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十年啊!未婚妻你还是不能与我相认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散文随笔

  十年啊!未婚妻你还是不能与我相认

  陈长站

  傍晚时分,35岁的阿明,穿着笔挺西装,心事重重地走进了这家弥漫着各式花香的小小花店。

  一位身材修长、披着拉直发的美女店主正在门口修剪花篮,看见阿明亲切地招呼着“欢迎光临!”。阿明一面客气地微微点点头,一面走到店内观赏者各种花卉,开口对老板娘说:“麻烦给我包一束百合,谢谢。”

  “好的,请稍候。”老板娘微笑着说。接着便开始熟练地将手抓在花梗尾端,慢慢的以逆时针的方向把花排列整齐。阿明一直带着笑容看着老板娘包花的动作,似乎对这样的景像感到相当欢喜。

  过了没多久,老板娘便将一束百合花捧到阿明的面前。“请拿好!”“谢谢。”阿明捧过鲜花,却没有迈出脚步,而是对老板娘说:“我能讨杯水喝吗?”老板娘微笑着让阿明坐下,一边倒水一边说:“觉得我们这家店怎么样?”“很不错!心旷神怡。”“我自己也很喜欢,虽然生意不太好,我和我先生却还是舍不得把它关掉。”“嗯……”阿明好似有所同感地点了点头,又喝了一口白开水。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空荡荡的店里只剩下舒缓的轻音乐。这时阿明忽然开了口,打破了这短暂的宁静。“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什么问题?”老板娘好奇地问。“这该怎么说好呢?”阿明抓着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你可以先听个故事吗?”老板娘点点头,示意阿明继续说下去。

  “我以前有个很好的女朋友,我们已经到了要谈婚论嫁的地步。我和她之间的感情发展得相当平凡,并不是什么经过大风大浪、轰轰烈烈般的爱情。但我从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知道她是我一直期待着的女孩。更令我高兴的是她也回应了我的示爱,接受了我。这一切顺利的让我整个人陶醉于幸福和喜悦之中,只不过……”“只不过?发生了什么事吗?”老板娘打断了男人的话。男人脸色沉了下来,略微停顿了一下后,开口说下去:“只不过我忘了幸福的背后,往往藏匿着最可怕的恶魔。就在我约她父母一起吃饭,准备与她订婚的那一天,她……她父母却在赴约的途中遭遇车祸双双殒命……”“啊!”老板娘惊讶地叫出了声。

  “都怪我!本来她说再等一等见她父母的,可是我非要坚持那一天!”阿明用力地打着桌子,杯子中的水因剧烈的震动而溢了出来,他的脸上充满了痛苦和自责。“那你们订婚了吗?”老板娘一面擦拭着溢出来的水一面说。

  “没!没有了!我当时很内疚,想用一生的情感去安抚她,可是她却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击碎了,她开始喝酒、吸烟、甚至有自杀的想法,为了赶走我,她甚至和她曾经最讨厌的男人在我面前搂搂抱抱!”阿明说话的语调十分平静,但从他的表情上看得出,此时他是多么的难过与震惊。“这样自暴自弃!那她后来怎么样?”老板娘睁大了眼睛,紧张地看着阿明。“她开煤气自杀过一次,幸运的是发现得早,送到医院救了过来,但脑部因严重缺氧而呈现昏迷状态,差点成为植物人。”

  “那她后来醒过来了吗?”“是的,她醒了!但当我得知她醒了的消息,高兴地要去看她时,却被她哥哥给拦在了医院门外。”

  “为什么?她哥哥为什么不让你去看她?”“他哥哥告诉我,她失去了记忆,失去了认识我的记忆,医生说这是选择性失忆症,当人在遭遇极大的打击时,会逃避性地藏起一些记忆。她哥哥求我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认为让她就这样忘了之前的一切对她比较好,怕我要是去见她或许会让她回想起来过去发生的事情,到时她可能又会陷入昏迷,甚至又跑去自杀。如果我是真的爱她,现在就不要去见她。为了她,也为了我们的以后,他哥哥要我忍耐一下。”

  “她哥哥这么说也是有道理,反正只是暂时嘛!等她情绪和身体都稳定了,你就又可以见她啦!”老板娘听了阿明的话后这样说。

  阿明对着老板娘微微笑了笑说:“你知道你说的暂时指的是多久吗?十年啊!你知道这样的日子有多难熬,这样想爱却又不能爱的心情有多痛苦!这十年里我偶尔有几次与她路上碰面,可是她依然把我当成陌生人,还是记不起我。”阿明用近乎咆哮的声音吼着。“虽然这样很痛苦,但你还是选择了这条路。”老板娘用可怜的眼神看着阿明。

  老板娘的眼神让阿明冷静了下来,点头说:“嗯!而且到今天就满十年了!”

  “哦!真的吗?那真是恭喜了,你努力撑了十年,到今天终于可以去找她哥哥与她相认了!”老板娘开心地说。“是这样的,没错!但是等到这一天,我反倒很害怕。十年了,我的心意是没有改变,但是她呢?如果我跟她说了以前的事,她还是想不起我那怎么办?或者是她已经结婚了?这就是我想请教你的问题!”阿明似乎略带紧张地看着眼前年轻的女店主,静静地等待着她的答复。

  “嗯……”老板娘用手托着头,脸色凝重地想着阿明所提的问题。“我想既然你这么爱那个女孩,她记不记得你其实并不重要,最多是重新开始而已,再重新追求她一次,再重新谈一次恋爱,其实也很不错吧!而且就算有了男朋友了也没关系啊!把她从他手中抢过来不就行了吗!”老板娘笑着说。“但是!”她忽然将表情严肃了起来,“但是如果她已经结婚了的话,那你就放弃吧!我们结婚的人啊,是最痛恨有人破坏别人家庭了!”“是吗?”阿明低着头冷漠地说。“没错!所以你可千万别做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人哦!”

  叮呤!挂在门上的铃铛又响了起来,走进来一对年轻情侣,老板娘站起身,忙着招呼这对新来的客人。“对了!”老板娘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着阿明。“你为什么会问我这些啊!我和你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而已啊!”她好奇问。“是……是因为那个女孩曾说过,我们婚后她会和我一起开一家像你这样的花店吧!”

  “哦!原来是这样啊!”老板娘说。“嗯!只是这样而已!只是……”男人不停地重复着同样一句话,就好像在借此告诉自己什么似的。

  轻音乐停了下来,整个屋子里只剩下一对青年情侣谈笑的声音。男人低着头偷偷地瞄着老板娘手上的结婚戒指,一滴温暖的眼泪悄悄地滑进了那杯早已冷却的白开水里。

对于原发性癫痫怎么治疗好继发性癫痫的病因有哪些安阳市癫痫病治疗最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