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对皇帝来说权大还是钱多20190413145935583001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6-10 分类:武侠仙侠

(宋代 黄金犀牛望月摆件)

皇帝有权,差不多全知道,一句“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即将皇帝的权力概括到精准、到位。封建帝王乃“九五之尊”,当然是个有钱有权的主,但并不是全部。

(宋太宗像)

宋朝的皇帝是拿“工资”的。宋太宗赵光义之后,皇帝每月有

“好用”一千二百缗。“好用”就是皇帝的工资,“一千二百缗”估算现值人民币三十余万元,那么皇帝的年薪就是四百万元人民币。这笔钱在

“左藏库”支出,皇帝爱怎么花就怎么花。虽说数字很庞大,毕竟也是有限度的,没有大到无边的地步。

明朝的皇帝不再拿“工资”,经费实行的是“包干制”,也有点像“分税制”,花钱也是有限度的。

朱元璋建立明朝,最初设立了“内库”。“内库”并不等于“内承运库”,这时的明朝基本上谈不上基本建设与民生工程,主要任务是打仗,消灭各种对手,需要花钱直接从“内库”拨,有什么收入也进入“内库”。这时的“内库”,既是皇帝的“小金库”,也是“国库”,分不分也无所谓。

明初的“内承”有十库:内承运库贮缎匹、金银、宝玉、齿角、羽毛,而金花银最大,岁进百万两有奇,属于户部;广积库,贮硫黄、硝石,属于工部;甲字库,贮布匹、颜料,属于户部;乙字库,贮胖袄、战鞋、军士裘帽,属于兵部;丙字库,贮棉花、丝纩,属于户部;丁字库,贮铜铁、兽皮、苏木,属于户部;戊字库,贮甲仗,属于工部;赃罚库,贮没官物,属于户部;广惠库,贮钱钞,属于户部;广盈库,贮纻丝、纱罗、绫锦、绢,属于工部。另外还有天财库,又名司钥库,贮各衙门管钥,亦贮钱钞;供用库,贮粳稻、熟米及上邢台市母猪疯最优秀的医院是哪家供物品。

各库的基本职能有划分,但随着形势的发展同样有需要完善的地方。变化最大的,当数“内承运库”,逐步演变成皇帝的“小金库”,户部对该库存资金的支配权也就被改没了。正统七年(

1442

年),明朝设立了户部太仓库,性质是“国库”。相应的后果是,皇帝要花钱动不了“国库”资金,再从户部拿也变得相当麻烦。

当然,皇帝正常花钱,内库的资金是足够的。

明武宗比较特殊,所以钱就不够花。

(明武宗像)

明武宗朱厚照(1491—1521),明朝第十一代皇帝,在位十六年,年号正德。

朱厚照的奇特,首先是生辰是个“吉祥号”:他生于亥年、戌月、酉日、申时,倒过来看顺序正是申、酉、戌、亥。如果命理也是个理,他一生应该工作顺利,万事如意。但总是很别扭,后人看不懂。《明史》认为他一生贪杯、好色、尚武、耍无赖,荒淫暴戾,怪长春市有名的癫痫病医院诞无耻,并成为后世的谈资。但他的事迹又显出他刚毅果断,瞬间诛灭刘瑾,轻易平定安化王、

宁王之乱,

指挥出

应州大捷,国泰民安,并不是吹的。

相对来说,明武宗朱厚照歪事比正事要做得多。明武宗缺钱时,他点子也够歪的:开店,做生意!

九五之尊的帝王、准帝王开店做买卖,历史上也很有几例:晋代太子

司马遹宫中摆摊卖肉,练成了就绝活“一刀准”;汉灵帝刘宏后宫修商铺,宫女们又做买卖又盗窃,他学会了调解民事纠纷

唐中宗李显玄武门开市肆,宫女、大臣一齐上,生意场上无父子,李显常以国骂处理忿争;乾隆皇帝当是帝王中的驰名商标,他的生意就做得更大了……

不过,这些都不可与

朱厚照比。朱厚照开店,准确地讲起于正德八年(1513),太监于经奏请开设宝源、吉庆二皇店。所谓皇店,就是皇帝特许并赐名号,由皇亲、太监及权贵开设的客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店当然属于国营店。皇店一般开在皇庄附近或交通要道诸黄金地段,所以生意都是兴隆的多,除非出了贪污犯。皇店最大的好处,是收入都属于“预算外”,不受官府管理,赚的钱都进入皇帝的“小金库”。

