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菊韵】生命中的特别伴侣(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文学

岁月已经将我推进古稀。这时我才发现,在我的生命历程中还有几个最特别的伴侣。

一生奋斗,两袖清风。退休后更无别的出路,只好回到乡下那间破旧的泥墙草屋。草屋外稀疏的几棵高树,一湾坡地,漫野尽是杂草和荆棘。

我的泥墙老屋已经腐朽了,几处断壁,残留着漏水的深痕,像零乱发黑的山水画。屋梁上也是灰尘密布,蜘蛛网飘飘扬扬......

独生的儿子单枪匹马,在外地谋求自己的衣食,已经多年没有回家。我和老伴住在这里。白天她都要下地劳作,经营者那二亩菜地。我体质每况愈下,脚上又犯有伤,不能下地劳作,只好在家里看些杂书,写些诗词之类来打发寂寞的时光。

这些时候,我觉得很孤独。一群鸟雀飞过,发出嘎嘎的叫声,我以为是最动听的音乐。

我在门前弄出小小的一片空地。种上几种杂花,如一串红、金银花、蔷薇之类。我并非是欣赏花,只是用这些来消除我的寂寞和孤独。

一天上午,我坐在院坝里读着《老子》,突然听见里面的屋梁上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我跛着脚进去看,什么也没有发现。待我回到院坝,那声音又“悉悉索索”的响起来。

老伴从地里回来,走到后门,吓得“啊呀”的大叫一声。我连忙问:“什么事?”她指着那摇晃的草丛说:“好大的一条乌梢蛇,真吓人!”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那蛇足有大碗粗,有三丈长!我心里忐忑不安......

那天半夜,我也听到屋里有“悉悉索索”的声响,一打开手电看,那声音就没有了。以后的日子听到这种声音,我也懒得理他,反正听惯了!

春夏之交,我种的花相继开放。我坐在院里欣赏那些姹紫嫣红,感到很惬意。突然有几只黄蜂撞到我的脸上,开始我一惊,以为那蜂子要蛰我。但是它们根本没有理我,倒是飞到我的花间去忙活去了。欣赏黄蜂采花,竟然成了我的乐趣。

刚进初秋,邻居姚老汉跑来对我说:“老黄,你屋后的春树上有个大绿蜂包,你要去找人打掉,不然回蜇人的......”

我顺着姚老汉的手指方向一看,果然:那个绿蜂包足有水桶大小,轮重量起码有80多斤,周围还有成群的蜂子在飞舞!

姚老汉说:“你去请镇上消防的人员来打掉它......”我“嗯嗯”的答应着,但是我一直没有去找人来打蜂包。

中秋节到来,老伴去墙边修理杂草,她突然惊叫:“老黄,来看这里也结有大蜂包。”我去一看,真的,一个地绿蜂包,像一口铁锅挂着。几十只蜂子在上面蠕动......

老伴没有能力打掉蜂包,就没有惊动他们。我自然也没有去打蜂包的能力。于是,我们就与蜂包里的蜂子成为邻里。

2013年7月,我地突发大暴雨,山洪倾泻,滑坡处处,遍地汪洋。我的破旧泥墙屋也倒塌了一间。一堆狼藉,我的那些喜爱的书籍也埋到泥浆里......

救援我的乡邻来了,他们在清除污泥和烂石头时发现,我那倒塌的屋梁上还缠着大蛇蜕的几张长皮,花黑花黑的。“嗨呀!老黄,你的屋里这条蛇起码与你同住了二三十年,他竟然没有咬你!”村里最有经验的唐老爹说。

几经努力,我的那间倒塌的屋子回复起来,这次是用水泥砖砌成的,比起以往,真是焕然一新。我把那些被水淹泡的书籍整理晒干,搬进新屋。

那天,老伴下地去了,我收拾着屋子,突然发现一天足有三丈长、大碗粗的花蛇又向我的屋里飞快窜去......

接着,又是一群黄蜂飞来,绕着屋子“嗡嗡”清唱。

面对如此情景,我的心里突然激灵起来。那大蛇,那黄蜂,他们也许是见到我没有伤害他们,也就放心的和我相处,还乐意与我作伴。天下万物皆有灵感想通,人类的朋友,原本不限于他的同类,也可以包括一丛花,一条蛇,一窝蜂,或许一只小小的昆虫。只要你善待他们,成为你生命中的特别

伴侣。

老伴下地去了,我独处乡下草屋,再也没有感到孤独。因为我身边有许多精灵在相伴。

2017年11月13日于卧薪斋

西安最好的癫痫医院在哪里江苏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哈尔滨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北京癫痫病医院手术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