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清泉洗心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纪实文学
摘要:和墨泉、漱玉泉、梅花泉相比,百脉泉更像一个禅定的高僧,他盘坐在千年梵王殿前,凝成一个大大的品字,没有喷薄、没有激涌,如果不是满池栉比升腾的水泡,甚至无法相信这是泉。佛家有出世与入世的说法,我想百脉泉就是在诠释这说法,难怪他会置身寺院之中,以近乎跏趺的姿容等待那些虔诚的游客来朝拜。泉池中五彩的锦鲤自由游动,因为水清,这些鱼更像游动在空中,无所依凭,于是我想,出世而不逃世,入世而不玩世,该是一种空灵的人生态度吧? 一   中国文化毕竟是沿着黄河发祥的,所以一首浩瀚史诗竟充满了水的意象。从在水之湄的吟咏到大江东去的壮阔,无论浅斟低唱还是引吭高歌,每一个音符都潮润且亮丽,眼泪般湿漉漉的——真实而深情。孔子说水有五德,老子云上善若水,中国几千年的灿烂文化也是一条波光潋滟的河,滋养了一个古老的民族从远古走向现代,一路飘扬的是对水的依恋和讴歌。中国文化其实也是善利万物而不争的“水文化”,这民族文化具备了水的特质:坚韧和包容、含蓄与深邃、浪漫及浩淼,源远流长地一路奔泻下来,沿着一条历史的长河。   水作为自然存在的物质,本是无声无息的个体,但中国文化却赋予了她生命乃至感情。她承载的,既有窈窕淑女在河之洲的憧憬独舞,也有太息掩涕的文人忧患,更有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慷慨激昂。虽然这些只是临水观照的人格映现,带有太多人为痕迹,但我内心里,水的确是有自己秉性的。这秉性决定了水的存在方式:江河是水族的流浪诗人,他时而慷慨激昂,声遏云霄;时而缠绵低徊,吟风弄月。湖海是水族的王者,他慷慨大度,豁达奔放,引四方趋附,纳万流归宗。溪流是水中的隐士,他不羡浮华,只于山林吟唱自己的内心,聆听自己的呼吸吐纳起伏,散而成风,聚而为云。   瀑布则是水中的斗士,总在以自己至柔的躯体不息地冲决,直至劈开岩石,荡开高山,为舒缓的河流杀开一条前进的坦途。水的所有这些个体都是我深爱的,我回顾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的深沉;我向往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自由;我感喟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愁绪;我羡慕抽刀断水的果决,更有小桥流水人家的婉约时时在梦中旖旎流连,但我更欣赏泉眼无声惜细流的静谧。   泉水想来该是大地最宠爱的小女儿,你看她调皮地从大地的怀抱中探出头,微笑着吻去大地面庞上岁月的风霜,大地清新了也爽利了,生机在泉边朝阳般漫漶开来。泉是活泼的,但又内敛得近乎静谧,她没有瀑布与江河的躁动,却也不似深潭幽僻,她张弛有度,动静相宜,正像一位豁达淡定的儒士,兼有飘逸洒脱的道风,甚至还有几分梵唱般的禅意。这恰恰暗合了儒家思想的中庸和道家的无为,当然也糅合了佛家的慈悲,于是,红尘中的碌碌灵魂带着近乎宗教般的情感奔向泉水也就可以理解了。   少有点旅游常识的都会把观泉的目光投向济南,毕竟那是全国闻名的泉城。可瑟缩在都市一隅的泉总显得逼仄怯懦,美固然美,但被栉比的城市覆压着,珍珠泉也失了光泽,多了晦暗;月牙泉也缷了光华,添了愁容;趵突泉也没了激情,多了慵懒。看这样的泉,我总感觉少了属于自然的灵气,多了几分现实的噪杂和喧嚣。因此我更喜欢都市旁侧的百脉泉。   二   百脉泉在济南东侧的章丘市,原来叫明水城,距济南不远的一个小城。唐宋八大家之一的北宋文学家曾巩曾有论述:“岱阴诸泉,皆伏地而发,西则趵突为魁,东则百脉为冠”。