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看点】割草卖钱攒学费(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散文诗

1964年,我小学三年级的暑假,正想着暑假好好玩个痛快,父亲突然对我说:“秀娃,下学期开学你不要念书了吧,咱家四个孩子上学,学费和书本费太多了,爹爹已经承担不起了。”我撅起嘴巴,不高兴了。父亲继续说:“你已经学会了读书写字,还学会了查字典,也算扫盲班结束了,以后想学习,在家自己学,不会的字查字典。这样也可以达到扫盲班毕业的水平了。”

听了这话,我的眼泪顿时涌出了眼眶,二话没说从家里跑了出来。跑出胡同口正好碰上我们班的李海,他正在和哥哥一起推着自行车,车上驮着一捆青草。我问:“你拔这么多草干啥?”他说:“卖钱啊!桥东的马车社收购,一分钱一斤,我这些草能卖5角钱呢!”一瞬间,我灵感来了:明天我也去拔草卖钱,这样学费和书本费不就有指望了吗?我自己拔草卖钱挣学费,爸爸没什么话说了吧?

第二天,我和李海兄弟去郊区拔草。李海说:“我们拔草是有根的,马车社不要带根的,需要用旧菜刀剁掉草根。”于是我那天拔了很大一捆草,剁掉根一称,只有80斤,卖了8角钱。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晚上,我把在手心儿里攥了很久的8角钱递给父亲,并对他说了拔草卖钱的经过。父亲很高兴,他说:“咱家有两把旧镰刀,我把它们磨一磨,明天我教会你使用镰刀割草,这样就不用费劲剁草根了。”

说干就干,父亲当晚就磨好镰刀,第二天是个星期天,一大早父亲就用自行车带着我来到郊外的草地里,父亲教给我用左手抓住草,用右手握住镰刀,用力一割,草就断了。我学着父亲的样子尝试几次,就学会了割草。

父亲的腰弯得很低,他几乎是贴着地皮把草割下来,无论是菅草,还是狗尾巴草,在父亲的手里都很温顺地排在一起,父亲把青草整理好,用麻绳捆绑在一起。看上去不大的一捆儿,掂一下份量很重。父亲说:“要把草扎紧一点儿,这样不容易散,也有份量。”

父亲看看我捆的草,很虚的一堆,用手一提就散了。他笑了,说:“不行啊,干活也需要学习。”于是手把手地教给我如何把青草整理成捆儿,如何用麻绳把它们扎紧。父亲说:“在农村,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应该学会这些基本的劳动技能,你们在城里住久了,都成了小姐少爷了。以后,你每天来郊区割草吧,既能卖钱,又是个锻炼。”

于是那个暑假,我就每天割草卖钱,晚上抽空写作业。到开学的那一天,我和爸爸一共挣了38.29元。父亲说:“真不少啊!相当于一个二级工了!”从那以后,我每个暑假都会找活儿干。多年以后父亲还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秀娃从小是吃苦长大的。这孩子无论走到哪里,遇到什么困难,我都放心,她一定会克服困难取得胜利的。”我则感激生活给了我劳动的技能和劳动智慧,使我成长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若干年后,我这种善于使用镰刀的技能,在兵团割草的时候派上了用场。1972年秋天,我在兵团参加劳动,任务是为牛羊准备越冬的干草,我们的具体工作就是用镰刀割草,由于我小时候割过草,会使用镰刀,在割草比赛中我获得了第一名,数量第一质量也第一。气得那些爷们都说:“张凤英是个假小子,干活顶个爷们,谁能和她比呀?”是的,正因为我这种不服输的爷们性格和劳动技能,我在连队干活的时候,总是勇于挑重担子。才屡次受到团部的通令嘉奖。这也促成了我很快地被推荐参加高考,考上大学离开了那个我们同龄人都想逃离的地方……

在割草的时候,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是青草被割掉以后那种青草芽的特殊味道,每当闻见这种味道,我就会想起兵团,草原,蓝天,白云……昨天小区物业在修剪草坪,用割草机割草,弄得满小区都是青草的香味,我不由想到了自己的青年时代,于是写成了这篇小散文。至今我还对青草有着特殊的好感,我能认出他们的草令,我能叫出他们的名字,知道羊儿喜欢吃什么草,兔子喜欢吃什么草,牛儿喜欢吃什么草。这些都是生活给予我的沉淀。有时候我想:“我用当年割草的时间多读书,多学习该有什么结果呢?可惜我们家太穷了,我把人家用于学习和读书的时间都用来为生存而奔波了。可是我不后悔,如果让我选择来生的父母和家庭,我还会选择我这辈子的父母,家庭,兄弟姊妹,甚至是老公。这辈子我知足了。”

人生就好像这青草一样,一辈子就是一个过程,是否完美,只要自己满意就行了。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有什么不好呢?我看挺好的。

长期服用苯巴比妥会对身体造成哪些危害西安那个癫痫医院好邢台治疗癫痫的好医院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