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蓝鲸带我去深海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灵界小说
一   微笑,带着甜美天真的成分,远远的向我靠近。它不说话,也不停留。日光斑驳地打在它身上,庞然的蓝色身躯慢悠悠划过。一大片阴影遮住我的视线,再看清时,它已经朝着深海游去。   蓝鲸,是蓝鲸啊。我追上去,却一点踪迹也寻不着,反而思绪忽然停止。睁开眼睛发现是一场梦。无比奇怪的梦。   但我无心去揣测梦的含义,一阵阵恶心使我再一次呕吐起来。我这个病,是很长时间的了,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2015年四月开始,分班以后跟朋友的误解疏离,被别人排挤孤立的境况,遭人恶言拒绝的打击,以及家里永不休止的骂战等等种种因素,我变得自闭起来。   课堂上总有莫名其妙的眼泪,干脆抛弃尘世埋头大睡。醒来之后,老师还在讲课,听课的人寥寥无几,我厌恶这样的生活。翻开课外书,那本散文里面居然描写了一个学生的死亡。从他决心去死到计划成真,都使我困惑,为什么比我优秀那么多的人没有一丝犹豫就走向了死亡。   那之后,每次经过走廊,都有一种快要坠落的错觉。跟吃饭才能聚到一起的朋友讲,她也只能劝到,你这样子真的好恐怖,别多想。我心里便是冷笑,觉得你根本不懂我什么。   我选择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在周末出去。这样子持续到2016年。可2016年开始我就病了。那次恰逢例假,肚子疼得呕吐起来,本来班主任不打算准我假条,后来实在撑不住去打了点滴。噩梦就在那之后降临了,持续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刚开始我只在例假的两三天里呕吐严重,吐起来便没完没了。偶尔肚子疼得难受,吃几颗药也就止住了。唯有那个呕吐不依不饶,弄得人无法正常学习。所以不得不请假。   请假一般都是待在宿舍的,班主任说不让学生生病待在宿舍,所以我都是偷偷的,就躺在宿舍,等同学下课了才出去。整栋楼黑漆漆的,走廊唯一的灯光因为遮挡住门玻璃的缘故一丝也透不进来。升高中时妈妈给我买的电筒也不知什么原因坏了。我只能摸黑倒水吃药,或者是跑下来呕吐。   我睡的是上铺,吐的次数多了,难免虚弱。有一次,正做着梦,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就吐了起来。幸好我把袋子放在了床上,否则有得我麻烦的。吐完人倒是清醒了过来,一只猫从窗口跳进来,将同学的零食乱翻一气,嘴里喵喵喵聒噪得很。想撵了出去,抬手敲床沿,沉沉的用尽全力的手却没有它应有的力度,居然一丝声音也不发出。也等不及我去哀叹又一阵呕吐袭来,折腾到天亮还没好转。   我也出去打针,只是我的生活费不允许我去县医院,所以只进了一对老夫妻开的诊所。打了针,一个人又慢慢的,气喘吁吁着,走走停停地回到学校。只要过了这两三天,就会好的。我这般鼓励着自己。距离宿舍楼还有七八米的地方,曾经一个对我很好的男生经过我,问我怎么啦。我当时又想吐,便无心多言,摆摆手赶紧往前走,走了几步蹲下来又吐。但我其实吐不出什么了,全都是黄胆水。幸好啊,没有人追上来问否则我一定会忍不住哭出来的。      二   我一向不想麻烦朋友的,一来也不常聚,二来高中学业很紧,也不方便叨扰。我不说,有几个知道了也是会来关心的。有的陪我去打点滴,无聊得在椅子上睡着;有的买了红枣,打好饭给我送来,有肉有菜,可怜我没什么胃口,作势要哭倒把她吓了一跳;有的在我去打针的路上,因为我实在太慢太累,主动把我放到背上,大汗淋漓地说笑着把我送到目的地……真的,挺好的一群人。   我也极少麻烦父母,只是有几次,我完全不知道依靠谁的时候,想起来回家。也是在病发的时候,我去请假,请求班主任送我,但他说待会有课让我自己去吧,他出马几分钟的路,我走了半小时。委屈得在路上大哭,又哭又吐,路人向我投来奇怪的目光,我却毫不关心。   再有一次就是,连续病了好几个月,吃了中药西药都无济于事之后,我翘掉历史课,在没人的五楼坐着。阳光斜斜暖暖地打在身上,耳边同学朗朗的书声。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唯独我。被诅咒一样,过得不知道什么日子。我捂着脸,抽噎着。   还有一次就是,晚自习发病,班主任坚决不让回宿舍,让我到医务室待着。