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诗意的二哥(岁月征文·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感人故事

逝水流年社团顾问江凤鸣先生,以绝对的优势当选为江山十大才子之一,每一位流年人无不为之欢呼雀跃。在流年,我们亲切地称呼江老师为二哥,二哥荣选为江山才子,实乃众之所望,实至名归。

“共和国第一个十年大庆后,生于滨海城市青岛。青年时期曾在北国求学、当兵。尝种菜、修渠,学过针灸推拿,做过模具,开过织布机,均一事无成,空耗青春。后居住江南。从事宣传工作、管理工作,有记者职称,高级咨询师。在报刊杂志上发表过一些诗文、通讯特写。有十多篇论文、散文入选文集,著有散文集、诗文合集两部。诗人文武斌曾为其题字曰:文学是愚人的事业。其人喜游山水、喜欢涂抹,劳心费神,一无成就,依旧乐此不疲,真愚人也”。谦逊的二哥在参加江山十大才子竞选时如是介绍自己。即便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介绍,二哥的横溢才华、精彩的人生以及壮志豪情,我们依然可以一览无余。二哥对流年人一直以小老头自称,其实,流年人甚至很多江山人都有共识,二哥不是小老头,而是非常帅气、儒雅的文人。

我跟二哥虽然很熟悉,私底下交流却很少,也就是前些日子,才加二哥为好友,而此时我到流年做编辑已经一年多了。平常的日子,大多是看着二哥在编辑群里侃侃而谈,或是为流年社团提出建设性意见,或是针对流年编辑的文章给予理性的分析、感性的鼓励。对于二哥,我从心里仰视、敬重。

二哥学富五车,才华横溢,更是一个很有温度的兄长。来流年之后,最温暖事情的莫过于每天清晨,都会在二哥那句经典的问候语——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开始美好的一天。这句话从初来直至现在,已然相伴了400多个晨曦,如果你不是流年人,你可能无法感受到那句话的温暖。

“腹有诗书气自华”,二哥的才华不是几个文字就可以描述。打开二哥的江山文集,你会看到:2011年7月29日注册,共发文205篇,其中精品166篇,绝品6篇,曾获荣誉:绝品宗师,江山之星。数字也许只是数字,但是数字记录着二哥的文路历程。我们喜欢江山,挚爱这片沃土,不都是因为文字结缘吗?三年多的时间里,二哥笔耕不辍,写下了一篇篇精彩纷呈的佳作。这还不算他在流年后花园水榭论坛发出的同样精彩绝伦,不可计数的精华帖。

二哥无愧为江山才子,而他又居住在江南,所以,在我看来,无论是他的自身还是他的笔下,都具有诗意的才华。

他的散文集《烟雨里的粉墙瓦黛》近日出版。这部散文集,收录了二哥今年创作的六十篇散文,一共447页,30多万字,由凤凰出版社出版发行。

社长纷飞的雪第一时间做了快讯,我们也第一时间了解到这本文集的基本内容:文集写的是作者眼中的江南,一个历史与现实交汇的江南,一个古典与俚俗交织的江南。那些小桥流水,那些粉墙黛瓦,那些青色石板,那些深窄雨巷,那些水边人家,那些巧笑娇娃,都在作者的笔下融进历史的烟云,或朦胧或清晰地向你走来。江南的风花雪月,江南的典故传奇,江南的才子佳人,江南的风土人情,都在作者的笔下,透过青山绿水、细雨青烟,透过纸背渐渐呈现在你的眼前。作者带你去古寺驻足,于烟雨空濛中,看云卷云舒,散成禅趣;作者带你去拱桥观月,于杨柳岸边,品味才子佳人曾经的缠绵;行走江南,作者不仅带给你销魂的美色山水,还有独具特色的江南船菜、韵味独特的越剧吴歌,还有这一方水土上所独有的手工技艺的精彩。浊酒一壶,香茶一杯,你随着作者细细品味,自有无限诗意将你陶醉。

读者可以绕过喧嚣的都市,跟随作者走进古镇、古村,走进桃花坞、香雪海,走进茶园果林,走进烟雨小溪,感受这片热土里先祖的智慧、感受这方水土的历史风云。缱绻于这样的文字里,你会爱上江南丝竹,听凭它轻轻拨动你的心弦,在那时紧时缓、如泣如诉的旋律里,你一定会进而爱上江南,从此不论你人在何方,都会带着对江南的无尽思念。文集中还有作者行走在青山绿水、北国边关的游记与随笔,无论是婉约还是豪迈,都表达了作者江南人文的深情厚意。

王小波有一句名言:“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在我看来,二哥,无疑拥有着诗意的世界,因此才有了他笔下的《烟雨里的粉墙黛瓦》。

我相信许多人,对江南水乡的美丽都有一份难舍的情结,对江南的风物人情,都有着近乎宿命般的眷念。无论是身处江南的人,还是不曾踏足过江南的异客。时间久了,江南就成了许心中的一个旖旎的梦,一个常常想起,想要去寻的梦。江南也是我的梦,只是,我不曾走过江南,江南,在我的一夜梦里。但还好,我在流年,流年有二哥,便有江南的小桥流水、柳依依的堤、烟花纷飞的岸;有烟雨小楼中品茗的闲情、有追随午后阳光下闲置的慵懒、有倾慕一朵花的欢颜、有眷恋一剪流光的浪漫。

