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江南】济南的秋(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感文字

秋,在北方的天空悄然升高,亲吻了月光的清凉,透彻了世界的晶莹。层层红红的枫叶尽染了了浓郁的深意,唯有那片片树叶的舞动,牵扯了一缕忧愁。当山峦翻滚了金色的浪,成熟的果实芬芳了一方,那一一耸立的脊梁,执着的等待心仪春儿的回乡。在每一个孤独的清晨,她总会抚慰着每颗心灵,柔软而不可触摸的深处……

一阵阵的北风吹过,寒意袭来,一枚枚飘起飘落的树叶,那一行行南飞的燕雀,这才让人们似乎醒过神来——秋来了!北方的秋,虽没有南方火一样的奔放,甚至还有一份凄凉。但是北方的秋,让人感受最多的是母亲的温馨。

济南的秋,也许更美丽,让人更难忘。我虽然在济南也小住过数月,却没有老舍先生留恋的更执着。读过《济南的冬天》《济南的秋天》,会使人更加热爱济南,既会不舍离去,也会不忍去用力的触碰。她不仅是老先生多年依恋的情人,也会让更多人沉醉痴迷。

第一次触碰济南,那是84年的深秋。那时,对于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孩子,县城已是一个很大的地方。省城济南,是我向往又害怕的地方。省城这么大,一定有很多很多的人,看到我这样的人,还不像看稀奇物件似的。到了济南后,济南真的好大,到处都是高楼大厦,人也那么多……幸好没有人注意我,忐忑的心,慢慢放下了。数年后,当我在飞机上俯视济南时,就觉得济南没有想象的那么大,甚至还感觉济南很小,小得很精巧、很秀气。东、西、南三面都被郁郁葱葱的山峦环绕,唯独北面的黄河,似一根黄绿色的丝带,弯曲的伸展开,更像是一位多情的少妇侧卧在山水间。

来没来齐鲁旅游的人,都知道山东的“一山一水一圣人”!很容易的把“八仙过海”的蓬莱忽略。秀美清澈的大明湖,是济南的心境,跳跃喷涌的泉水,是济南生生不息的心灵脉波,郁郁葱葱的千佛山,就是济南昂起的头颅。

98年,有个特殊的原因,我再次来济南了。那个秋天,我带着她去了趵突泉。读,千年古树的记忆,看,泉水红鱼的灵性,赏,易安居士的忧伤和胸怀,品,清逸甘甜的香茗。我醉了,也伤了,自己在雨中离开了济南。

2012年,我又一次来济南了,应导演李凝的邀请,排练肢体戏剧《蜕植》。为了感受《蜕植》的深意和内涵,按艺术术语说:“接地气”,在南部山区的山村里排练。一住就是三个月,一月的夏,两个月的秋。山村的夏,有超出想象的热烈。白天是一种炽热的烘烤,可到了夜里,那种清冷比平原的秋凉,还要寒得多。也许是因为昼夜温差大,山里的水果特别的香甜。

我们排练的村子,叫“大涧沟”,一个上万人的大山村。不仅村里有交易的集市,还是27路公交车的站点。村里的楼房院落,都是倚山势而建,错落有致,高低各异……。房东的院落在村中偏北,我们租赁了房东的二楼排练,面积有130多平,很宽敞,排练很方便。

我们一起排练的,除了李凝和我,就是几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有安斌、怀显、张岩等。现在年轻人的日常生活用品,都是父母给准备好的,他们很少会照顾人做家务的,更不会炒菜烧饭了。我,上下楼不方便,就很少下楼,这可辛苦了安斌、怀显他们。还别说,安斌他们的烧的饭菜越来越好,色香味俱全。现在的大学生,思想新颖,意识超前,让我感到自己落伍了,像秋天的叶子一样,发黄了……开始我们几个一起排练,后来《蜕植》这部戏,定下有安斌、李凝和我三人演出。李凝回家别人离开的时候,只有我和安斌驻守,这样一来,安斌累了——拍戏、做饭,还要照顾我。

山里的天气,就像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掠过一缕凉风,就会下一阵起雨来。可山里人的淳朴和善良,一直温暖着人,房东大婶就是一位这样可亲的山里人。她不仅任我们去她家的桃林里随意采摘,还把她买的新鲜水果送给我们吃。安斌他们不在的时候,老人就把饭送上楼来。我们进京演出时,老人拉住我的手说:“自己身体不好处处小心,演出完了,早点回家和哥哥团聚,毕竟出来这么久了……”“嗯嗯……”我激动得连“谢谢”也没说出来,车子就带我离开了这个山村。

在北京演出时,听朋友说,瓷娃娃身体的脆弱,是骨骼的骨密度不够。舞台演出对于瓷娃娃来说危险性很大,为了不出差错,我决定去济南购买骨密度的药物辅助。10月16日,我又来济南了。在山东省立医院,多亏了山东瓷娃娃协会负责人张晓黎的接待和帮助。我原想去济南买药,没有什么麻烦的,所以也没带轮椅去。不想这是稀有的处方药,需要排队:挂号看病、才开方拿药。瘦弱的晓黎先给我推来了轮椅,接着跑前跑后的两个多小时才买到了药品。中午,还是她掏钱请客,我说谢谢时,她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没什么”。如果说我遇到的好人多,不如说济南的好人多!

济南车站,也是我秋收最多的地方。这次来济南买药,我慢慢走下长途车,因为没有携带轮椅,先就近找个地方坐下来,等人接站。坐下来不久,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我疑惑的回头看时,见一位中年妇女正轻身离开,回头看我一眼,用手指指我的身旁,转身匆匆离开了。这才发现身边放了三元钱。回过神来的我,想急忙拦下她,可早已没了踪影。这时的尴尬,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的。我偷偷看了一下,没人注意,迅速的把那钱塞进了口袋里。可是,我再也不敢坐在那里了。慢慢的站起来,拄着拐杖走出了汽车站。

还有一次,去火车站乘车。我摇轮椅时,一人是不好打车,就从汽车站摇轮椅去火车站。虽然只有两三公里的路程,一路摇到了火车站,我已经是很累了。火车站前有两道小障碍,我经过多次的努力和尝试,那两道障碍始终无法逾越。就在我准备下轮椅推过时,忽然觉得轮椅一轻,障碍很轻松的跨越了。回身抬头看,见是两位年轻的姑娘推着轮椅。我怕女孩忙着做事赶路,忙说:“姑娘,这样可以了,你们去忙吧。”“没事儿……”女孩没有太多解释,直接把我推进了站口。她们又和站口的工作人员说了几句,把我送进了候车大厅,还没等我说声谢谢,就匆匆挥手离开了。在去上海的一路上,心被姑娘们的善举温暖着……

济南秋天的山泉,如诗如画,济南秋天的荷韵,有情有色。我,虽没有品尽泉城灵性的秀雅,更没有悟尽舜耕仁孝的大义。但是受尽了济南秋天的温馨与和美。济南的秋深深的打动了我,更丰富了我,温暖了我。济南的秋,足以让我感动一生!牢记一生!

西安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在哪癫痫病人突然口吐白沫怎么办眼睛上翻、身体抽动是癫痫的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