和踦身省会,名声显赫的趵突泉比,百脉泉显然草根一些,但也正是因了这份默然,才少了几分摩肩接踵的沾染,也就少了几分烟火俗气和物化的媚态,多了几分小家碧玉的安详和亲切,一颦一笑都柔和恬淡,像夏日一缕若有若无的清风,更像工业文明污染前的淳朴古风——敦厚且祥和。   携妻带女奔赴百脉泉恰是一个炎夏的早晨,车里的空调疲惫地抵御酣然睡去的清风,以它无可争议的忠诚呵护我们站立到汇泉阁的肩头。朝阳中的百脉泉公园晕染在淡淡的红霞中,绿树碧水,恍若隔纱妙女,含蓄朦胧,只有近处的龙泉依稀可辨。   龙泉更像一池绿柳掩映的荷塘,塘没有规则形状,岸边是垂柳灌木,隔远看幽静深邃,水面也是暗绿莹然,仿佛深不可测的样子。只有走近才能发现满池细碎的泉,恰如一串串莹润的珍珠,从布满苍翠水草的水底飘摇着浮上水面。水清澈见底,因为水草密布,而且都泛着近乎深蓝的绿,被夹岸的灌木遮挡起来,那绿越发苍暗,而且水面上漂浮着很多凋零的柳叶,夹杂在斑驳的树影之中,凌乱且芜杂,因此,不是仔细把目光透向水底,会感觉那湾很深很深,深到无法让目光停驻在泉水涌出的地方。   可那泉终归还是涌出来了,虽然那么不起眼,也不知它们来自那株水草的根部,但满池竞相奔涌而出的水泡又让远道而来的目光充满了惊喜和淡淡的凉意,天气的溽热在这泉眼无声的池边瞬间退却了。   就在这惬意感受中漫步垂柳之下,并不在意偶尔出现的指示牌,曲折的水流舒缓流淌,清澈又轻盈,引领着目光和心情轻快悠闲地敲击着碎石小径,旅游全然变成了漫无目的的闲游。此刻,能否找到泉似乎已不重要,重要的只是那份绿柳清泉的心境。筛子泉和龙湾泉就是在这不曾期许中熨帖心灵的,这是两个带着羞涩躲在柳树怀抱中的泉,泉都不大,也都很不起眼,几乎没有游人,因此越发显得静谧安闲。这安闲让我停下脚步,面对龙湾泉一角的亭子,看着戏水的妻女,内心的柔情也如水中泉眼,若有若无地漂浮起来,荡漾开去。   人说造园的妙处在于移步换景,想来也是让人放下观赏的窘迫和急切,于不经意间亮丽双眸。   墨泉奔涌的恣肆给我的不仅是亮丽,更有无尽的惊讶和感叹。   在石栏围成的一方小小的池中,墨泉如同一朵盛放的牡丹花,从水面上突起很高,然后四散落下,盛放成一朵硕大的水蓓蕾,连同一颗惊喜的心灵,在这个炎热的季节水汪汪地璀璨了。和那些细碎的泉水相比,她带给观赏者更多的是惊叹,一粒粒水珠抟成的花朵,这么硕大无朋地怒放,美艳而清澈、昂扬且堂皇 ,除了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你竟然无法找到更为恰当的语句来描摹,于是只能屏住了呼吸,静赏。   如果龙泉里次第吐出的泉是朴素可亲的邻家女孩,这墨泉无疑就该是一位雍容华贵的大家闺秀,一举手一投足都大度得体,不卑不亢,任由围观者惊叹抑或艳羡,她只是从容淡定地自我张扬。这么大大方方地涌出地面,在小小的方池里驻足片刻,就散成一脉清流,沿着一条石砌的小渠,舒缓地相忘于江湖了。   三   墨泉的水一路欢腾着跳入绣江河,邂逅许多红花绿草,最终汇聚在东麻湾。静立东麻湾畔的石拱小桥,远处绿柳含烟,蒲苇夹岸,小桥卧波,绿洲缓缓踏入碧水,恍然已是烟雨江南。   一蓑烟雨任平生,万条弱柳映泉清。这齐鲁江南的景色让我不由得想到了易安居士——那个才思奔涌在齐鲁大地,最终又漫漶于江南秀水的“一代词宗”——李清照。   大河百代,众浪齐奔,淘尽万古英雄汉;词苑千载,群芳竞秀,盛开一只女儿花。这是对一代词宗的赞誉,也是对濡养了易安的百脉泉的褒奖。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山和仙的关系很早前的古人就有论述了,可见自然风光往往蕴含了太多的人文情怀,说穿了,自然美景终归是人类情感的载体,是人们借景抒怀的工具,正如鲁迅对《红楼梦》的评语: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对于客观存在的无声的风景,每个人也会属于个体审美的感悟和解读。此刻,我看着漱玉泉和梅花泉,思索自己穿越炎热而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观泉?   