赚钱快,用起来又方便,皇店自一发不可收。所以,远到东北山海关,西到大同,东至山东临清,什么通州、宣府,分号就多了。一年下来,

朱厚照至少纯得八万余两银子。

朱厚照开店,于人是与民争利,于己是有失面子。为什么这么干?当然是花钱花不方便。

皇帝缺钱,

朱厚照刚上台时就感受到了。正德元年九月兰州癫治法军海皒攻勊,太监崔杲被派往江南督造龙衣。太监是领导身边的人,身边的人当然要首先为领导着想。崔杲找到户部,说领导需要添几件衣服,经费有困难,你们户部正好有剩余的盐引,给个12000引吧!

盐引即“盐钞”,取盐凭证,属于“有价证券”。按洪武四年的定制,中盐例,根据里程远近,一小引盐引等于200斤食盐,市价也是好几石粮食。

崔杲狮子大开口,户部尚书韩文不是被吓傻了,而是根本就不买账。拒绝的理由很简单,食盐专买收入只能用于国防建设。再说皇帝要花钱,也不该户部拨款,

财政预算是祖宗定下来的,谁都没权改。

崔杲很生气,说与领导,朱厚照也生气了。领导有了态度,崔杲与户部耗上了

。结果,钱没要到手,六科、十三道加上都察院,几乎所有的言官都打了鸡血似地起来讨伐皇帝。户部在大臣和皇帝之间夹着,难以做人,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能否个一半,就是6000引。皇帝与户部讨价还价,不仅没有结果,反而反对的更多。

朱厚照想到让内阁出面协调,三个内阁大臣没有一个同意。李东阳解释说,盐引给太监,他们会私自买卖,产生腐败。朱厚照想起来了,这是什么理由啊,说明你们纪检监察工作亟待加强,

不出事,就不干事啊?

最后,朱厚照无赖劲上来了:不给一半,就给50%吧!

通过这件事,朱厚照不仅看出了皇帝不好当,太监与外廷权力有冲撞。大臣们也看出来了,这个皇帝同样不好控制。

——经济买卖告一段落,政治买卖则是开始。大臣们的把目光随后转到皇帝的身边,就是那些既能左右皇帝又碍着自己的人,即所谓的“八虎”。

“八虎”是指朱厚照身边的谷大用、张永、马永成、刘瑾、丘聚、罗祥、魏彬、高凤等八个宦官“八虎”这个词之所以是一个政治攻击的名号,是因为这八个人的地位并不是最高,带皇帝游玩作乐的也并不只是这八个人,而且他们站在朝臣的对立面。

内阁大臣联合九卿集体陕西羊角风专业的医院向皇帝上疏,弹劾“八虎”用各种游戏诱惑皇帝不理朝政,必须“明正典刑”。处理宦官,同为宦官头子的司礼监掌印太监王岳恰恰支持。朱厚照说,这个出手太重,把他们发配南京闲住吧!

如果内阁大臣见好就收,后来可能有另一种结果。内阁不妥协,“八虎”发配南京闲住的决定也没有实施。最终是三位顾命大臣以辞职相威胁,朱厚照立即批准刘健、谢迁辞职回家,留下了李东阳。

这个决定,显然出人意料。其实很简单,朱厚照借此教训了内廷,也分化了外廷,内廷与外廷都有足够的力量相互牵制,自己才是真正的核心。

任何一桩买卖,都是要为自己谋得利益。正德初年的经济风波与政治风波,无非是朱厚照

改革与执政的试水,

朱厚照就此巩固了自己的权力,也学会了当外廷对他产生威胁时,毅然选择内廷作为平衡工具。

后来权倾一时的刘瑾,也是凭借着自己超强的政治能力,就此走上明朝的政治舞台,开始了他三年零十个月对明朝影响巨大的政治生涯。但他聪明的盲点,是他没有明白当自己威胁到朱厚照权力的时候,朱厚照还有灭他的大臣。这是明王朝政治体制的精妙之处,也是自己悲剧的根源。

这些可以看出,钱与权的联系从来都是密不可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