递公司比任何公司的流动性都要大,他们的“爪牙”可以说是遍布全国的每个犄角旮旯。大到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小到名不见经传的偏远村镇,都可以看到骑着三轮电动车或者摩托的“快递哥”。

他们的足迹像是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网,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里,编织着各自的人生。

网络信息的飞速发展导致快递这个行业的兴起,人们买东西,寄东西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快递。所以,这个不要求学历,不要求长相的职业如雨后春笋般茁壮成长。为许多平凡如我一样的打工者提供了一份工作机会。

在每一个城市中,每一个快递员都有自己的那片“领地”,也就是工作区域的划分。他们的工作每天都是两点一线,收件和寄件。四个字,看起来很简单,但真正做起来,会遇到很多个问题,很是不容易。

小周有一次给我说过他们的工作时候遇到的问题。比如,当一个快递员送快递的时候,给客户打电话让下来取快递,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应答,这个问题是最常出现的,也是最令他们头痛的。一来,如果这次客户无法接收自己的快递,那么他们又要跑一趟,这样很浪费时间。二来,是会影响到剩下快件的派送,快递员每天都有上百件快递要派送。完成的越多,提成越高,对应的一个月的薪水也就越高。除此之外,还有一系列需要随机应变的问题在等着他们去处理。

小周对我说过,这个行业只要是个人都可以干,但真正干下去的人不多。我问他为什么?他掏出上衣口袋里的云烟,发给我一支。说:我没有文化,也没有学历,我只有一双用来出力的手。工作嘛,虽然累,也很低贱,但只要一个月下来能够给我多发一些工资,我就很高兴了。我又问道:那你想过以后吗?心里对未来有没有一个期盼,或者说有没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他点上烟,深深地抽了一口:当然有啊,就是凭我的能力,挣好多的钱。给家里打一点

花销,给自己留几包烟钱,剩下的都存在银行卡里,过上几年,等我攒够了钱,就不干了,回到家开个小店,娶个媳妇,平凡的过一辈子!这就是我的梦想。我也点上了烟,抽了一口,但我不知该说什么。

或许,内心的自然才是最好的幸福。没有贪念,没有不甘,只有无欲,只有简单。对待平凡的生活,有一颗平淡的心,世间万物,生生不息。

从昨晚开始,苏州就下雨了,一会儿大一会儿小,一直绵延到早晨。苏州和雨总是脱不了干系的,他们像是恋人,又像是仇人,爱的死去活来,恨的痛彻心扉。

今天下午,天空中一阵惊雷,在房子里面似乎都能感受到整个世界在颤抖。接着,雨倾盆而下。

我忍受不住室内的沉闷空气,偷空去阳台抽烟,看着外面的天空被大雨冲刷,整个世界都像是一幅水墨画。青葱的树木在街道上摆动着身体,肆意的吮吸着秋天的甘露。一辆辆车从街道上飞驰而过,溅起一大片污水。行人在街上匆忙的走着,有的打伞,有的在雨中上演着速度与激情。

在不远处,大马路的对面,一辆电动车正冒雨往我的方向赶来。

是小周,中午给他打过电话,说有快递需要他来拿,因为早上很忙,他说等下午再过来。

我看着他,看着满天纷飞的雨,看着那辆骑了几年的电瓶车。在遥远的雨中,他似乎也看到了我,并对我微笑。那微笑,像一束阳光,仿佛可以刺穿茫茫黑夜,仿佛可以让人忘记雨天的惆怅。

雨,成了一幅风景,只能我们彼此才能看得懂,听得清。

我弹掉烟头,急忙下楼去“迎接”他。

“哎呀卧槽!这雨真他妈大!”爆粗口是他的特色。

“赶紧上来吧,上来歇一会儿,把衣服晾晾!”我接过他挎在身后的无敌防水黑色大包。

同事们都认识小周,并没有多说什么。我带小周走到阳台,他把黑色大衣脱下,搭在了晾衣架上面。

“来,抽根烟!”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半包云烟,抽出两支,给我一支。

我接过烟,掏出火机,给我们俩点上。

“最近怎么样??工作还顺心吧?”他深抽一口,转过头问我。

“嗯,还行,忙碌并充实着,挺好的!”我也狠狠地抽了一口。“你呢,最近怎么样?有没有碰到合适的妹子?”我象征性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哎!一言难尽啊!一来没时间,二来没资本,三来没长相,四来没钞票,五来没……”

“靠,打住打住!你他妈就只有一张嘴,只会抽烟!”我怕他这样说下去会一直说到吃夜宵,赶紧开口打住。

“怎么说呢,走一步算一步吧,这种事也强求不来。平凡生活,随遇而安!”他一阵感叹,我并没有嘲笑或者挖苦他。

抽完,又续了一根。我们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站在阳台上面看外面滂沱的秋雨。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他把烟头灭掉,从晾衣架上取下衣服,已经有点干了。

“嗯,外面雨大,小心点,你媳妇还没娶呢!”我也扔掉手中的半截烟头,对他开了个玩笑。

“靠……”

他把今天要派送的东西一个个有顺序的放进了那个黑色的大包里,然后使劲一甩,挎在了肩膀上。

“你工作吧!我走了,休息了给我打电话,一起喝两杯!”

“好,没问题!”

小周背着包,脚步轻快的朝门口走去。

我突然想起今天公司提前发了月饼,是纯手工的,而且还是小周家乡的特产。我从盒子里分出一半,装在袋子里,朝门口跑去。

“妈的。走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啊!来,拿着,这是公司今天发的月饼,是你们老家的,兄弟分你几个,拿回去尝尝。”

我看到,在他转身回头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是湿润的。因为他看到了自己家乡的东西,更因为,他在奔波的人生中遇到了一个可以把疲惫的心暂时停靠的平凡的朋友。

“谢谢,谢谢你!”

“好了,别他妈这么煽情,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快回去吧,天马上黑了,早点回去吃饭!”

“好,我走了!”

“嗯!”

郑州能医治好癫痫的医院在哪?遗传性癫痫的症状有什么?武汉哪家医院能治好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