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剧本要闻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三月桃妆(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剧本要闻

进了三月,江南的春天就渐渐丰润起来了。

晨曦微明,雀儿们便开始“啾啾啾”地唤人起床,声音如草尖上的露珠般清亮。打开窗,新鲜空气带着湿湿的水气扑进来,深吸一口,肺腑通畅。我忽然想起前几日有人说桃花开了,赶紧起床,不能辜负了这大好春光! 

走在外面,三月的阳光温煦而舒适,落在身上,像母亲安暖的目光。远处青山秀丽,四周绿树葱茏,脚下是蓬松的黄叶,抬头看,香樟树原来已换了装。那些嫩绿的新叶涂满朝气,在阳光下泛着明亮的光泽。

到了河边,只见柔软的垂柳碧丝如绦,随风披拂。春水安静地流淌,清波微漪。对岸的空地上有片黄灿灿的油菜花,几只白鹭在那儿悠闲地走走停停。

江南三月似化了彩妆,青山,碧水,绿柳,黄花,白鹭,色彩明艳。我倚着石栏,呆呆地看,可总觉得这美景里还少了点儿什么!

细细想来,原来少了红艳的桃花呀!是时,正值桃花汛期,两岸本应是桃红柳绿,春色旖旎!古代文人墨客喜欢在此时泛舟于春水之上,吟诗作对,煮酒论道。飘落的桃红花瓣儿浮在碧水上,被几只白鸭划过的波纹荡开,荡开……整条河便充满了诗情画意。

我忽然来了兴致,顺着河边去寻桃花。不久,便看到翠绿的柳丝间有点点殷红,若隐若现,宛如羞怯的红衣少女。走近看,是棵不大的桃树,身骨娇小,花朵精致而俏丽,让人不由地想起了“人面桃花相映红”的诗句。 

桃花虽美,人面却日益老去,何以相映红?我苦笑一下,美的东西太容易消逝。过些时日再来,这里怕也是花残枝空,满地落英啊!春花易逝,光阴易老,我忽地悲从中来,不觉失了兴致,怏怏而归了。

生活远不如桃花般艳丽,母病在床,故友离世,这个春天总有种淡淡的忧伤,在心里!

一日,朋友发来信息:今晚去“桃妆”吃饭,不见不散。本没有什么好心绪,可是,“桃妆”两个字竟让我心动了,多好听的名字,应该是来自唐代元稹的“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

到了“桃妆”,推门进去,果然眼前一亮。餐厅的布置都以桃花为主,桃花树,桃花灯,桃花扇,桃花盘……桌上早已摆上了几瓶桃花酒,大红色的酒瓶上绘了桃花,精美而雅致。白瓷酒杯里也绘了桃花,未饮已觉香气袅袅。那酒度数不高,有鲜桃味儿,清香甘醇。在座的都是年纪相仿的姐妹,自然随性,互敬自饮起来。不多久,脸上都染上了桃红的晕。

周围热闹非凡,几乎是年轻人,我们这些中年人显得有些扎眼。我打趣道,这么有情调的地方,不属于咱们这个年纪了吧!

最年长的大姐酒量好,端庄大气,开朗健谈。她端起酒杯笑道:“心老了,才真老了。我从小就喜欢桃花,所以喜欢这个地方,之前来过几次,以后还会来。喜欢桃花的女人永远不会老。来,干杯!”  

“干杯!”

在朦胧的灯光下,所有的酒杯相碰,发出悦耳的脆响。所有的脸上绽开笑容,艳若桃花,谁说这不是阳春三月最美的妆容!

香洌的桃花酒顺着红润的唇,温热地滑下去,霎时,心里亦欢喜地开出一朵红艳的桃花。

辽宁最好癫痫医院能治好儿童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淮北有治疗癫痫靠谱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