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山娃娃趣事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文字
摘要:童年是只是人生不起眼的一个过程,童年的许多事情,或隐或现,终将永远留在记忆中。童年总是快乐的,无论过去多少贫穷,这与童年的快乐没太多的联系,大山里的孩子,自会有自己的快乐童年,这些都是我脑海里,也是每天怀念的。尊重自然,保护环境是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我们看到的现实是值得深思的。如果哪一天,农村的孩子们又能到水田里捉泥鳅,抓黄鳝,那些水库里又是满满的水养着鱼,那肯定是一件开心的事。 在无数个夜晚,童年深刻的记忆悄然映入脑海,熟悉的一幕幕在脑海中巡回放映。那些散落在童年的光阴,历历在目,现在拾起,依旧是那么温馨。我的童年是那么的简单,那么的有趣,又是那么的难忘。我是来自大山里的孩子,一推开门就能见山,路无三尺平,抬头见树林,低头见鸡鸭,天亮听鸡啼,傍晚闻犬吠,那是一个小山村既诗情又有画意的全景。   山村的孩子们很会玩,那玩物都是现存的,不同的季节会有不同的玩法。那是城里人根本想不到,也是玩不着的。那种玩才叫有意思,才叫有意思的玩。难忘的童年,会在岁月中沉淀,变得愈加深厚。   美好的童年时光,那些熟悉的影像,在几十年后的今天,依然会让人热泪盈眶。还记得那时候过家家,这大概是许多孩子玩过的,只是我们玩的过家家有模有样,来得更真实,更有看头。过家家的孩子会是一群,一群孩子里肯定需要有一个孩子王,孩子王大多是“历史”形成的,一旦形成后,这个孩子王就会得到其他孩子的信任,而孩子王本人也会主动“挑起”重担。我们小时候的玩过家家,至少也得有五、六个人,每个人会有不同的角色,不同的事情。角色清楚,先是安排谁做爸爸,谁做妈妈,爸爸妈妈定下来,就按照年纪大小分哥哥弟弟、姐姐妹妹,分工明确。   小时候过家家还是很有内容的,房子、灶台、锅碗筷盆,样样不能少,孩子们要分工搭房子,搭灶台,拾柴火,“采购”粮食,准备锅碗筷盆等等。都会有人做,年龄小的孩子是不用做事的。搭房子可以捡些小木棍,大点的木棍直接插地上作为柱子,小的就放在柱子上面作为梁,上面盖些草,房子就搭成了。灶台也方便,拿个小锄头在地上挖出一个不太深的沟,在沟的上面放上捡来的破盆什么的,灶台就有了。锅碗盆一般也是捡来的破旧品,筷子可以就地取材,弄些小木棍即可。过家家用的粮食一般是就地采的野菜。我们小时,玩过家家的所有用品是不会从家里拿的,只会有个别逃气的孩子才会从家里拿有用的东西出来玩,既是这样,也会被孩子王骂的。过家家,从搭房子、起灶台、拾柴火、准备粮食、煮饭炒菜,最后孩子们开心地围在一起吃饭,整个过程才结束,最少也得一两个小时,过家家后,会把用过的物品整理好放在那间搭好的房子里,以方便第二次玩。   对于出生在农村的我,捕鱼捉泥鳅,是最喜欢,也是最有趣,最有成就感的。山区水库多,水库里大多是养鱼的。到了夏天,许多水库会放水,放水的时候会有许多小鱼冲出来,孩子们知道哪个水库放水,就会到哪个放水的下游去抓鱼。   在农村,水库放水一般是为了灌溉,或者是因为雨天多,水库容不下。水库一放水,库下的水沟里,水田里,肯定是有鱼的。水库放水冲出来的,一般是小鲫鱼,在水沟里的会容易抓到,水田里因为面积大,抓到就不太容易,有些孩子为了抓到那一条小鱼,弄得全身泥巴,但也是开心,只是回家少不了一顿骂。