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军警】 湘 黔 主 题 行(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灵界小说

1、前言

很难得一直对旅行似乎不太感兴趣的儿子说想出去玩玩,本首选海南,但暑期机票着实一票难求,经反复权衡,决定自驾湘西及黔东南一带。头天决定,与儿子对着地图比划半天,当天做了全车保养,第二天早七点准时出发,还真算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家三口,另带上妻堂妹之子。计划五至六天,行程估摸三千公里。

一般来说,旅行和旅游应该差不多意思,不过我认为旅行会辛苦一些,厚重一些。之所以愿意叫这次远足为旅行,是因为突然间发现计划的好几个城市均烙着中国近代革命的痕迹,比如芷江,比如遵义,比如安顺,比如息烽,意义就似乎骤然高大上了。

国人习惯将此类旅行称之为红色之旅,比如井冈山,比如延安等,我亦常趋之附之,此之说法也应是中国特色。不过于内心来说,似一直不曾认同过“红色”一说。国人之所以如此之言,无外乎就是我们一直从小到大反复强调的“今天的幸福是无数革命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如此云云,而鲜血自然是红的,一牵强就附会了。其实翻开许多国外革命史,也同样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悲壮,但他们是不是也叫红色革命,我不曾考证,不过我想绝大可能应该不是这类说法。

我不喜欢过于沉重,本应的轻松的游玩,却戴上一个庄严得有点血腥味的头衔,总有些压抑之感。所以对于此行,如果要用一个准确的词儿,我想可以叫做主题之旅,套用时髦热词,叫真能量之行也不错。历史只有胜利者才有资格书写,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应该有自己的主题,这很正常。只是,记住那些沉重的过往,我们完全可以换种轻松点的思路,那种祥林嫂一样碰着任何一人都声泪俱下诉说一番的做派,似有矫枉过正之嫌。

那我姑且就叫主此行为主题之旅吧,如果你也愿意这么叫,就勒此够吧!

2、顺落溆浦

如果把此行所有计划景点比作是一桌子菜的话,第一站落脚溆浦县应该是一个加菜。之所以愿意在时间和路程上多费一点周折,原因是这里有一个二十年未见的老战友。

溆浦属怀化辖,是知名革命先烈向警予故乡。战友生泉退伍后一直在这里的公安系统工作。早些年断过联系,后来有了QQ和微信等高科技联系手段后,几经周折复又联系上,就一直手机网络的保持着彼此君子之交淡如水般的问候和对过往岁月的记忆。扮指一算,自1995年12月一起复员后,一晃已是整整二十年未谋面。

对于文艺抑或文学而言,恒久不衰的主题有很多,除却爱国主义外,还有诸如乡愁、爱情、友情、山水等之类的旋律。战友情应该算友情范畴吧,一种听上去很铁很阳刚的友情,有着重金属般的质感。

生泉与我同在驻桂某野战部队,同一天入伍,同新兵一个排,同一天复员。那时我们连三四十号新兵蛋子,八成都是两广兵,湖南兵不过五六个,所以从一开始就有种山水故土般的亲,一直三年。

生泉早早就在路边等着了,见面就是结实的熊抱。他稍胖了点,不过变化不大。他说我也变化不大,我哈哈大笑,嗔他说了假话,现在都光头强了。说笑依然没有生份,岁月在这种情谊中始终打着白旗。他还是那口鼻音浓得像一口坛子发出来的口音,还是说着三分靠听七分靠猜的“普通话”,这也是当年战友打趣他的一个主要内容。到达溆浦县城时将近中午,说好的停留一顿午餐时间。生泉另邀了五六个与我们同年兵的他同乡战友作陪,虽然只有个把有点印象,但湘西汉子的热情与实在溢于其中。满满的一大桌子菜,因开车,且先前电话里已说好只吃顿饭,不逗留不过夜,酒自然是不能喝的。席上我以两瓶红牛代酒,其间生泉三番五次邀请我们在溆留一晚,以便能痛饮几杯,但拖家带口计划使然,留作下约。

生泉说,溆浦一样有好风景,不看看?我说,来溆浦,你就是最好的风景,其他的都不重要了。正所谓:桂北军营情三年,与君此生岁月煎。纵归千山隔万水,总忆青春苦作伴。

3、芷江情怀

八年烽火起卢沟,一纸降书出芷江。芷江,作为当年日军受降地而闻名于世。

早些年间,曾有几次想来这里看看,但每每因故作罢,没想到在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遂了愿。此次到芷江只参观了抗战胜利受降坊,本还想参观飞虎队纪念馆,因临近纪念馆下班时间,计划里需赶往镇远过夜,未如愿。

原来一直不解芷江为何成为当年日军受降地,来了才晓得,原来中国抗战的最后一次战役是“芷江会战”,也称湘西会战。其核心是日军对芷江机场的争夺,而芷江机场正是当时美国陆军第十四航空队(史称飞虎队)的驻地。此役打完不久日本即宣告投降。初定的受降地其实也不在芷江,不过芷江机场是能停大型飞机的军用机场,且最后一次战役时的部队还在,战场还在,所以几经商议遂将受降事宜定在芷江了。历史的书写,往往总在不经意间。

