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哑巴日记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理论
今天是二月初六,刚开学不几天。   今早上娘把我的破书包扔进了猪圈,娘说哥聪明,家里也穷,让哥一个人读书。又说我结结巴巴的,一看就横竖出不了块料,不如趁早退学打猪草养活两头猪。   虽然我不喜欢学校,不喜欢同学,我打小说话不利索,结结巴巴,他们都给我起外号,喊我“小哑巴”。老师也不喜欢我,说我整天鼻涕流到嘴巴,棉袄袖子被鼻涕擦得锃明,看着我就想恶心。但我喜欢读书,我也不知道为啥会喜欢,反正喜欢就是心里想。   不读就不读了吧,反正娘不让读。   1987年5月忘了日子忘了星期几 火辣辣的太阳   猪草猪草,没完没了的猪草!   猪啊猪啊猪,没完没了地长,胃口没完没了地大!   猪草啊猪草,我已经没完没了地割,但还是供不起你没完没了地糟蹋!   今天娘又打我了,说我在坡里打猪草肯定又玩了!   娘越来越不喜欢我,好像我不是她亲生的一样!    妈妈的,就知道欺负我!   1987年7月 管它星期几      今天是个最开心的日子,今天也是最痛苦的日子。   最开心的是,我把娘整的死去活来。   今中午我把院子里白杨树上掉下来的“刷马甲”(注:一种生长在江北白杨树上的害虫,绿色,身体略扁,身上的毛刺如果一旦碰到人的皮肤,便奇痒难忍,几天都消痛不得)偷偷放在娘晾晒在院子里的裤子的裤裆里。我看着娘穿上裤子就去了门口的碾蓬推碾,我想笑,但还忍住了 ,我跑到碾蓬门口只等着看娘出丑。果不然,轮到娘推碾,刚转了两圈,那躲在娘裤裆里的刷马甲碰到了娘的大腿根,娘嗖地蹦了起来,嗷嗷地叫,我拍着手哈哈大笑。娘慌乱地解开裤腰,发现了刷马甲,旁边等碾的邻居抿着嘴笑,我笑的更开心,妈妈的,活该,谁让你老打我。   “全兴,你个私孩子。”娘骂完把扫碾笤帚猛地砸向我。   我躲开娘的笤帚,朝娘来了个鬼脸:“私孩子也是你的私孩子。”说完一溜烟地跑了。   天黑了,肚子咕咕叫,不得不回家,娘一把抓住我的耳朵把我提溜了起来,扫碾笤帚狂风暴雨地打在我屁股上。爹跟哥跟死了一样,连拉都不拉,任凭娘没死没活地揍我。奶奶个熊,什么玩意!   完了,娘更不喜欢我了。   2000年的某一天   今天哥结婚,媳妇是村里的莲花,还莲花呢,那腚长得跟个蒲团似的,胖的要死,走起路来还把屁股一翘一翘的,除了哥没人会讨她做老婆。   今天爹跟娘一整天把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哥讨了个媳妇看把他们乐的!不就讨了个老婆吗?有啥了不起的?娘就是偏向哥,以前让我退学让哥读书,结果哥也没出块什么大料,事事还偏向他,打猪草还是我的事。   晚上娘让我住进了厨房,把我被褥也扔进了厨房,本来我跟哥一个屋子睡觉的。这回倒好,莲花来了,把我赶出来了,莲花跟哥住进了我的屋。奥,原来讨老婆是在一起睡觉的啊!睡了觉还能生小娃娃。   半夜听到莲花嗷嗷地叫,也不知道哥怎么欺负她了,我竟然湿了一裤裆。   妈妈的,我开始喜欢起女人来了,我也想要老婆搂着睡觉。我跑进娘的屋跟娘喊:“我也要老婆。”   爹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你看你这个熊样,谁家的闺女愿意嫁给你,你能养活得起人家啊?生了你这么个光棍都快愁死我了,你就别堵我心了。”   