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纪实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浅韵】约会罗平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纪实文学
摘要:在师宗吃过午餐,驱车奔向罗平,两个县之间只隔着40分钟的路程,风景却是两重天。才出师宗,就见阳光慢慢从云层里穿越而出,真是庆幸遇见了好天气。听说这里常是阴雨绵绵的天气,这一次,真是幸运,朋友们开玩笑说,莫非是贵人驾到,罗平才露出了微笑?  我记不清已有多少年没去罗平了,那片油菜花像是一场绮丽多姿的梦境,时时缠绕心间,让我在金色的世界梦回金色年华,青山碧水黄花,一切都被妥善温柔地保管着。去年花开时,我心漾、向往,“身”却迟迟没动,待听到花谢的消息,心中一片惘然,暗暗许诺,明年再去吧!可明年复明年,明年何其多?   这些年,我常在梦中瞭望着那片金黄色的花海,痒痒的心思,在虚拟的油菜花田里荡漾着,憧憬着。罗平,并非多么遥远的地方。可在我的出行计划里,那里,就仿佛大西洋的彼岸。一个人没勇气前行,邀约朋友吧,不是这个有事,就是那个无闲。终于可以下定决心要走时,又总是有人临时变卦。我像一个气球,被那片油菜花打得饱满,又被生活无端冒出的枝蔓扎得泄了气。就这样,每每总是在纠结的煎熬中,懒懒地度过春日时光,直到朋友说,再不去,油菜花可就谢了!   在师宗吃过午餐,驱车奔向罗平,两个县之间只隔着40分钟的路程,风景却是两重天。才出师宗,就见阳光慢慢从云层里穿越而出,真是庆幸遇见了好天气。听说这里常是阴雨绵绵的天气,这一次,真是幸运,朋友们开玩笑说,莫非是贵人驾到,罗平才露出了微笑?   当金黄色的油菜花映入我的眼帘时,我忘情地惊呼起来,恨不得一头扎进花海,尽情与它贴面缠绵。这方山水,这灿烂的花颜,我到底与它们离别多少年了?总想着要来,却成了一个漫长的诳语。   花海之间,朋友们这个当模特,那个摆造型,争相要与油菜花留下最亲密的私照。我的相机忙得不亦乐乎,可惜这个笨重的家伙一到了她们手里,便将我化成了模糊的一片黄色,分不清哪里是花哪里是我了。这时,我就热切地想念那些摄影师朋友们,若是他们在,我定要当一回最疯狂、最有型的模特了。   山是绵延柔美的峰峦,花是金色如梦的年华,蜜蜂蝴蝶飞舞萦绕,远近高低之间,闪着无数镁光灯。从收费站的拥挤到酒店的爆满,还有在田野里露营的帐篷,你就知道,罗平的春天,是多么盛大而繁华。   油菜花铺就的田野,以不同的姿态“入侵”我的眼底,而我们,亦甘愿被这金黄的田野彻底俘虏。徜徉在花海中,我不自禁地想起紫禁城的龙袍龙椅,难怪明黄色会成为帝王家的主色。恐怕再无哪种颜色有这样的气势和派头了,那明晃晃的光亮,直抵人心,让你不敢拒绝也不能后退,就这样无可抵挡地被震慑住了。   从花田里出来,见到九龙瀑布的秀美清音,又是别有洞天的美景。驻足在银河落九天的瀑布前,觉得飞流直下的不是水,是仙子出浴时,尽情甩动的秀发。她一定是临水照镜时,被自己的美丽倾倒了,索性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妩媚而娇柔地等待着,等待着经过她身旁的人们,为她细密的发丝而迷醉。   如果你见过黄果树瀑布的壮观,再来领略九龙瀑布的秀美,一定恍然觉得,他们是一对失散的恋人,黄果树瀑布雄伟阳光,九龙瀑布娇媚多情。忍不住坐上竹筏,迫不及待地想再离她近一点……   小小竹筏漫游在水面上,我们也成了美景中的美景,瀑布飞流直下,一阵风吹来,水珠雾丝轻袭在衣衫上,抱头欢笑,似有银铃掠过耳畔。意犹未尽中,终于踏上归途,只怕这一别,又是多年以后再相见了,但在我今夜的梦中,那金色的花田,一定更加真切,而我心里,也再不用为久不成行的爽约纠结了。 湖北哪个医院能治好癫痫病呢随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效果最好癫痫是如何形成的武汉哪里治疗儿童羊癫疯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