同桌陪我去了,躺在床上,不打点滴也不开药,那个传闻之前是兽医的医生,看到我呕吐不止让我去外面吐,她说影响空气质量。我来回跑了几次,再受不得言语打击。心下决定要回家去。   办公室给老爸打了电话,因为至少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便趴在办公室等他。同桌给我递了好几次水,喝的全都是吐了。本来班主任在那儿玩手机,后来看到我吐了,交代一句走的时候把垃圾袋一起提走就出去了,直到爸爸来了才进来通知我。   坐在摩托车的后座,吐也吐着,心却更疼,一路也哭个不停。也许呕吐真是不雅观的行为吧。谁让我没有那么好命,做个正常人呢。我怪无可怪,只能埋怨命运。   家里妈妈也是病着的,三四年了无奈待在床上。只能从事简单的家务,唯有爸爸一个人赚钱养家。爸爸没什么本事,赚的很少,一次刚有了点收入,我和弟弟学费生活费一分就没了,并且我只拿了半星期生活费。那时候我一星期只有150块的生活费。想到家里的困难,自己学习成绩的不理想以及生病,我产生了退学的想法。妈妈没有手机,老爸接的电话,他不会开导人,只说放心放心,钱他会想办法。供我们上学他已经用尽所有人情,有的是已经借怕了的,有的是爱莫能助。还有我的一个长辈,因为总是帮助我家的缘故,老是让我上本科。我向来欠不得人情,被这么一压,喘不过起来。吓得大哭一场,心里却是万般痛苦。   每个月缺几天课,缺几场考试以后,我顺利熬到了高考。并没什么感觉的考试。让我开心的,反倒是要离开那个学校了。再也不用抢着去挤那个一早上洗三轮的洗澡室和得抢着才有水位洗衣服的洗漱间。也不用看见老是在课堂上重言重语骂人的班主任。我开心地飞出学校,那一刻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轻松。我对它的留恋一星半点都没有。全心全意地开开心心地变成小鸟飞走。      三   成绩自然是不理想的,只能上个专科。老爸坚决反对我去读。这么多年了,他的辛苦没换来什么收成,他自然是不想逼迫自己了。我却想去学个专业,拿个毕业证。两人在饭桌上僵持,对望一眼都红了眼眶。那段时间里,这是一个极度敏感的话题。提起来就是冷战。我最是不希望这样的。我向他保证我会边兼职边上学,以后的助学贷款我自己还。话已至此,他还是坚定地拒绝了我。我便随随便便填了志愿,反正也上不了,形式走完就毕业吧。   谁知,录取通知书下来,被很多人劝说的老爸赞成了这件事,又厚着脸皮办了酒席凑学费。学费是没问题了,还多出钱来,让我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检查身体。还没去呢,我就病着了。家里便决定生病时检查,因为之前县医院检查的都是好的结果,身体完全没问题。或许这次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于是便打算先检查再去上学。   到了昆明,我的身体越发不好了。一个月里来了三次例假。妇科内科没毛病,便有医生建议去心理科。去了心理科,我因为吐了好几天,不吃不喝已经没什么气力,完全不想说话。医生便要求住院。不知跟妈妈说了什么,她从办公室出来眼睛鼻子都是红彤彤的了。我其实希望,我真的是心理问题。那样,我便快些好了。   住院期间,吃了药只是昏昏沉沉的,加之病愈发不可理喻起来,几乎天天都在吐。本来医生说病房小,只让留一个人照顾。爸爸也准备回家了。我却突然一连几天不吃不喝。每天打点滴,从早上八点半一直滴到夜里四点多。爸爸便回不去了。因为肾功能出了点问题,每天打的针水都是很多的。手都浮肿了,看着就像灌了水的气球。埋针的地方也是换了又换。我那时已经很瘦了,只有35公斤的体重,很可笑的是,我小学六年级刚好也是这个体重。   在昆明上学的同学都来看我。有一次来了一群,吓得旁边的病人以为出了什么事。水果呀拿了不少,吃都吃不完,钱呀也硬塞到你手上。真是感受到,即便几年不联系也在的友情,沉甸甸地握在手上。都说我休学一年,下年再聚,当时是这么的笃定。   我昏睡不醒,醒来也只是呕吐。完全不知道爸妈在并不熟悉的地方是怎么熬过来的。只是感觉,每次醒来他们都在。有时妈妈是刚刚哭完,泪痕还挂在脸上。后来她跟我说,医生问她是不是只有独生女的时候,她害怕极了。怕我会死在医院。做了全面的检查,谁能想我身体上是个正常人呵。除了太瘦。      四   国庆节了,医生都放假。我又多住了几天。好转点时候,表姐带我们去动物园。逛完了,医院打来电话,爸爸接的,两人沟通却很困难,对方根本听不懂老爸的普通话。我们听了也笑得前仰后合。医保只能回县里报销,前后二十天吧,门诊的花销和住院一天将近两千的费用,我们没钱了。