妈妈的,都偏向,奶奶个熊。   2002年8月15   今下午回到家,我肺都快气炸了。   爹把我的羊给杀了,炖了满满一大锅,满院子里飘着羊肉的香气。我哭着问爹为啥把我的羊给杀了?爹说中秋节,全家开开荤,再说莲花想吃羊肉了。   妈妈的,一群畜生。   这只羊是我的命啊,是我发家致富的本钱,是我将来娶媳妇用的啊!    这只羊是我去年被娘赶出来,我饿得发慌,只好去讨饭,我走啊走,不知道离家几里路,也不知道到了哪个村子。那天晚上,有个好心的大爷管我晚饭,然后看天晚了,留我住了一宿。   那晚上我躺在大爷的厢房的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因为我眼睛死死地盯着羊圈里的三只大山羊。我心想,要是我也有一只,我打猪草的时候就能顺便带着我的大山羊,等大山羊怀上崽了,然后崽又下崽,几年的功夫,成群结队的大山羊就跟在我的屁股后面,然后我把那些大山羊卖了,有了钱就能讨到老婆了。   我越想心里越痒痒,等半夜大爷睡熟了,我悄悄爬起来溜进了羊圈,牵着一只跑回了家,把羊栓在家里后,我又一瘸一拐地跑回了大爷的家,还好,天还没亮,我又悄悄溜进了厢房睡了。   第二天清早,大爷发现羊少了一只,知道晚上来了贼,我从厢房里假装惊醒了出来,大爷看看我的腿,说啥也没有怀疑到我的头上。   现在倒好,竟然被爹给我宰了。我的羊没了,我的媳妇也没了。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哥过来狠狠地踹了我一脚:“你嗷嗷啥?是你嫂子想吃羊肉了,你嫂子打生了孩子就身子虚,这还不是为了给你嫂子补补身子啊,将来再生个儿子,还不是为了你个光棍子?好给你养老送终,这么点窍你都不通!”   忘了日子,管它何年何月   我开始无恶不做,赵三瞎子的鸡我也偷,四婶家的狗我也敢摸起石头打死,然后拎到狗肉馆卖上几块钱。   我最擅长的还是建筑工地的铁架杆,那才是真来钱的东西,看门的老头一不留神就被我扛起一根架杆跑掉,那收破烂的王三麻子也不是东西,奶奶个熊,知道我是偷来的急着销赃,老是欺负我,随便扔给我几块钱,也不秤秤架杆多重,就随便打发我,还说什么爱卖不卖。妈妈的,全镇上就你一个收破烂的,心都让狗吃了。   我出了名了,谁家少了东西,不管是不是我干的,都会说保证是全兴干的。妈妈的,还一次次地找到我家里,我一次次地被爹揍得头破血流,当然有时候也被当场抓住,被揍得头破血流。   特别是小孩见了我,都围着我喊:“全兴,小哑巴!”   叫就叫吧,童言无忌。反正我是出大名了,我这辈子也没指望发大财了,也不指望讨老婆了。   XXX   说实话,虽然说不指望讨老婆了,但我总是想女人,特别是晚上听到哥的房间里莲花嗷嗷地叫,心里就热乎乎的。   今天我又碰到四婶了。四叔在村口摆个烤箱卖烤鸭,只要是四叔不在家,就是四婶在那卖。   四婶的屁股大大的圆圆的,像极了烤鸭的屁股,肯定也肥的流油,四婶还老是爱穿那紧身的叫什么裤,把屁股绷得紧紧的,每次走到四婶的身后,我总想把手掌心按在四婶的屁股上摸一把,手掌心里滑滑的感觉。   四婶只顾着在那跟顾客讨价还价,我偷偷留到她身后,狠狠地在她屁股上摸了一把,等四婶回过身来,我早已经蹦开了。哈哈哈,我才不会傻得像电影里的阿Q,想女人了就跟吴妈说我想跟你困觉,妈妈的,结果一顿好打。   四婶回过身来见又是我摸她屁股,骂我:“全兴,你个死流氓,不得好死,你娘说了,早晚有一天拿老鼠药药死你。”