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界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星火】老高的一生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灵界小说
和许许多多外出打工的人一样,老高的大半辈子都是在外乡度过的,为了走出大山,也为了摆脱贫困,更为了后代子孙不再过和他一样的生活,二十年前他辞别老母亲,抛下妻子儿女只身来到了这座号称帝王之都的古城,当过杂工,干过粗活,甚至还在医院做过陪护,只要是答应人家的事他从不含糊,在一次护理一位重病号时,他的细致得到了那家雇主的绝对好评,当病人康复出院时,那位雇主在征得他的同意后将他介绍到了一家汽车修理厂并做了一名学徒工。对于三十几岁的男人来说,起步似乎晚了点,可他非常珍惜这次机会,通过两年多的刻苦努力,他不仅学会了电焊,修理,还在闲余时间跟人学会了钣金,结构,为他以后的发展坚定了基础。   几年后,他辞掉工作在城郊的一个小村开了一家小修理铺,开始的生意并不太好,为了维持开销,他又在外面打起了零工,随着城市改造的进一步加快,他所在的村子慢慢繁华起来,人多了,车多了,生意自然也就好起来。别人劝他雇人帮忙,可他嫌不划算,硬是一个人撑着。这期间,他从未回家,也没听说过关于妻子孩子的境况,偶尔有人问起,他才会淡淡的说一句:娃小,地里的活也要有人干。言语里没有一点不安,好像女人天生就是给他养孩子的。这一点让和他开玩笑的女人也不自觉的抢白几句,但他总是那么无所谓。随着生意越来越顺,他的毛病也渐渐多起来,赌博,睡女人成了他生活的全部。从小玩到大赌,从一个女人到另一个女人,一步步越陷越深。很快,多年的积蓄就在女人和赌博中被挥霍一空。他,也成了附近几个村子的“名人”。要说他也属于那种能吃苦,肯吃苦的人,如果好好干,以他的能力完全能干好,更能过好。可惜,生意正好的时候他却走了弯路,直到04年东,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儿子来到了他身边后才彻底打消了他多余的念头。   “唉,自从大儿子来了以后老高变的好多了。”   “有娃在,他不至于太过火吧,总得给娃做个好榜样。”   认识他的人都看出了他的变化。老乡们的议论也不过是一种善意的嘲讽,对他来说一切好像都无所谓。但值得一提的是,接下来的几年,他没有再去赌场,也没有找过女人,而是加着劲得干活,即便有些空余时间,他也只和村里几个几个年龄相仿的男人在一起聊聊天,或者相互调侃。每每这个时候,那些和他同龄的男人们总会拿他过去的艳史取乐,而在一边低头闲唠的女人中冷不丁也会有人冒出一句,“老高,你为啥不像以前那样了?”遇到这种时候,老高总哭丧着脸说:“娃大了要娶媳妇,得赶紧攒钱。”   “你现在才知道攒钱是不是迟了?”   “以前要像现在这么仔细恐怕攒不少钱呢”   “就是,以前赚的钱都做好事送人了,现在怕是跟不上了”对于乡亲们善意的调侃,老高只能频频点头。也是,以前孩子小的时候他压根就没在意,如今眼看着两个儿子长成了大小伙,他这才真切的感受到了压力,尤其在他们那里,娶个媳妇,盖个房,那可是需要很大一笔开支的,而且这些都需要做父母的提前准备。正因为这样,这两年他才没白天没黑夜的接活,干活,有时候甚至累的大口大口喘粗气,但为了不让村里笑话,也为了不被孩子们继续埋治疗癫痫病花多少钱才能治好怨,他始终没有停下手中的活。   终于,09年春节,大儿子结了婚,年底又生下了他的第一个小孙女。于是,老高开始计划着要将修理铺交给两个儿子打理,自己回家帮着多病的老婆一块管管孙子,也顺便弥补一下这么多年对她的亏欠,好让她可以轻轻继发性癫痫价钱如何松松的过完后半辈子。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当他为自己的以后做着精心安排的时候,一场疾病悄然而至,粉碎了他所有的希望。   那是三月中旬的一天。老高的大女儿提着东西来修理铺看望父亲,没想到正好看到他呲牙咧嘴的在床边扒拉衣服。大女儿急忙过去扶住他问怎么了。老高却手一摇说,“没事,就是感觉右腿膝盖有点疼。”大女儿是个细心人,一看父亲头上冒冷汗就知道不对。于是,便打算领着父亲去医院看看。没想到就在两人刚刚走下道沿准备去马路对面坐车的时候,一辆小车从身边呼啸而过,惊得老高一个趔趄栽倒在地,而他的腿也更疼了。这样一来,老高的女儿只好拦了一辆出租车将父亲送到骨科医院,并且按照医生的吩咐做了核磁共振。过了没多久,父女俩就被医生叫了去,说是怀疑他身体可能南宁癫痫那家医院好有了某种大的病变。