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军警】建军街忆旧(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美文欣赏

建军街忆旧

在我居住的这个小城,有一条建军街,是这个小城的主街。街的东端是新四军纪念馆,西端是泰山庙,也就是新四军重建军部所在地,也许建军街就是由此而名。

小城是一个古城,直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末,城里还保留着城墙、县衙、文庙、贡院等旧时的建筑,但这一切,连同当时的民居,都于抗日战争中被焚毁。一九三七年冬,南京沦陷后,日军沿泰州、海安、东台,长驱北进,国民党政权弃城而逃,城门四开,城内秩序混乱,四郊农民便乘机进城抢劫;又怕日后政府回来追查,便于抢劫后纵火焚烧。一九三八年春,日军占领小城,又放了一把火。经此两劫,建军街——那时还不叫建军街,几成一片废墟。

据老人讲,上个世纪四十年代的建军街,只是一条巷子,行人多时,有黄包车经过,便要贴墙而立。我见过解放初期的照片,两旁都是草棚茅屋,街面坑洼不平。一九五八年,建军街扩建,按照当时上海、南京街道的规模,成为一条宽阔的街道。据说,当时的地委书记陈宗烈,还为此受到省委的严厉批评。

我正是在一九五八年来到这个小城的,住在建军街西端的泰山庙。其时庙已不存,那里是一个机关大院;现在的泰山庙是后来重建的。在我童年的记忆里,也就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建军街是一条不长的街,大约还不到两公里,人们戏称:“一个公园两只猴,一个警察管两头。”当时街上还有茅屋。有一个电影院和一个叫做胜利剧场的戏园;那时文化生活极其贫乏,过年过节才能看一场电影或者戏。但城里的影剧院,都和我父亲很熟,我经常在那里看不花钱的电影和戏。胜利剧场对面有一个奇园饭店,一九四一年刘少奇任新四军政委时,常在这里吃包子,因而驰名。街的中心,也是全城的中心,是铜马广场,早先那儿叫中市桥,据说桥下还有一条河,穿城而过,但我已经没有这样的记忆。我只记得文革期间,那里是一座“忠字塔”,一层宝塔的规模和形状,塔四面是毛主席画像和林彪的题字。“忠字塔”是那时小城的政治中心,曾在那里演出过文艺节目,宣传开展文化大革命的《十六条》;在那里跳过忠字舞;在那里批斗过牛鬼蛇神、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在那里庆祝过“九大”胜利召开;在那里沉痛悼念毛主席、周总理、朱总司令逝世;在那里欢呼粉碎“四人帮”……一九八六年,忠字塔拆毁,建起一座骑马的新四军战士铜像,更名铜马广场。铜像的大理石底座上,有陈毅、黄克诚、张爱萍等新四军老战士的题字。但现在人们习惯还称那里为忠字塔,偶尔还能听到有上年纪的人称中市桥。

那时,建军街上只有三座五层大楼,一是地委大楼,一是军分区大楼,还有一个邮电大楼。地委大楼门前有解放军站岗,我小时经过那里时,总怀有一种敬畏的心情。一九六六年夏天以后,学校停课,在家无事,整日东游西荡,记得那年冬天的一天下午,阴云四合,北风吹面,我走进了这栋大楼,大楼里空无一人,有的房门紧闭,有的门窗洞开,走廊和办公室里,纸片飘落,书籍狼籍;门把手、窗户上的铰链、把手,凡是铜的东西,包括楼梯上镶的铜条,都被撬挖一空。我站在楼顶平台上,望着北边街对面,有两派工人造反组织,一个个头戴安全帽,手拿棍棒,正在武斗。不久这座大楼就成了城里最大的造反组织“杀派”的司令部。二十四年后,也就是一九九0年,我又走进这座大楼,这次我是到这里来工作的;我在这里工作了十五个春秋。二00四年,这个大院卖给了一个浙江商人,搬出大院时,我向领导建议:“照张相吧,这是最后的触摸。”)

现在,地委大楼、军分区大楼和邮电大楼已不复存在,代之而起的是满街林立的高楼大厦,最高的达三十层。漫步建军街,真有恍若隔世之感。

银川看癫痫病哪家效果好常用的抗癫痫药物有哪些呢新乡治疗儿童癫痫要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