助学贷款也因为我病重,爸妈不懂而过了期限。这下,学费也没了。我们只得灰溜溜地回家去。   在家里的日子也是非常难熬的,一个月里就算不是例假也会吐,没有几天轻快日子可以过。稍微使劲提灌满的水壶,或者没及时上厕所,一丁点的事情都让我发病。次数频繁了,呼吸特别困难,整个人要被憋死的感觉。大口大口地吐息。冷汗蹭蹭地冒出来,衬衫都是湿淋淋的。感觉身上哪儿都疼痛,哪儿都不自然。难受得在床上打滚,踢被子。一滚一踢,越发难以呼吸了。便缩着腿,趴在床上,脸埋进枕头憋着气,才略微安静些。   紧接着的一次,我发狂了,跟个精神病人一样,大喊大哭着要跑到外面自杀。家人拉不住我,喊了几个亲戚过来。每次都是把我拉回来,我又跑出去,又被拉回来,又跑出去。折腾到大半夜。亲戚都说我中邪了,强调不要让我一个人待着,他们则四处为我打听中草药的医生。   第二天早上,我才醒就开始发疯,爸爸把我锁在房间里,他们又累又饿,照顾我连做饭的时间都没有。我一心去踢门,哐哐哐要被我踢烂似的,可锁全心跟我较劲怎么也坏不了。等到爸爸把门打开,我丢了魂似的出去,一直走到鱼塘边,刚要跳,爸爸一把捏住我的脖子,拎小鸡一般把我提回家。嘴里还骂着,什么人啊,白读了几年书,我们都没有放弃医你,你自己就先想不开。我哭着,问着自己,到底谁能救我?   这样发疯了几个月,都是在夜里。他们拦不住了,爸爸也曾拿了绳子将我绑起来。我还是哭闹,看到他瞪我我心里越激动。也有烦了打人的时候,一巴掌一巴掌,三个人不同时间,扇过来脸都麻了,火辣辣的。疼是肯定的,但我回味着他们打人时说从来没打过你就觉得想笑。后来又去住了一次院才知道发病时心率每分钟一百六十下。我真的不怕死去,我觉得活着才是最痛苦的。妈妈说,你走了,活着的我们也只会痛了。我没回应她。   去医院打点滴,总是打了几分钟就排斥起来,恨不得去拔针头。全身都不自在,像被什么东西啃食一样,无比疼痛。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离开离开离开,不打了。看到针头都是那么的抵触。医生给我打了镇静剂,我反而更加精神起来,能跳能闹。任何人都束手无策。   亲戚找的草药医生终是去看了。早上五点出发,下午一点多才到。我晕车,所以骑的摩托,去待了一晚上,喝了点药酒,也是吐了一回。次日到家了,竟有所好转,打点滴也稍微有点用了。毕竟不能痊愈。我向一个女友哭诉,我对生活的无望,她想都没想就借了我六千块钱,让我继续治病。我们便去普洱市了。   抵达的时候,已经夜里八点多了。进了人民医院,医生说是个女孩都会有的,不是什么大问题。给我打了一针,便让我们走了。接着去了第二医院,因为那里是专治精神问题的。以前有个亲戚就是在那里恢复的。我们去了,值班医生给我开了点药,说如果有效果,那明天一早可以来看。在旅社睡了一宿,也是吐着,妈妈给我喂药,后半夜我便安静了。想着这次没问题了。   住进去之后,刚开始几天,人非常的精神,还开着导航四处晃荡。没几天,调了药,身体就排斥起来。两三天就发病是正常的了。主治医生说,我这是经前期紧张综合症,是心理问题,要用心态克服。我便忍受着。再有一天忍不了了,再去找主治医生,她出差了,只有助理在。那个助理,连瓶葡萄糖都不给我挂,每次都是这样,我对她因此有些怨言。我只好夜里找值班医生,值班医生一般都会给打的。   在医院的每一天,我都想着回家。可是不到时间不能回家。所以,我每天都盼望着明天赶紧到来。可惜,我连盼望这一件小事都不能专心。我的病再次不可理喻起来。就因为那天下午,我推了那扇很重的门,就开始瑟瑟发抖呕吐不止。隔三差五持续了十多天,我精神几近崩溃。天天打电话催爸爸来接我,哭着求着要出院。爸爸满口答应,却是望穿双眼也不见他来。      五   到了日子爸爸来了,我终于开心了。还特意去看看被我气急而痛骂的助理医生。因为身体对药物特别排斥,出院了我干脆不吃药了,那样还更加清爽些。我的胃,因为长期呕吐而不做处理,消化得特别慢,每天都是涨涨的,跟装了一块水泥似的。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健胃消食片吃了两盒,打了几天吊针,也不见好转。 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怎么选辽宁癫痫病去哪治好武汉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呢伊春癫痫病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