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流云】鸟岛的记忆_1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文学理论
去新西兰旅行转眼已经过去了两年多,在那个被世人称之为“人间最后净土”的国度里,时时沉醉迷恋于异域风情之中,尤其那万鸟翔集的鸟岛及黑沙滩的奇丽景观,至今还清晰地烙印在我的记忆深处。   鸟岛位于奥克兰市中心以西四十五公里处,曾被《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世界三十大美景之一。为了保护鸟岛的自然环境,鸟岛基本不通公车,也不对任何旅行团开放,因而没有列入中国旅行社的行程,我们亦不知就里,差一点就与鸟岛风光失之交臂。恰好在奥克兰路遇中国游客,经他们提醒指点,我们以每人一百纽币的车费与旅行车师傅成交,总算没有遗漏鸟岛这个撩人眼球,令人惊奇震撼的至美景观。   从奥克兰城内发车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停车在海湾旁边一个芳草萋萋的山坳旁。鸟岛被誉为新西兰最美丽的自然奇观,也是奥克兰人的度假胜地,却并不像我们国内旅游景点那样的画地为牢,这里没有栅墙,没有检票口,没有管理员,也不收门票,下车后我们循着山道就可径直而入。   刚刚迈上小山梁,风姿绰约的美景便展现在眼前:蔚蓝深邃的大海与辽阔湛蓝的天空,水天相连,海天一色;海湾上空清风追逐着朵朵白云,飞行者牵着七彩滑翔伞在低空欢快翱翔,万顷碧波卷起层层浪花,冲浪者踩着滑板迎海浪自由驰骋;弧线优美的海岸线上,白浪冲击着礁石,拍打着沙滩,潮声时急时缓,回荡着壮美欢快的旋律;翠绿的山坡,黢黑的礁岩,蔚蓝的大海,乌亮的沙滩,雪白的浪花,五光十色,浑然天成,相映成辉,韵味隽永,这道大自然绘就的独特靓丽风景线,大气磅礴,刚柔相济,美如瑶台,胜似仙境,若是套用网络的话说,几乎亮瞎我的眼。   沿着步道走上观景平台,俯看海岸边有一片嶙峋多姿的岩石群,两座巨大的陡崖特别引人注目,一座呈三角型从海岸延伸出海面,崖顶平整如砥;另一座像一段被锯断的巨大树桩,孤零零地突兀于大海之旁,崖壁悬立,峻峭挺拔,似经刀削斧劈,凿痕斑斑;两崖一高一低,近在咫尺却又隔水相望,原来这就是塘鹅的领地,也是新西兰政府特别划定的一块自然保护区,并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人们称之为鸟岛。这时我才明白,所谓鸟岛原来非岛。   视野里最为冲击眼球的是,两座石崖顶上及周边坡地间,栖息着数以千计的塘鹅,横直相间,均匀有序,真有点像大型团体操那样的齐整排列。密而不乱,气势恢宏,这无以类比的壮观场面,令我惊奇震撼,瞠目结舌,难以理喻鸟类的排兵布阵,竟有这样强大的智商。   纵观鸟岛,飞翔的塘鹅与海浪共舞,英姿矫健,栖息的塘鹅在窃窃私语,爱意绵绵,在蓝天碧海、浪花礁石的衬映下,显得格外的和谐艳美。真心敬佩与羡慕塘鹅的慧眼,选择了这么美妙而富有诗意的海滨石崖,作为谈情说爱、繁衍生息的栖居之地。   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塘鹅,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鸟类。请教“度娘”后,才知道塘鹅属鹈形目鹈鹕科,每逢新西兰夏季(11月至次年3月),它们由澳洲飞越大海来到奥克兰鸟岛,在这里与自己伴侣共筑爱巢、繁殖后代,待至天气转寒时飞返澳大利亚。