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女生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柳岸•韵】秋夜,色正浓_1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女生悬疑
   一   中秋月夜,一年里最明亮的月光已把秋天分成了两半。   月是今夜明,夜从月圆凉。天上的云真正带了秋天的味道,没有了夏云的水分,秋天的云闲适而从容,自在地围着银盘一样的月亮飘游。   晚饭后,独自去人少的湿地公园散步,不用去留意迎面而来的恋人或挽手而行的老夫妻,自走自的路,饭后的闲暇,要的就是自在。路经的广场上,放音喇叭已经摆好,广场舞专用的舞曲正欢快地播放着,周边社区的大嫂、大妈们正随说随笑地赶来。   过道就是湿地公园,沿河边而建的甬路,专供游玩者步行,没有了机动车的喧嚣,进去就是一片悦耳的水鸟鸣叫声音。   河边的芦苇在明亮的月光下轻晃,穗头由青转白,“瑟瑟的芦花白了头,又一年的将去”,中秋来了,一年的时间就过去了大半,诗人用芦花的颜色去丈量时间的深浅,瑟瑟的芦花中就多了逝去时光的伤感。   夜钓者已经到位,夜钓专用头盔的探照灯射向水中,眼睛紧盯着荧光浮,就等鱼儿上钩了。草丛里,虫儿的鸣叫已日渐低落,由夏日的欢歌,变成了稍显凄婉的浅吟低唱。压抑中透着不甘的味道,却又能听出知天认命的平静,就像过了五十的人们,更愿在不慌忙的节奏里品咂生活的滋味,干什么事都不想太赶。   河边已经有了凉意,河里的水清凉了,收获的季节里,一切都沉住了气,不再急于成长,连水中的鱼也游得不慌不忙。远处的高楼,把自己满身的珠光宝气倒映在清亮的河水中。从远处飞来的野鸭子,一个猛子扎下去,搅乱了楼影的清梦,连水中的月亮也被弄碎。不过虚幻的东西最会破镜重圆,一会儿,水中月和楼的倒影又清晰了起来,那么容易复合,一点不记恨谁打碎了它们的宁静。      二   树影下的石凳,水边连廊下的连椅子上,恋人们依偎在一起低声呢喃,年轻的母亲正指着月亮给孩子讲嫦娥的故事,人和动植物们都舒展着身心,公园里一片静谧祥和。在自然的环境里打造出游玩休闲的方便,城市怀抱中的湿地公园,也带了天人合一的园林文化之美。   公园里种了不少柿子树和桃树,在公园的夜色里,看到这些果树,一下想起老家原来的果树园,想起十几岁的自己住在窝棚之中看果园的情景来。   果树刚实行了承包,我家分到了几十棵苹果、十几棵梨树,父亲拿着当命根子一样,透透地浇水、相面一样地剪枝,秋天摘果后头一年就比别人多卖了几千元。第二年开春,父亲又挑深坑给果树上足了肥,人勤地不懒的成效一入秋就看得出来,我家的果树挂果多、个头大,又一个丰收年在等着,对果园的看管也比别人更上心些。   放了学,吃完奶奶提前给下好的面条,我就要去看果树。没有春日的鲜艳,秋天用山楂的红、秋梨的黄给自己上妆。天高云淡,成群的燕子在湛蓝的天空聚集,这些追逐夏天的鸟儿,在空气里嗅着夏日阳光的余温,就要飞向南方去了。   夕阳西下,暮色四合,天空的颜色由蓝变黑。月光明亮,七星北移,金星耀眼,三十几年前的农村,天上的星星比现在要晶亮得多。梨子已经成熟,随时可以采摘;苹果略晚一些,也需要看园了。隔几十米就有一个窝棚,连摩托车也还不多的农村,夜的寂静之单纯就像夜的黑,在没有雾霾的秋夜里,均匀而扎实地充斥着田野。   已没有了蝉鸣,是虫声衬托了夜的寂静。到处都是虫声,以蛐蛐的声音最多,不过记忆里的秋虫鸣叫似乎并不悲切。夏日在远处河边的草丛里捉来的蝈蝈,被我放进自己用高粱秸削成的细条编织的笼子,挂在窝棚前的蚊帐杆上,切一小块梨放进去,就够它吃几天了。不过感受到凉凉的秋意,早晚已不再出声,蝈蝈只在中午天热的时候才会叫几声。      三   几十米外,一间低矮的砖房里,住了一位退休的历史教师,他瘸了一条腿,好在不太重,靠了拐杖还能轻松走路。到果园后,我就过去找他闲谈。   闲谈的内容很多,多是他说我听。他竟是黄埔军校的最后一期学生,随国民党参加平津战役被俘,参加了解放军,解放后专业到地方教书,文革期间挨批斗,被打折了一条腿。退休后老伴去世,图清净,自己就在果园里盖了一间房独自居住。   房间很小,常有几本书在床头,墙上挂着他自己创作的字画。