常常在安静的时刻,徜徉在二哥的“粉墙黛瓦”里,沉浸于江南烟雨里,在二哥的文字里,我的江南之梦越来越具体,具体到江南的水、江南的民居、江南的厅堂、江南的春韵小桥旁……

二哥的诗意,不仅在于文字,更在于他的人生。二哥喜游山水,他的足迹遍及南北,一个不折不扣的身体和灵魂都在路上的人。他情趣高雅,身心喜乐,真正达到“养云”的境界。据说,乾隆皇帝给自己经常休息的房间,提了两个字——养云。顾名思义,养云室便是皇帝养蓄云气的地方,他可以在此读书、吟诗、作画、写字、赏戏、听曲、饮茶,还可以交友、聊天、以及其它文娱活动。总之,凡是他走进自己内心世界的时候,就是他养蓄云气的时候。因为乾隆皇帝在诗中写道:“水云养以湖,山水养以室。居山附近水,云相兹合一。”

养云,亦是养心。二哥用脚步养云,用文字养心,胸中有云,云蒸霞蔚,心中灿烂,二哥是一个诗意而精神灿烂的人。萧伯纳说,“只有年少时拥有年轻,是件可怕的事”,无疑,精神灿烂的二哥是不老的。对我们流年人来说,年逾五十的二哥,依然年轻。

清晨,二哥在我们编辑群喊完“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之后,便会欣欣然走向菜市场,购买一天所需要的最新鲜的蔬菜。因此,在我看来,二哥的诗意,不仅仅在于他的“粉墙黛瓦”,也不仅仅在于他的“纵情山水”,还在于他的生活情趣,甚至是买菜这样的一件小事。泛舟清溪,吟诗作画,是诗意;微笑淡然,漫步菜市,也是诗意。

一个诗意的人,是有着浪漫情怀的。才子二哥,当然也是有着些许浪漫的,二哥常常开玩笑,他的婚姻是组织安排的,但是我们所有人都看得到,二哥与“虎妞”二嫂是最幸福、最恩爱的伉俪。前不久,二哥携手二嫂旅行,走过了很多山山水水。带着二嫂去看最美的风景,是五十多岁的二哥的最美的夙愿。旅行中,二哥不时会将他摄影的风景发到群里,还有二嫂这个江南女子美丽而优雅的笑容,也随着画面走进我们流年人的眼眸。

于是,我的眼前出现这样一幅画面:两个身着红色冲锋衣的中年夫妻,两个人面色平和,笑容绽放,他们没有手挽手,只是将头颈相靠,暗藏属于中年夫妻的那一点浪漫和缠绵。虽然这只是他们生活的一个最简单的片段,但这个定格所蕴含的诗意和具有的象征却叫人感动。二哥和二嫂他们的婚姻年头近三十年了吧,两个人经年累月地生活在一起,什么是爱,也许不能用具体的语言的来描述,但幸福却是能感知的,是温情的。我想,执子之手,与子到老,在二哥身上已然是最为极致的体现。二哥与二嫂的恩爱已然是流年的佳话,因为二哥,我们的流年诗意而温情。

二哥的诗意,还体现在他对友人的情谊。在他那篇《雪,我和你同在纸上江南》,二哥写到:我写江南如此痴情,一是因为对江南家乡的热爱,二是因为有位文字上的知己——雪,雪的文字很美,一种诗意的美,第一次读到她的文字,是她写在我一篇散文前的按语。那一段文字很优雅,大家闺秀般的优雅,雍容华贵又不失真情真意。文字很干净,一种出水芙蓉般得洁净。看得出她读过很多古典诗词,读过很多中外经典文学著作。那种对文字不留痕迹的修辞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她的文字,情感浓烈,准确深刻,直指人心。更令我佩服的是条理清楚,逻辑分明,情理并融,让人兴奋,给人鞭策。

很幸运,我编辑了二哥这篇诗意的文字,并被二哥与雪的诗意的江南情谊深深地打动。人有一知己足矣,何必高山流水。文字写于知音,两个人文字上的倾心,文字里的共赏,文字里的相惜,吸引着、感动着、鼓舞着二哥如醉如痴地书写着江南,读者便在二哥与雪的纸上江南,领略那种诗意盎然的美丽。

走进二哥,便是走进江南,走进诗意。二哥的手心里长着江南,指尖下长出小桥流水,粉墙黛瓦,静心品读,唇齿间便会长出江南,心底下便会长出去往江南的杨柳堤岸。

敲打完这篇文字,喜闻二哥的散文《诗意扬州月》荣刊《太湖杂志》,又是一个诗意的消息。

夜色渐深,月色很美,二哥的诗意是窗外的月色,恬淡、幽静、美丽。

哈尔滨医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癫痫病发作时如何处理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