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游戏 > 文章内容页

【江山多娇】真正的匠人性格(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科幻游戏

看完了央视9套播出的纪录片《三个老人》,我的内心被深深地震撼。

三个老人都是日本人,都在经营一个家庭小作坊或者小公司,没有显赫的家世和巨额的财富。他们所从事的职业,都与围棋制作有关。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匠人。

第一个老人叫钱川,祖辈以种植树苗为业,几年前得了癌症,却在家乡高知县买了块一百多公顷山地,填土施肥,种植榧木。榧木是制作围棋棋盘的重要材料,可是这种树现在已经非常稀缺,人工栽种成活率只有四分之一,而且三百年以后才能成材!一个身患癌症的老人,种植一片三百年以后才能成材的树林,如果从经济学的角度去看,这个人简直就是个不可思议的疯子。按照人类正常繁衍的代际时间计算,三百年,整整十代人。也就是说,钱川种的树,不仅他自己看不到成材的那一天,就连他儿子、孙子、重孙、曾孙也看不到。想想三百年以后,这片林子属于谁都是个未知数,更不用说因为地震台风海啸火山爆发,而在没到三百年的时候就可能被毁灭了。这种投资,简直就是荒唐透顶的拿钱打水漂。可是人家钱川却高兴地说:“一想起三百年后树苗长成了参天大树,人生就充满了活力。”

一个行将就木的平凡老人,看起来就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一个老顽童般的理想主义者,在病魔的折磨下仍能找到生的力量和心的安宁。他的人生境界和对生命价值的理解,着实让我内心震撼!试想,三百年之后,那片一百多公顷甚至更大的榧树林,郁郁葱葱,层层叠叠,茫茫如海,横柯上蔽,疏条交映,那是何等壮丽的生命奇观!那一棵棵傲然挺立的榧树,不正是老人生命的延续?真正的匠人,工作不仅是为了赚钱,而且要尽心尽力把该做的事情做好,心中存有高贵的梦想。这种梦想,永远比赚钱更重要。

第二个老人是熊须,继承了祖上的作坊,世代以制作棋盘为生。他的小儿子已经在东京一家银行工作了六年,他却硬是把儿子给劝了回来,跟他和另外几个儿子一起学习木匠活,制作棋盘。这在中国人看来也是不可思议的,你说孩子好不容易考上大学,成了白领,又在首都上班,前程似锦,父母多有面子啊?你干吗非要叫他回来学什么整天一身臭汗又赚不了什么大钱的木匠?再说,制作棋盘的工艺复杂而漫长,熊须只能从最基础的擦棋板开始,手把手地教自己的小儿子。在我们看来这老头真有点匪夷所思,不可理喻。

然而,在熊须看来,每一棵树木能够在无数的劫难中存活下来,都是奇迹,因而每一块木板都蕴含着不凡的意义和生命力。熊须说,树被砍倒了,它们的生命终止了,我们把它做成棋盘交给爱它的客人,它们就会获得重生。这不就是朱熹老先生说的“君子之心,常存敬畏”?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岁月总会在我们心中刻下深深的烙印。自然的永恒不也正是人类精神的永恒吗?

熊须对木匠手艺的追求简直到了极致,他身上所体现的那种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执著,到了让人震惊的地步。他已经是日本最好的棋足的雕刻师了,但是,他还是孜孜以求,全力以赴;每件作品都要呕心沥血,贯注精魂。他的工作永远是痛着并快乐着。他说:“你如果觉得已经做出了满意的作品,那你就不会有进步,匠人的生命也就结束了。”他对职业的坚守,足以与高尔斯华绥笔下的那对宁可饿死也要坚守职业精神的鞋匠格斯拉兄弟相媲美,而那种永不满足的进取精神又远远超越了格斯拉兄弟。在他心中,职业不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是一种快乐,一种祖辈精神的传承;或者说是一种人生的艺术,一种灵魂的寄托。

第三个老人叫黑木,他是个家传棋子制作工匠。从十九世纪开始,他们家族就开始制作围棋子。围棋中的白子是用九州日向海边的一种贝壳制成的,这种贝壳质地坚硬,花纹就象树木的年轮一样,生长年份愈长愈细,制成的棋子就是著名的蛤碁石。可是它只有前端较厚的一侧,才能制作出厚度足、花纹多的佳品——“雪印”。“雪印”花纹华丽纤细、通体贯穿、孤高雪白,让人赏心悦目,爱不释手,被爱好围棋的人称为“梦幻之魂”。可是,这种制作棋子的贝壳就跟榧木一样,资源极其有限,而且一枚贝壳只能做一枚棋子,很快日向地区的这种贝壳就几乎绝迹,到了黑木父亲黑木一士的时候,由于找不到原料,家族企业濒临破产。几十年间,他们一直都在苦苦支撑。黑木一士找遍了全世界,终于在墨西哥海边找到了一种可以替代的贝类。

就是在最困难的情况下,他们也绝不以假充真,滥竽充数;他们也绝不用一枚贝壳制作两枚棋子,更没有把来自墨西哥的材料加工的棋子冒充本地棋子拿到市场上出售。直到今天,黑木老人还经常到海边去,一边散步,一边捡贝壳。

诚信,到了极致,就成了一种人生境界,一种流淌在血液里的文化基因。不管白昼还是暗夜,他们的灵魂从来都没有缺失,黑木家族令人肃然起敬。

灵魂一旦敞亮,全部人生就有了明灯和方向。追梦,敬业,坚守,诚信的匠人性格,造就了日本十多万家百年企业。蔡成平先生说:企业简单来区分的话,一种是经济型企业,另外一种是生命型企业,而日本的企业可能大多需归为生命型企业。中国人经营企业,更多把企业做成一个赚钱的工具,而日本人更多把企业当成自己的一个孩子。企业就像人一样的,很难逃脱盛极必衰的宿命,即使是全球能够排前一百位的企业,它的平均寿命大概只有30年。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2.5年,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仅7到8年,与日本企业平均寿命58年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老子说:“天下大事,必作于细。”一个企业能够基业长青,无不是诚信敬业、精益求精的结果。

“艺痴者技必良”,什么是真正的工匠精神?对于自己所热爱的事业,虔诚专注执着,始终抱着不容亵渎的敬畏感,这才是真正的工匠精神!

三个老人,并非物质上的富翁,但他们的生命却是那样的饱满丰盈,他们的灵魂是那样的高贵脱俗。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匠人,绝不是唯利是图的商人。尊重工匠,崇尚工匠精神,其实质是对劳动、知识和创造的尊重。

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南宁著名的癫痫医院?哈尔滨有治疗癫痫的医院在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