抓泥鳅就不一样了,先前的农村,环境才叫完整。记忆中,家门口所有农田都会有泥鳅。可以说是有水的地方就会有泥鳅。抓泥鳅是农村孩子们最喜欢玩的事情。我也是这样,抓来的泥鳅一般都是给父亲下酒的。抓泥鳅需要智慧。泥鳅喜欢活水,水沟里的泥鳅总是向着来水的方向会多一些,今天抓了,过几天又会有。泥鳅大多是钻在泥里的。小时候抓泥鳅很有办法,先是把一段泥沟两头堆成小坝,再把里面的水弄干,泥鳅一旦没有水,行动就变得很慢,抓起来很容易。水弄干后,就把那些泥巴一块一块用手翻起来,泥巴翻起来后,泥鳅就会跳出来。我们一般会选择烂泥巴稍深一点地方,那种地方泥鳅多而且个儿大。抓住一条大的泥鳅那会高兴得叫起来。有时候,费不上多少工夫,会抓到很多。那个时候,因为泥鳅太多,只有大一点的泥鳅,会煮着作为菜肴,大多是成为鸭子的美餐。   抓黄鳝,就更有意思了。老家山区位于高山深处,因为季节冷,水田只种一季水稻,到了五、六月份,水田泥巴大块大块地被翻过来,到了晚上,因为天气热,那些黄鳝就会从泥里面钻到外面来透气,我们就是在夜间抓黄鳝。抓黄鳝需要有专门的工具,工具都是自己做,用三根毛竹片,大约两尺长,一头是光滑的,用来抓手的,另一头竹片做成锯齿状,是用来钳黄鳝的。三根竹片做好后,一组是两片,另一组是单片,锯齿相对,把单片的夹在两片中间,三根竹片的中间用铁钉固定,合拢时成为1字状,打开时成为X状。夜间抓黄鳝最重要的照明材料,那个时候家里有个手电筒恐怕是最高档的家用电器了,就是有,一般也是两节电池的那种,亮度不高。夜间抓黄鳝需要有足够的光线。我们一般是用山里找来的已经死了的松树,因为死去的那种松树一般松油多,容易燃烧。我们把松树弄成小块的,用铁丝做一个斗,到了夜间,把点燃的松树放在铁丝斗里,那样烧起来就会很亮。夜间的黄鳝只要不直接碰到它,是不太会跑的。我们会是两个人一组,一个人拿着工具钳黄鳝,另一个人负责照明,事情就解决了。有时候,一个晚上会有十几斤,抓三五斤是不需用多长时间的,吃黄鳝的人比较多一些,大一点的也有人拿出去卖。   童年时期比较贪玩,到了冬天,遇上下雪便是最适合捉麻雀。鲁迅先生的《从三味书屋到百草园》,就说过这件事,那说的就是我们小时候玩的事情。那个时候,家乡的冬天是必下雪的,有些年份会下雪成灾。在冬天里,那些麻雀,因为雪天时间长,会找不到食物,总是到房前屋后飞来飞去。我们就找一处平坦一些的雪地,用一枝短棒支起一面大的竹筛来,竹筛下面撒些秕谷,棒上系一条长绳,人远远地牵着,麻雀就会来啄食,当麻雀走到竹筛底下的时候,将绳子一拉,便罩住麻雀了。捉麻雀,最重要的是需要耐心,性子太急,来不及等到麻雀走到中间去就拉绳子,麻雀就不太会被抓住。捉麻雀稍会困难些,但因为冬天,大家闲着没事,只是好玩,有时,也会有大人们一起玩。   难忘的童年,对于一个来自农村的孩子来说,那是最为珍贵的记忆。往事如昨,浸染在童年时光上的旖旎,成了一辈子的追忆。几十年后,回到家乡,想起童年经常做的这些事,不禁感慨良多。现在的孩子们没得这些玩法了,捉泥鳅,抓黄鳝更是成为历史。随着时代的变迁,现在的化肥农药,还有锄草用药水,自然环境完全被破坏,根本见不到泥鳅黄鳝,许多水库也没有了鱼,山林里麻雀也是少得可怜,这让我们更加怀念自己美好的童年。那些藏在深处的童年记忆,值得我们穷极一生去怀念,细细回味。 马鞍山哪里有治疗癫痫的医院湖北癫痫到哪里治疗武汉哪儿治羊羔疯效果好哈尔滨癫痫病什么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