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理论 > 文章内容页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文学理论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起床时间从未知变成了早上七点,睡觉时间也从凌晨变成了十二点以前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不再到哪都坐出租车,开始了豆浆早点赶公交的生活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随着工作,脸上的稚气也开始慢慢退去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从喜欢胡乱花钱到不再乱买东西,开始计算除去生活费还够不够交房租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不再伸手向父母要钱而是想着存钱给爸妈买点礼物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见到亲戚,他们不再问你考试考了多少分,更多的是问在哪工作、一个月工资多少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讨论的话题不再是哪个漂亮姑娘和网络游戏更多的是汽车、房子、某某结婚了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偶尔感叹生活的不如意起床后依旧给自己一副笑脸,告诉自己一定要快乐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渐渐地不再出入酒吧、KTV、人多热闹的地方,进而喜欢上了安静、平淡、健康的生活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不再有做不完的作业,多出的是那处理不完的文件资料和老板的絮絮叨叨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上了QQ不是隐身就是改成忙碌,看见熟悉的人在线想说点什么纠结到最后什么也没说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寂寞的时候打开空间和微信刷新一遍又一遍,看看谁更新的说说、谁更新了日志、谁又上传了照片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偶尔会牵挂一个人,想着她那模糊的身影,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拿出电话拨出号码却又始终没打,即使通了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心中多了一个可以令自己坚持走下去的方向,一个实实在在的梦想,不再轻易流泪、遇到一点挫折就选择放弃

  我今年二十三四岁

  泛白的回忆,那曾近错过的人、做过的错事、走过的弯路,有的人放下了有的人依旧坚持,向着远方、向着未来我们不断地奔波,那路灯下拖着疲惫的身躯像是被抽空了血液,于是我们开始渴望,渴望能有一个人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鼓励、一起分担、睡觉之前可以互相说一声晚安。

拉萨治理癫痫的专科医院北京那家看癫痫好辽宁权威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