漱玉泉和梅花泉都隐藏在李清照故居的院子里,这是两处非常值得一看的泉,不仅仅因为那份观赏的情致,更多的是近乎凭吊的肃穆。漱玉泉在清照故居的东北角,雕花石栏围起的一方精雅天地收敛了她的所有活泼顽皮,正像一卷《金石录》收纳了一个奔放女性的所有稚拙,只把浓睡不消残酒的情调寄向泉畔蕉下,长长短短地吟哦成一个错落有致的时代。可时代终究是要奔突的,它以凛冽的步履踏碎了词牌的节奏,也踏碎了一场温婉的人生之梦。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情调,踏成了死亦为鬼雄的呐喊,踏成了怎一个愁字了得的寂寞与彷徨。   怎么能不彷徨呢?除了被裹挟在命运的浊流里,一个国破家亡的女词人又能有什么理想的归宿呢?愁苦替换了婉约,无奈取代了自负,时代的命运总是这么谨严地扣合了个人的命运。此时,个人是没有意义的,只有飘泊的游子,只有肢解的词牌,只有梦里的清泉绿柳,只有眼中的兵荒马乱。九万里风鹏正举,浅斟低唱的生命实体何在?寻寻觅觅的个体灵魂何在?不由得感喟:社会的洪流里,每一个生命个体终究只是一片漂浮的萍,无所谓驻留,无所谓漂泊,这恰如奔泻而出的梅花泉,仅仅为了涌出地面,那么张扬率性地涌出了,也就随波逐流了。静默抑或喷涌,都是水的秉性不变,变化的只是作为一个微粒所依附的载体更替罢了,正如词人依附的群体变动导致了人生轨迹的波动一样。个人的命运和民族的命运那么紧密地扣合着,离析的民族、破碎的国家,根本无力为诗词支起一张挥洒的书案。中国梦,绝不是中国的梦,而是每一个中国人赖以生息的梦,一个可以为之奋斗的梦,一个可以安详地铺开宣纸的梦。即便为了舒朗的文采,即便为了浓郁的文化气息,即便为了完整的文化人格,让我们一起努力!   我不知道怀念是为了忘却还是为了铭记,正如此刻,我宁愿忘却一段历史,忘却那段颠沛了易安居士的历史。我甚至期望漱玉泉旁没有造就那个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女词人,而只是一个浣衣泉畔,相夫教子,偶尔浅斟低唱,轻吟绿肥红瘦的居家小女人。   这么唏嘘着抬起头,已近潸然的眼睛就触到了梅花泉。梅花泉是五眼清泉的统称,她们争相盛开在碧蓝的水面,的确像极了五枚娇艳的花瓣,映衬着不远处的漱玉泉,共同盛开在一片碧水之中,陪伴着近在咫尺的清照故居,只是那漂浪江南的黄花瘦影,寻寻觅觅中,可有清泉映面、暗香盈袖?   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魂兮,归来!   四   走出清照故居,信步踏入龙泉古寺,也就看到百脉泉了。   和墨泉、漱玉泉、梅花泉相比,百脉泉更像一个禅定的高僧,他盘坐在千年梵王殿前,凝成一个大大的品字,没有喷薄、没有激涌,如果不是满池栉比升腾的水泡,甚至无法相信这是泉。佛家有出世与入世的说法,我想百脉泉就是在诠释这说法,难怪他会置身寺院之中,以近乎跏趺的姿容等待那些虔诚的游客来朝拜。泉池中五彩的锦鲤自由游动,因为水清,这些鱼更像游动在空中,无所依凭,于是我想,出世而不逃世,入世而不玩世,该是一种空灵的人生态度吧?   寺院周边墙上都是碑刻,其中东边墙上有一幅“清泉洗心”让我感悟极深。   大千世界,碌碌红尘,每一颗心灵都有蒙尘的片刻,都会在某一个瞬间倍感萧索,那么把心灵浸入水中,淘尽悲欢,洗尽铅华,让心灵流经日月,优雅从容;宁静怡然,无所欲求;荡涤俗尘,泯然一笑。如此想来,人生又何尝不是一湾洗心涤尘的修炼之泉呢?   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清泉洗心,山水寄情;浮生若梦,含笑淡定。   郑州癫痫病会自己好吗癫痫病不治疗会有什么影响?武汉哪个医院治小儿癫痫好导致女性癫痫病发作的病因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