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年味_2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散文随笔
年味,在各种人群中有不同形式的载体,你是城市白领,你想的就是有一场放松,和现时同仁、旧时同学酣畅一场,既是在故人里收拾些昔日的情谊,也是在同仁的扶持里和着一杯酒下肚,为了后期联谊更上一层楼;你若是打工一族,必是归心似箭,扒火车登地铁,以跋涉回乡之路为己任;再者,多数各色人等均以旅游出行为潇洒走一回。我想,那酒桌、那地铁抑或那风景是否就是他们的载体。   不少人也许忘记了,承载真正年味的,其实还是一家人在一起,相互需要,相互陪伴的温情。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你在大雪纷飞的时候出现在家门口,拍着满身的雪花,被家人一把拉进屋里,团在一起,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这或许是年的滋味。   现在,看着商场里的大红灯笼早早就挂起来,听着促销的喇叭一遍又一遍,年味被提交后载在采购车里,形色匆匆。这年味,到底是什么味儿呢?儿时的年味,是看着挂在墙上的那一本厚厚的日历,每天不断地撕,就盼望着赶快地撕完,撕一张少一张,眼瞅着年越来越近。父亲换了一本挂历,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听姑奶奶说,旧时家乡过年,首先是办年货。那可是种类繁多,猪、牛、羊肉;鸡、鸭、鱼肉、多种多样,制作方法有蒸、炸、焖、炖等等,各种烹饪方法做出的菜品,从外形到口感都不一样。那可是色香味形俱全,酸甜咸辣总汇。总之,过年食物充足,储存丰富。日子火红,时光美好,过着幸福的生活。姑奶奶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一所教会中学的校长,那天一面绣着花,一面和我聊起的,(那年她已经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家里有很多亩地的果园,有梨树、枣树、栗子树,果子收得再多,也从来不卖。快要到年根,就吩咐家里的下人用担子挑着往工人家里送,那些漂亮的花灯都是家里人自己扎的。过年要“祭灶”,拜灶王爷。这是在中国影响很大,流传极广的习俗。人们称这尊神为“司命菩萨”或“司命灶君”,把他写在红纸上,两旁贴着“上天奏好事,下界保平安”的对联,以报佑全家老少平安、健康、如意。拜完“灶王爷”后,就祭“福德正神”,也就是“土地爷”。要点上蜡烛,插上香,摆满一桌的菜肴,恭请“土地爷”到来。让“土地爷”吃饱喝足,保佑新年风调雨顺,让粮食丰收,家畜兴旺,免灾免难,保佑一家人工作顺利,家庭美满。中午,是“祭祖”的时候,宗族的长辈聚集一起,把家里的美味佳肴、美酒佳酿奉上,摆满若干“八仙桌”。酒菜形形色色,丰富多味,包括各种各样的水果。由于人多户杂,祭祖的时间一般较长。人们放鞭炮放烟花,烧金纸银纸,合掌叩头,礼拜祖先。人们聚在一起,互道恭喜发财,讨个口彩。真是热热闹闹,欢欢喜喜。一派过年的喜庆、团聚和节日的吉祥。晚饭,也就是年夜饭。这是最后的晚餐,一年中最重要的一次会餐。家家户户都摆上了丰盛的饭菜,放上了好酒。大家可以尽情地大口吃肉,放肆地大碗喝酒,喝着上好的白酒或自酿的葡萄美酒。以吃吃喝喝的形式,全家人聚在一块,喜气洋洋,一起庆祝过年,一起共度一年一次的好日子,一起欢颜笑语,预祝来年过得更好,日子更加丰裕。也许那就是姑奶奶说的旧时的年味。   年味是嗅觉,是满屋飘着珍馐佳肴的油香味,是爆竹的火药味,也是姐姐头上洗发水的味,年味是视觉,是那本新挂历,是走亲访友的高朋满座,也是那高高挂着的大红灯笼、门上的对联、和窗子上的窗花。年味更是感觉,你感觉到一下子大家都联络了,感觉请柬多了,父母的唠叨多了,逼婚的逼嫁的话听得耳朵长茧了。   解放初期,我的童年是由家乡那个大宅院变成了市府大院,过的是住机关、吃食堂的集体生活,尽管市府大院是我童年的伊甸园,可是父亲在第三伙房就餐,做老师的母亲带着姐姐和我在第六伙房吃饭。就凭这点,可想而知,我对家庭的温暖是感受肤浅的,一直还为母亲抱不平。记忆中,只有一次,父亲带着我一个人去参加他的新年聚会,只听到他的同事们说,哟,这是你大公子啊,今后一定会有大出息,我就十分反感。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想着母亲和两个姐姐是怎么过年的,在第六伙房,就算菜肴也丰富,气氛也热闹,哪有一家人聚在一起更温馨?从那时就对过年有种莫名排斥。   长大后,自己也成了家,有了孩子。就想着,过年要有个过年的样子,妻子是比较传统,懂得些民风民俗,也会做些家乡的菜肴,尤其是香菜,就是在秋后,大家在腌菜的时候,不是简单地拿整颗的白菜去腌,而是要选出菜心,洗净晾干后,切成一寸来长,两三分宽的条状,再晾晒一个太阳,疲软后,开始腌制,用精盐搓揉后一层一层地往坛子里码放,每码一层就撒上适量的五香粉,蒜泥,直到封顶,将其密封。到过年的时候,取出来,一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年味在许多大鱼大肉之后,大块朵颐、油腻膏脂之中,居然还有这么一道精致美味可口的细菜。这年味原来也是可以做到如此精细的。   孩子要放鞭炮,我额外买了些烟花,过年的那几天,孩子在院子里开心地放着烟花爆竹,既害怕又喜欢,看着那无穷变化的烟花,像个大望花筒,这就是孩子的年味,他恪守每天燃放的数量,也不多放,也许知道凡事皆有度,也许留着热情慢慢地释放,我以为,其实这就像是一种仪式感,入学了、毕业了、成人了、结婚了,人的一生有多少仪式须得遵守,这过年一样得有个仪式须得遵守的。很多的仪式是你告别过去,接受未来的仪式,过年就是迎新辞旧的仪式。   有人说现在的年味不浓了,因为物资极大的丰富,平时要吃什么都不是什么事,有钱天天年,玩也不成问题,说走就走的一场旅行也是很多人的不用费劲的事情,游乐场所,嘉年华里的摩天轮,过山车,甚至是登山、蹦极,什么时候想玩都行,吃喝玩乐排满了全年的节假日,过年还有什么味道?于是有人就说了,辛苦一年赶回家,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可是就那几天,老板还等着你回去上班,为了生计你也不想耽误。菜场一过了初一就开门卖菜了,现在的市场不是在商家而在消费者手里,你不买他还急着卖,那些卖菜的大多数在我们附近小区买了房,有了南京市绿卡,他们也没有过年的概念,年的味道渐渐淡忘。即便想着回家过年,也没有过去的年味,只是走程序而已,回家过年已经变成了假装过年。   刚接到信息,在自己家的那个群里,亲家是前天才从西班牙回到杭州的家,隔天又飞到日本去看望女儿女婿,夜里到家,休息一天昨天又新春三日行、出门去草津温泉旅游了。也许这过年的味道,就伴着自驾游那浓郁的汽油味和雪花的清凉吧。年味真的没有载体,也没有固定的模式,只是对这种千百年沿袭下来的民俗的一种仪式感和敬畏之心,代代相传。 不同时期癫痫症状不同北京治疗癫痫需要花多少钱黑龙江治癫痫病去哪个医院最好鄂州哪家医院治癫痫最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