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菊韵】梅雨一季,清词几阙忆吴江(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文学理论

夜雨下得欢畅,清晨,微凉。

梅子泛黄的时节,却恍然若初秋。一双清浅的绣花鞋踩在这样的路面,会疑心留下的每一步都暗生了青苔。低眉,回首,身后清风古朴,并无莲花,却默默生出疏影横斜的素和静。

喜欢这样的时刻,因为喜欢安静的风夹杂着江南特有的温润,吹面不寒。

四年前,我初来苏州的吴江区,当时这里还是一个县级市。四年里,可以改变的太多太多。一开始我对这里的理解,是诗词里也是自我期待里的小桥流水和朱门亭榭。来后方知车水马龙和钢筋水泥才是城市的常态。再后来我去了建于宋朝,距今一千多年的同里古镇,观赏了闻名遐迩的吴江东太湖风景区,又游览了大师贝聿铭设计的苏州博物馆,游玩了国家四大名园之一的拙政园。当我停下盲目追寻的脚步,静静地回溯内心的时候,才发现要抓住一个城市的脉络,不能只去景点,这座城市也一样。这里最日常也最本真的一面,并不在刻意营造的人文景点元素里,而是在回旋的风里,在被风吹过后,每个人或冷峻或惬意或匆忙的面孔里。

我去过的城市,并不多。离开后,每座城都是我一厢情愿的记忆里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当我看到香樟树耸立,落下斑驳投影的街道,听人们用我不懂的方言相互聊天时,我不仅驻足。那些方言很温柔却也很奇怪。我不知道吴江方言的发音是怎么来的,这并不像北方人普遍认为的那种吴侬软语,却自有一种独特的韵味。是酥中裹着辣,软中混着硬,飞奔的速度中还夹带着缓慢拖拉的慵懒,我找不到任何依据,也无从下手。于是至今,有些音一经他们口飞出,就生生刺进我的骨头里,让我不禁想打一阵机灵。所以难怪了,我回家后,母亲听到我电话那头传来本地女子讲话的声音,就忍不住一再提醒我,让我说话四声味儿少些,跟人家多学着些。哎,难怪,难怪了呀!

比起在知名景点里,让人撑着小船摇啊晃,把我的每根神经都熨帖得想长眠不醒,我还是更喜欢一个人走街串巷。尤其古老的街道,尤其破旧的巷陌,尤其深藏于落花和雕栏之后的院落。还记得前年我在鲈乡园上班的那个月,偶尔路过一扇被凌霄花层层覆盖的白色烤漆门,我便每天中午休息时间,都会偷偷溜过去,死皮赖脸在人家门口停留许久,全然不顾房屋主人警戒地看我的眼神。那花,那门,那时光,不像景区太吴江,却在我日久之后的梦里徘徊复徘徊,不肯忘记,不忍离去。

听闻哪个商场哪家店生意好,我也会闻风而去尝个鲜。而事实上,让我最心动的,却是不经意间闯入一家路边餐馆,又是不期然发现某几道菜,简直让人吃得心里魂里都是想念。仿佛前世,这个位置,你坐过;这几道菜,你尝过。似是曾经跟自己约定过:“再一生,还要重来。”于是循着约定,今生我来了。固执地告诉自己:“对,就是那个位置。我就要,一定要,坐在那里!”

晨烟袅袅,流水潺潺,我愿意每天都花一些时间,随清风一起漫过一座座木桥,看那诉不完的日常烟火。这座城市,适合一些自我的人。穿着碎花的棉麻旗袍兀自走着,不向世人解释我为什么这么另类。显然别人会误解你,那只是因为别人在用他的价值观和行为准则来约束和衡量你。还好,大多数时候我都能够做到,不那么在意别人的看法。还好,还好,还好总有那么一些人,会和你踩着一样的鼓点,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不用说便会懂。你做什么,她都喜欢。你说什么,她都说好。因为真的节拍暗合,所以对错都不那么重要了。这样的人,适合一起,在这里!去看河边断壁残垣上遗留的蔷薇,慢慢在岁月的轮回里倔强成一面会开花的墙。去幽绿青苔的胡同里,听一段二胡,转角闻到小推车上麻辣脆香的饼味,不顾形象地追上去,买一对,你一个,我一个。就着盛夏的阳光,咬一口,酥香,相视而笑……

远离金碧辉煌的杯盘交错,也嗅不到可可和咖啡豆的原始滋味,只一杯淡茶,合着这座城市的夜色,有清词一般的人相陪,是锦上添花,若没有,一个人,也很好!

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好哈尔滨的儿童癫痫病医院哈尔滨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