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秦风秦韵 > 文章内容页

【轻舞 】听老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秦风秦韵
老妈常说自己命苦。   从她记事起,家里总是吃了上顿没下顿,衣服也总是拣姐姐穿过的。一件衣服,缝缝补补要穿好几年。春天和秋天穿着是夹袄,冬天里面塞点破烂棉絮就是棉袄了。有一次,她和弟弟看到别人家吃皮冻,觉得很稀罕,也吵着想吃。可是家里连饭都吃不饱啊,哪里有钱买肉皮来熬皮冻呢!于是,她二姐就想了个办法--把盐水撒到玉米碴粥的米汤里,待冷却凝成一大块后,切成小方块儿让她和弟弟当成皮冻吃。“那米汤皮冻吃到嘴里又凉又滑,也挺香的呢!”每当说到这里,老妈就会露出孩子一样的纯真笑容。   她七岁那年就失去了母亲。就在母亲去世后的第二天,还没来得及下葬的时候,嗷嗷待哺的小弟弟也随着母亲去了。家里一下子失去了两口人,她父亲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一下子就病倒了!眼看着未及不惑之年的儿媳妇和一岁多的小孙子相继撒手人寰,眼看着正值壮年的儿子突然病倒,她的年近花甲的爷爷急火攻心,双眼什么也看不清了……   母亲这一走,撇下了风雨飘摇的家,撇下了当时十一岁的二姐、七岁的她和五岁的弟弟。就在这大祸从天降的时候,她的刚刚出嫁的大姐,为了帮父亲减轻点负担,就把哭哭啼啼的她,带到了自己那原本也不宽裕的家。从那时起,她经常的在大姐家住着,甚至连后来嫁人,都是从大姐家嫁出去的。   “唉!在不到两天的时间里,我妈没了,我小弟弟也没了,爸爸病了,爷爷失明了……你们说说,我的命咋这么苦啊?”   老妈常说自己命大。   在她刚刚出生时,病弱的母亲奶水不足,看着哭声渐渐微弱的她十分心疼。怕养不活这个小女儿,就跟她父亲商量决定把她送人。就在准备收养她的那户人家,带着小被子来抱她的时候,十岁的大姐哭着喊着阻拦着才留下了她……   十岁那年,一个夏天的下午,她拎着里面装着两只小鸡仔儿的柳条小筐,从大姐家回自己家。她家在山脚下,下了火车还得走六、七里小路,再过一条大河才能到家呢!   一路上,小鸡仔儿叽叽喳喳欢快的叫着。快到大河边的时候,天忽然阴了,不一会瓢泼大雨劈头盖脑的下了起来。她怕雨水淋湿了小鸡仔儿,赶紧脱下大姐给做的白底蓝花衫盖在小筐上。当时摆渡的船上没有人,也没有避雨的地方,她想早点回到对岸的家,就跳上了那只木船。没想到那船竟顺流而下,当时可把她吓懵了,紧紧闭着眼睛紧紧抓着小筐蜷缩在船尾。那船飘啊飘的忽然停了,她睁开眼睛一看,船竟然靠在对岸停下了!她艰难的爬下了船,紧紧地抓着小筐,转回头朝自己家的方向深一脚浅一脚的跑去。大老远的,父亲看见她,激动地喊了起来“三儿啊,你咋回来的?”她抱着父亲嚎啕大哭起来,哭的是两只小鸡仔儿全被大雨浇死啦……“还真有点后怕啊!那船若是一直飘下去,不定把我飘到哪里去了呢!我是不是命大?”   十六岁的母亲出落得十分美丽。那年秋天的一个早晨,刚下过雨。她姐夫的嫂子来了,说打算去几里地外的一个大屯子买药,她也正打算去买几个衣扣儿,于是就俩人结伴同行。嫂子先陪她买了扣子,她又去陪嫂子买药。走到那家药店门口,鞋上沾了很多泥,她们在外面蹭了蹭鞋底,迎着阳光走进店里。嫂子当时说了一句什么话,她轻轻的笑了,露出两个圆圆的酒窝。这一笑不打紧,竟引起了店里一个年轻人的注意。不久就有人上门提亲了,原来这英俊帅气的年轻人是药店掌柜的内弟,后来就成了我的父亲……   沈阳治疗小孩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哈尔滨治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好武汉中际癫痫医院治癫痫专业吗癫痫病的预防工作都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