一大群人在看,四婶气得嘴唇发紫,哼哼,骚娘们,要是没人遇见,你就不会这么生气了,有可能还夸我一番呢。但说我娘想拿老鼠药要药死我,纯属放屁!随便说,我不疼不痒。   我最爱去的还要算是华兴超市,那里有我一大群一大群的老婆,那些卖货的小闺女都穿着一样的服装,嫩的能捏出水来,那些买货的小娘们都俊得让人心里发毛。   我盯着我这些老婆看,把她们看得不自然了。她们要敢骂我,我就对着她们喊:“等有一天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的快没人了,就剩下我一人,我爬到最高的树上,脱下裤子朝着你们撒尿,馋死你们这些熊娘们。”   她们都哈哈大笑:“全兴,就算世界上真的剩下你一个男人,也没人稀罕你那根破东西。”   妈妈的,熊娘们,就知道口齿牙硬。   看归看,欣赏女人没有罪,但我从不敢像摸四婶屁股那样摸她们,她们可不是我四婶,如果我摸一把,准被保安揍得找不着北,还有,以后也别指望再来欣赏我一大群一大群的老婆了。   女人就是这样,你越看她,其实她心里越高兴,不过她会骂你一句死流氓。    xxx   今天我干了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情。   我正在超市门口欣赏我的老婆,有个王八蛋突然抢了我一个老婆的包就跑。   妈妈的,敢抢我老婆的东西,真是不想活了!   我蹭地就跑过去拦住了那个王八蛋,死死地抱住了他,然后把他按在了地上,把我老婆的包抢了回来。   那个王八蛋还狠狠地指着我的鼻子说:“哑巴,你给我等着,有你好看的,我明天就给你出殡。”说完就跑了。   妈妈的,有种你别跑!   我把包还给我老婆,她竟然一个谢字都没说,拍了拍包上的土就走了,虽然没跟我说话,但保护了我老婆,我还是很高兴。   xxx    今天我被人揍了,揍得很厉害。   我正悠闲地在路上走着,突然被人狠狠地用棍子在背后打在了我的头上,我懵地就躺在了地上。   一个,两个,三个…………   我数不清了是几个,他们的影子在我的眼前来回晃,他们用拳头打我的头,用脚踢我的肚子,直到我没力气动了,他们才一哄而散。   好多围观的人,没人扶我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过来了,躺在我的厨房的床上。    xxx   这一段不是全兴的日记,而是根据当时的目击者描述,本人为全兴而写。   那天全兴又偷了,偷了建筑工地的铁架杆,被工头发现了,咬着牙追赶全兴,一边追赶一边大喊着:“全兴,有本事你就跑,看我追上你非劈了你不可。”   或许全兴真的害了怕,扛着一根七八十斤的铁架杆,腿还一瘸一拐地没命地跑。   当横过公路的时候,全兴脑子里只有逃跑了,压根就没注意到来往飞驰的汽车。   全兴被撞飞了出去,仰天躺在公路上,血从脑后汩汩流出,嘴唇在微微地蠕动,像在低语着些什么。   全兴的爹来了,娘来了,哥来了,莲花也来了。   爹哭苦命的全兴,娘哭短命的儿,哥一把就揪住了肇事司机的衣领,哭着喊着非要肇事司机赔他个亲弟弟不可,莲花蹲在全兴身边,低着头嘤嘤地啜泣。   全兴被救护车拉倒医院的时候已经断气了。   私了,十五万。   长春治疗青少年癫痫专业的医院是哪家导致女性癫痫病发作的病因有哪些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哪个专业武汉羊癫疯到哪里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