“受降纪念坊”建在离公路不远处,导航好找,没走冤枉路。还好,不收门票,不然我会发出革命前辈卖命你发财的感慨。历史或者事实,在久远的时光里总显得有些扑朔迷离,有时反复听到的,却与真实有着偏差。其实,当时日本投降很突然,我们受降也就显得匆忙,整个受降仪式显得很将就。芷江受降,确切的说法应是洽降,日方只来了冈村宁次的特使,为了军衔对等,我方也只派出一位副参谋长,由我方交给日方几份备忘录,日方交出在中国大陆及越南地区的战斗序列、兵力位置等表册。而随后正式的受降地是在南京,是由我方何应钦总长对日方总指挥冈村宁次,以冈村宁次在日方投降书上签字才算真正投降。而当年全国受降之地有十六个,而唯有芷江因修了这座受降坊而鹤立鸡群名声大噪。

参观过程中,两处人为塑造的场景较深刻。一处是永不消失的电波,一个仿真国军机要员仍然在紧张地发着电报,回荡在展厅上空“滴滴滴”短促而紧张的电台音让每个游人都有种身临其境的战争感。这在目前中日两国钓鱼岛又起风云的大背景下,油然而生战争并没有远去的深意。另一处场景是俩光头猥琐的日本军官,点头哈腰向我威严帅气的八路军投降的仿真雕塑(把华北某地日军向八路军受降场景搬到芷江展厅)。我马上就想到小时候看的那种好人坏人一看便知的连环画或者电影。大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可爱的艺术家们还是这种爱憎分明脸谱化的艺术思维,也就难怪网络世界里那么多的吐嘈和拍砖了。况且,还原历史真相,当年日军主要是向当时代表中国政府的国民党投降,而在这里弄一个如此张扬的日军向八路军投降的主题仿真场景,对于一个政党,反倒授人口舌,有小气之嫌了。

不过不管怎样,芷江作为一个中国人民见证抗战胜利地是毋庸置疑的,也是值得大书特书和无比自豪的。这就是:邪不压正公在心,因果有报天酬勤。劝君莫逞一时狠,人国同理丹史铭。

4、印象镇远

赶到镇远的时候已近晚八点,华灯初上,山顶上“名城镇远”四个硕大的霓虹巨字一下子就镇住了我一天开了六百多公里远车的疲劳,果然镇远啊!

镇远处于贵州高原东部武陵山余脉的崇山峻岭之中,居湘黔两省的怀化、铜仁和黔东南三区五县接壤交汇之处,舞阳河河水蜿蜒曲折以“S”形穿城而过。这类依水而建的边界小镇在过去陆路不发达的时代,比较容易成为商业重镇,湘黔云川尤甚,比如凤凰比如洪江比如丽江等。

旅游旺季,找住的地方费了些时,除了贵,就是挤,最后找了家名字有点文艺的叫“印象镇远”旅店住下来,靠河岸,江湖传说靠河的就是好住处,房间小,设施一般,三百多的房价,舒适度与想象落差有点大。

稍作洗漱,抓紧时间沿河两岸及新老大桥转了一整圈。舞阳河两边满是琳琅缤纷的光影光带,然后以各种形式映落河中,再在游船的桨声灯影流波溢彩,加上人潮如涌的夜市酒吧,似有梦幻之感,哪里都找不到一丁点古镇的味道。应该说,夜色中的镇远完全是一座现代小城,功利,浮躁,甚至有些色情。听说每年数以百万计的游人中间,总有一部分传说中寻求所谓艳遇的人,因为经过那些小酒吧时,涂鸦的文字和奇怪的音乐都散发着暧昧的味道。看来中国所有打着古镇旗号做旅游的地方,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到过凤凰,此到镇远,于是对还没有去过的丽江等就不再期望。

不过好在,白天的镇远让我找到了它古朴的历史底蕴。第二天早餐后,又如头天晚上一样转了一圈,恍若隔世。镇远是中国山地贴崖建筑文化典范,城内古街古巷曲径通幽,石桥城垣错落有致,碧水晨雾姿态万千,有雄伟奇特蜚声中外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青龙洞古建筑群,有明清古民居、古巷道、古码头、古城垣等一百余处,青砖黛瓦、高封火墙、飞檐翘角、雕梁画栋,每一块青石板、每一块青砖都记载着一段历史风云,泣诉着千年古镇的沧桑。虽然时光久远,随着近现代陆地和空中交通的突飞猛进,那些如星辰散落于大山大河间的小镇的商业枢纽作用彻底失去,但还是有镇远等为数不多的古镇在新的时代,借着旅游之名焕发了新的生机。只是,我不知道,这种生机对于历史,或者对于这些古镇人文本身,是幸运还是嘲弄。这就是:舞水河边寻船帮,霓虹灯影笑沧桑。歌酒万人情醉处,无人知有旧时光。