我们的新西兰之行,正逢观赏塘鹅的最佳时节,因而有这眼缘,享此眼福。   顺着步道走近塘鹅栖息的地方,山崖上、坡岸边、灌木中、草地间,塘鹅密密麻麻,成双成对,耳鬓厮磨,交颈相欢。它们的巢窝间距仅留丁点空隙,且惊人的均衡,我想即便经过最严格的驯化,也绝难摆成这样点、线、面如此高密度的阵式。我虽然没有密集恐惧症,也感到瞬间的眩晕心悸。倾听“咿咿啊啊”的塘鹅鸣叫声,和“呜哇呜哇”海涛拍浪声,交织响彻,声绕海岸,犹如庞大的乐团在演奏大自然交响乐,雄浑激昂,曼妙悦耳,让人如痴如迷地沉醉在听觉的盛宴里。   漫步山道,我既想走近塘鹅仔细观察,又不敢与它们家园靠得太近,感觉海风中飘荡着浓烈的鸟粪味,嗅觉并不舒服。恰好这时飞来几只塘鹅停歇处仅离我几米远,总算最近距离清晰地看到了它的尊容:这无疑是鸟类中的帅哥靓女,个头并不像我们远看时的那么小巧,成鸟体重约2二点五公斤,翼展长度近两米。羽翼光亮顺滑,身躯丰满健硕,头部较大,长着米黄色绒毛,尖尖的嘴,细细的脖子,大大的眼睛还有黑色的眼线。白白的翅膀翼端呈黑色,腿不算长,脚掌长着蹼,或许有几分像天鹅的模样,才把它称为塘鹅。   据说塘鹅亦属一夫一妻制的鸟类,一生恩爱厮守,一年只产一枚卵,夫妻轮流孵化,小生命四十多天后就会破壳而出。雏鸟身为“独生子女”,但并不娇生惯养,在父母带领下,刻苦学捕食、练飞行,长到第十六周时就具备超强的飞行本领,离开父母去飞越塔斯曼海,“移民”到两千多公里外的澳大利亚。在澳洲生活几年待性成熟后,会秉承先辈的生存轨迹飞回奥克兰,到自己出生地来繁育下一代,过起“神仙眷侣”的美满生活。   塘鹅系世界上数量很少的一种鸟类,欣慰的是目前数量还在逐渐增多,这与澳新两国政府的精心保护是分不开的。爱鸟意识如今已成了人们精神文明的一项标志。据介绍,新西兰人素以爱鸟护鸟而著称,在全国三百万人口中,参加鸟类协会的会员就有三万多人。塘鹅有幸,可以自由迁徙于澳新两国,在它们的领地,既没有伤害,也没有杀戮,能尽情自由自在地繁衍生息。奥克兰鸟岛不仅是鸟类聚居的自然奇观,无疑还是世界鸟类保护的样板园地。   观罢塘鹅,夕阳将坠,落日余辉遍洒在鸟岛两旁的黑色沙滩上,黑沙中晶亮的颗粒被照映得闪闪发光;碧澄的海水一次又一次漫上黝黑的沙滩,细细的浪花,圈圈的水晕,幽雅别致,赏心悦目,真是一处难得一见的自然奇观。第四十六届戛纳电影节获金棕榈奖的电影《钢琴别恋》亦曾慕名在此拍摄,因而名声远扬。   这片黑沙滩人称穆里怀沙滩,约六十公里长,沙子黝黑、纯净、细腻,据说全为铁矿沙,是新西兰得天独厚的现成铁矿。新西兰政府把它视为珍贵的世界自然遗产,是属于全体人民的宝贵财富,不允许任何机构或任何人开采,使黑沙滩得以永久留存。至于黑沙滩形成的原因,我听到有此一说:在远古海底火山爆发时,海底的铁矿石泥层被翻出,与海边的泥土粘合为一体,后来在海水和风力的常年作用下,才逐渐形成如此纯净绵长的黑沙滩。   徜徉沙滩,凭海临风,不由心旷神怡。海边游人不多,只有四五个穿着比基尼的靓女,体态丰盈,旁若无人地仰卧在黑沙上,她们白皙的肤色与乌黑的沙子形成强烈的反差,白得发光,黑得发亮,这应该也算得上黑沙滩上的一抹美色。我的同伴被美景所感染,高高地扬起彩色丝巾,任其在徐徐海风中飘荡,她们欢快地奔跑着,跳跃着,在异国柔美的黑沙滩上,留下一串串深深浅浅的脚印。   鸟岛,塘鹅的家园,人类的净土,愿你别后如初! 郑州市治癫痫病首选医院武汉治癫痫病手术武汉看儿童羊角风医院癫痫病治疗哪个医院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