他最佩服的人是方志敏,方志敏就义时,他在国民党部队,虽然是对头,但很多国民党人都敬佩方志敏。方志敏的意志、博识,他的牺牲精神和对祖国深沉的爱,深深震撼了他。他还能背诵方志敏《可爱的中国》中的文字,“到那时,中国的面貌将会被我们改造一新……到处都是活跃的创造,到处都是日新月异的进步,欢歌将代替了悲叹,笑脸将代替了哭脸,富裕将代替了贫穷,康健将代替了疾病,智慧将代替了愚昧,友爱将代替了仇恨,生之快乐将代替了死之忧伤,明媚的花园将代替了暗淡的荒地!这时,我们民族就可以无愧色的立在人类的面前,而生育我们的母亲,也会最美丽地装饰起来,与世界上各位母亲平等的携手了。”   他有些激动,连声音都发了颤,“现在好了,国家正朝方志敏盼望的方向发展。”   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敞开心胸,向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诉说自己对英雄的崇拜,对美好世界的向往。是在说方志敏的理想,也是倾诉他自己对国家发展的渴望吧。虽不太懂,但他的真挚深深感染了我,果树林中,明亮的月光下,老人背诵《可爱的中国》的样子,一直剪纸一样刻印在我的脑海里。   父亲说,这是位很有本事,值得尊重的人。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想想,一个在七十岁还坚持向往理想的人,真是值得尊重。可惜,当时的我只是激动了一下,瞌睡上来,回自己的窝棚睡觉,就不再去想方志敏给老人描摹的生活了。   一位夜钓者钓住了大鱼,见他溜鱼溜得有些吃力,旁边的伙伴赶紧拿了抄网帮忙,一条四五斤的大鱼被捞上来,引得旁边的夜钓者也兴奋起来。“老王,明天中午小酒馆,一鱼两吃,我带老酒。”“好喽。”   明天中午的酒菜已被定下,我很羡慕这些退休后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的人们。衣食无忧,把爱好变成消磨时间的方式,也只有在现在的中国才能做到吧。   漫天的繁星中,一前一后,两个飞机上的夜灯闪烁着,向远处飞去。去旅游,去工作,去探亲……固定的航线上,日夜都奔忙着不同的人们。远处广场上方的天空,无人机正带了一个满身闪光的风筝迎风招展,老远就能听见孩子们欢快的笑声。      四   小时的秋夜,只能靠流星给单调的星空带来一点变化,现在不同了,飞机、人造卫星、会发光的风筝,让夜晚的星空更加渲染多彩。   广场上,大妈们正跳得高兴,几个老头也跟在队伍后边,姿势虽不优美,但跳得投入。几个夜跑者沿路边的步行道不慌不忙地跑着,街边的路灯把他们的身影交替拉长、缩小,空气清新,不再担心雾霾,他们跑得踏实自在。   方志敏的理想已经实现,明媚的花园里,到处都是欢歌笑脸,富裕的人们正在健康的活着,到处都是活跃的创造和日新月异的进步。   夜钓者的声音渐小,秋虫的声音重新回到耳中。“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方不虚此生耳。”张潮的话,原来不懂,此时才觉得有了点意味。不为衣食发愁,生活环境安全,才能心安;身心安泰,才会有心情去聆听大自然的声音。就像今夜的我,可以无忧无虑的闲走在河边的甬路上;就像那些兴趣盎然的夜钓者,可以尽兴地享受钓鱼之乐;就像那广场上欢乐的大妈和孩子,可以尽情享受和平的生活。   家中的果园早就没有了,窝棚看园早成为了历史。一起看园的老人早已死去,他肯定不会想到,那个曾和他在果园中夜谈的少年,几十年后,在安定欢快的城市公园里,又想起了他,又想起了和他夜谈的秋夜吧。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仍愿意那些像方志敏一样的英雄,那些像我的窝棚邻居一样“位卑未敢忘忧国”的人们,能地下含笑。几代人的理想已经成了现实,他们的祖国“母亲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位母亲平等地携手了”。      黑龙江哪里医院看癫痫病最好石家庄哪里的癫痫病医院比较好?哈尔滨治疗癫痫疾病的医院哪家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