5、心放苗寨

放出这次旅行的口风之后,好几个走过这条路线的朋友和同学都极力建议我一定要看看千户苗寨,并且说,如果需在镇远和千户苗寨间做一个选择,一定要选后者。只不过我是二者兼收了,我当年读书就最怕做单选题。

山神还是很给我们面子的,去苗寨经过凯里一个叫三棵树镇的小广场时,恰逢当地举办原生态苗歌大赛。从组织、设备、演员等方面看,那是正宗的原生,毫无做作的表演痕迹。时值正午,天气很热,但穿着厚厚苗服的参赛人员都乐此不疲,吹树叶、苗家情歌、山歌、苗舞、芦笙等节目都原汁原味,尽管大部分演员都已六七十岁,但看得出来,他们的幸福和快乐是由心的。特别的是,当地的女性苗民,无论上台表演的还是底下做看客的,不管是八十岁老嬬还是十来岁丫头,头上一律一朵花一把梳子,蛮有个意思。

下高速后穿过二十多公里的崇山峻岭,到达景区。一百八一张票,不满十五岁孩子免票,儿子刚好还能享受优惠,贵州人做生意还是比较厚道的。坐车进去后,穿过一段商业区,就进入千户苗寨内部。我们开始沿着左手边的登山小巷子进入一个叫也东寨的寨子沿山缘行,越往上走,原著苗民生息痕迹越明显,八九十岁老人靠在木板屋墙边闭目养神,见惯了市面的狗狗们睡在青石板上,对身边如过江之鲤的游客连眼皮都懒得睁一下。数百米到顶后,在一小吃店休息,看对面,但见几座山峰全是贴山林立的房子,屋顶大都挂着客栈酒楼之类的字样,看上去大部分房子都是顺应旅游新修的房子,不免失望。好在小店老板告诉我们,看原生苗寨,需从对面看这边。

山高寨大,坐景区观光车方达对面观景台,终一览苗寨真目。但见整个苗寨坐落在形如牛角的两座大的山峰中,犄角相倚,白水河在山脚下流淌而过,寨子依山傍水而建,山环水绕,怡静清幽。一幢幢吊脚楼栉次邻比,沿山坡而建,顺次升高,从山脚直到顶巅,黑压压的,密密麻麻覆盖着一层层格局相同、风格相似、色彩一致的苗家建筑,心里由衷震撼。那么多的吊脚楼密集聚居,虽然标称千户,但我看它何止千户,均匀分布于整座山体,看不出结构,分不清彼此,找不到街巷,也无所谓院落。远处的其他山头上,层层梯田,叠叠向上,风情别具一格。一座宁静而朴素的古村落,一派温馨而美好的田园风光,一幅世外桃源般的水墨画。这才知道朋友荐举的道理,有些内涵的东西,哪怕在商业化已无孔不入的时代,也是无法复制的。只是不知道,我们这些不远千里万里以猎奇为目的俗人们来到这里,给这些原本以手工农耕生息劳作的苗民带来商业元素和浮躁喧闹,对这个号称“世界最大苗寨”的保护和发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想当年此地被汉人诸葛亮七擒七纵的首领孟获若再世,面对千年的宁静被打破之局,也一定束手无策。正可谓是:千年建一寨,本为子民泰。谁知大风转,山门为谁开?

6、瀑布情缘

黄果树瀑布应该是贵州最有名气的旅游景点,没有之一。它给我的最初印象却是从香烟盒开始的。童年时代喜欢收集香烟盒玩,伙伴之间经常看谁收集的烟盒品种最多,“黄果树”牌烟盒是那时很容易收集的一个品种,所以对当年图片中那个四季飞落永不干涸的滚滚飞流一直念念不忘。

因在千户苗寨耽搁了些时间,原计划当天赶到安顺住宿,这样第二天去黄果树就会近一些。但车过贵阳天已黑,加上下了点雨,莽莽高原实不敢行,就在离目的地约一百公里的平坝县落脚。第二天早餐后,赶到黄果树景点差不多十点。路边有人揽客,说可以直接把车带入核心景区,先前也在网上研究过旅游攻略,说这些人挺实在的,出了门也就顾不得许多了。况且国情所至,规矩只管规矩人,不规矩的人反占便宜,就以七十元价格让一个当地人连车带人避关抄近路带入,事实证明此举明智,相比坐景区中转大巴,方便快捷许多,而且费用上还省了不少(坐景区旅游巴士中转50元每人),攻略果然有功。我们的很多事情在规则制定上总是存在这样那样的缺陷,包括法律、政策、制度、行规等,人类的心理是以逐利营利为主,这类能让当地老百姓赚点钱,而我等游客又能方便的两全其美的空子,谁又不想钻呢?

天水市有哪些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沈阳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更好沈阳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