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墨派】爱一只麻雀的伤痛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武侠仙侠
有时候,喜爱一样东西到了极致,却不愿意走近,只是远远地观赏着。比如,一直喜欢小动物,特别是那种柔弱的怯生生的小东西,可是我从没饲养过宠物。   那天,在小弟的宠物医院里,看见一只小狗狗,很小很小,像小棕熊的样子,它一双透亮透亮的眼睛注视着我,然后做出各种萌萌的动作,并对着我轻轻的叫唤。小弟说:“嫂子,把它带回去养着吧,这小东西跟你有缘呢!对了,它就是救了妈妈命的那只,我一直没舍得把它卖掉。”   哦,就是那只狗狗啊!我早听丈夫说过。那是去年开春的时候,小弟的宠物医院还没开张,但家里已经买进了一些小狗、小猫,它们占据着整个二楼,一楼住着婆婆,小弟和弟媳妇则住在三楼。那天晚上,婆婆半夜里心脏病发作,动弹不得,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三楼的人自然听不见,但二楼的这只狗狗听见了,它带着其它的狗狗冲下了楼梯,在婆婆的门边抓了抓门,见没人开门,就直奔三楼,在小弟的门前不住地叫唤、抓咬,直到里边的弟媳妇开门出来,于是,它又咬着弟媳妇的脚往楼下拖,婆婆因送医院及时而得救。   这么灵性的小东西,我怜爱地抱起它,抚摸着它那典雅卷曲的小棕毛,它用湿湿的舌头舔着我的手。着实可爱啊,我有些爱不释手,真的有把它带回家里养着的念头,然而,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只麻雀,抬着绒毛还不够丰满的小脑袋,张着嫩黄的小嘴,用稚嫩的声音在对着我鸣叫。那是一只在我的心底居住了好多年的麻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与我交会。   那是我十一岁时遇到的一只麻雀。   那时,我们住在父亲单位分的一套房子里头,那房子在一个板栗园的边上,板栗成熟的时候,我和弟弟就会去山上摘板栗,十一岁的女孩却是爬树的能手,毫不逊色于顽皮的弟弟。   那天,坐在树杈上,举着竹竿猛敲,随着几声惨叫,与板栗一起跌落的还有一个鸟巢。我的脑袋里顿时一阵轰鸣,急冲冲地滑下树干,哆哆嗦嗦地捧起鸟巢,发现三只刚出生不久的小麻雀,羽毛还没长齐,背上露出粉红色的肉体。其中的两只已经耷拉着脑袋,紧闭着眼睛,显然已经死去。另一只则幸运地活着,由于刚才的惊吓,它全身都在瑟瑟发抖。那样子谁见着了都会产生爱怜之心。   我们顾不得捡拾地上的板栗,捧着幸存的小麻雀匆匆地往家里赶,十月的天气已经有些冷了,我们害怕冻坏了它。我找来一个铁桶,在里边铺上足够厚的废弃衣物,给小麻雀安置了一个温暖的家,然后又给它灌了一点儿水和几颗菜籽,想靠自己的力量把它养大。   母亲说:“把它送回树上吧,它太小,没有鸟妈妈它根本没办法活下来。”   我说不行,我舍不得,这么可爱而可怜的小玩意儿,我要留下它来,精心喂养,让它陪着我们度过快乐时光。弟弟也坚持要把这只小麻雀留下来饲养,妈妈也就随我们去了。   那小麻雀竟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羽毛慢慢地长齐了,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好。我们沉浸在与小麻雀相处的幸福中。每天放学就迫不及待地往家里赶,只要听到我们回来的声音,那小家伙就会发出悦耳的鸣叫,等着我们给它喂水喂食物。想着世间还有这么一个小生命如此依赖我,需要我,心里觉得暖暖的,柔柔的,我发誓一定要把这小麻雀养大,想象着它会飞的时候跟着我一起去上学的情景。   过了一段时间,它真的会飞了,常常与我们捉迷藏,有时躲在柜子顶上,有时又藏在窗帘里头。每次找到它的时候,我总会爱嗔地训它几句,它却对着我欢快地鸣叫。   我以为日子就会这么顺畅地往前走。可是有一天中午,我回来却听不到它的叫声,见不着它的身影。我有些紧张了,到处寻找,终于在装菜籽的小罐子上找到了它,它的头插.进了小小的罐口里,由于罐口太小,它卡在那里出不来了。我花了好大力气,才把它的头弄了出来,可是这时它已经奄奄一息了。   我把小麻雀放进手心里,轻轻地捂着,我希望它能慢慢地缓过来,然而,我感受到的是它的身子在我的手心里渐渐地变冷,最后,它用力地蹬了一下脚,就直挺挺地死去了。   我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流,很后悔早上去上学的时候太匆忙,没有来得及给它准备食物,它是因为饥饿去找食物才出现意外的。   我把它装入一个彩盒里,埋入当初的那棵板栗树下,从此害怕再进板栗园。   我与这只麻雀的缘分就这么尽了,还不如当初没把它带回家,这样,它会在鸟妈妈的呵护下健康快乐地长大,我也不会为它的离去而如此伤心与自责。   许多年过去了,小麻雀在我心中留下的印痕始终无法退去,从那以后,我每当遇到自己非常喜爱的东西,如果没有把握能好好地珍爱它保护它,就不想去占为己有,宁愿让它在自己生活之外自由地存在,没有占有也就没有失去,当然也就没有相互间的伤害。   我又看了看眼前这只可人的小狗狗,思忖了一会儿,尽管喜欢,终于还是释手了,因为我没有把握能让它生活得更好。   由此我又想起了同学潇与霞。   潇与霞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初中的时候他们的恋情就传得沸沸扬扬,到了成年后,两人间更是如胶似漆,爱得死去活来,可是两家父母辈关系一直不好,还出现过流血冲突,大有老死不相往来之势,自然,两人的恋情遭到了双方家长的坚决反对,更不可能提结婚的事。   两人尝试着分手,可忍受不了相思之苦,不到一个星期又见面了。这次见面,两人作出一个重大决定——私奔。于是,冬日的一天,他们俩带着自己的身份证和一些积蓄,跨上了南去的列车,以为从此沐浴在爱河里的两个人可以相依相伴,永不分离。   可是两个生存能力都不强的人,在面对着工作和生活压力的时候,常常束手无策,而后又是相互的埋怨。十几年过去,他们还是两个做着最苦力工作的打工仔,买不起房,只能租那种最廉价的阴暗、潮湿地下室居住,孩子也没法要。争吵因此而慢慢升级,最后到了拳脚相加,一次家庭大战之后,两人终于选择了离婚。   我见到潇的时候,他满脸沧桑满脸萧瑟,他说真没想到与自己最爱的人结婚,最终成了这样的结局。如果当初选择分手,两个人可能都会生活得幸福多了,最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形同陌路,留下的应该都是相互间的美好回忆。   爱一个人与爱一样东西一样,爱到极致,却无法把握的时候,还不如选择放弃。那些曾经与我们有缘相遇过,又因许多具体的原因没能相依相伴一路走来的人,现在好吗?想到他们的时候,你是不是还会有瞬间的柔情穿过心底?   如果爱是一种伤痛,那还不如不爱,有时候,放弃是一种更美的境界。   湖北哪个医院可以治癫痫病湖北看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里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好?吃什么能够对治疗癫痫病有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