乍一听这话,老高的心突然间就有些慌了。还好女儿在身边安慰了他几句,再加上医生随后又解释说,他这也只是大致的判断,真实的结果要等两天以后才能出来。   “那就是说也不一定?”听了这话,老高悬着的心才算暂时落了地。但是,对于两天之后的结果,老高还是隐隐地感到不安。   果然,两天以后的医院里,他听到了大夫这样的一句话,“初步判断,你得的可能是骨癌。”   “什么?骨癌?”医生的话差点让老高晕倒,他不相信自己就这么毁了。女儿也不相信,可她却趴在父亲肩膀上哭了。   “不就是腿疼吗,哪有那么严重,别听医生胡说。”他轻松的安慰女儿。然后和她一起坐车回到了修理铺。一见他回来,平时在一块聊天的几个人都围过来问情况。   老高看了看走进修理铺的女儿,叹了口气,说:“唉,恐怕不行了,弄不好要据一个腿。”   “锯腿?你开玩笑吧?”   “就是,到底是什么病啊?”   别看这些人平时碰了面总是相互挖苦,调侃。但是在这件事上,大伙流露出来的却是发自心底的真感情。老高的眼睛忽然有些湿润,“还要再去确诊,医生说有可能是骨癌。”   一听他得的是骨癌,旁边一个男人笑着说:“老高,你要赶紧把坏腿据掉,不然真不好说。”   老高仰起头看了看天,又回头看了看正在干活的大儿子,梗着脖子说:“我才不据呢,没腿还活啥意思,不如早点死去。”他的话音刚落点,旁边比他大几岁的房东老太太说了话:“瓜怂,只要据个腿能活,那就据吧,总比死了好。”   老高闻言叹了口气,“唉,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不就是个死吗,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别嘴硬,还是听医生的好好治病要紧。”   “没事,死就死了。”老高边说边走进了修理铺。众人顿时相对无语。当然,他们每个人都看得出,老高的心情坏透了。也是从那天开始,大伙发现,老高再也没有以前那么的洒脱了;尽管当着别人的面装的无所谓。   几天之后,老高在孩子们的陪同下再次去了医院,确诊的结果让孩子们更加恐惧:原来,医生们给的说法是,他现在根本无法做手术,因为他的肺部也已感染了病毒,而且同样到了晚期。也就是,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没事,咱回家吧。”老高强笑着对正默默流泪的女儿说。然后三个人一起当了辆出租车。回到修理铺的时候正好是下午,门口几个村民正在聊天。   “老高,咋样?”看到他回来大伙还是很关心。   “只怕没几天活头了。”他看起来情绪更加不好。   “到底啥原因,不是说可以做截肢手术吗?”另有人问。   “唉,就那么回事了,我先进去了。”面对大家的关心他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有尽快的离开才能打消大家的好奇。   “你看老高整个人都瘫了。”   “是呀武汉症状性癫痫,这几天人一下老多了。”   “唉,你说人活着有啥意思。”眼看着老高瘸着腿走进屋,大家的情绪还是很久没有平复下来。   三天后,老高在孩子们的陪同下回到了老家。半个月后,从老高的老家传来了消息,说是老高真的走了。   猛一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伙还是有点不太相信。直到一星期后,他的两个儿子出现在修理铺门口时,大家才从他们的嘴里知道了大致情况。据说最后走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因为疼痛而严重的变了形,但即使这样,他还是不让孩子们送他去医院,说那是花冤枉钱,直至咽下最后一口气。   “人真的太脆弱了。”   “人还是要想开点,不要总计较来计较去的,其实死了啥也带不走。”   “他活着的时候老婆没享上福,他这一走,也许老婆就享福了。”   “是啊,这家伙晾了老婆半辈子。到最后还是得回去让老婆伺候。”   老高的突然离世让和他打了十几年交道的村民唏嘘不已,但同时,他们似乎有明白了很多。没错,尽管那个在小村里生活了十几年的,曾经和大伙一起聊天且满嘴俏皮话的老高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小村了,但有一点他们却更明白了,那就是要珍惜: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甚至,还包括我们的健康! 共 315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