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父与子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文学
摘要:或许老林是爱着儿子的,只是他把愤懑的个人情绪发泄错了地方;或许老林是爱着儿子的,只是他在爱的道路上走错了方向。    一   在我诸多的童年伙伴中,我得承认,小林是平淡无奇的一位。其实我们两家并不在同一条弄堂,说不上真正意义上的邻居。从我家到小林家差不多有百米的路程,况且在我的记忆里小林并不是在那儿出生的。或许生活就是由很多偶然事件组成的,在很多次的阴差阳错中,在很多次的机缘巧合中,小林不知不觉地与我认识了。   我那时的童年伙伴中,几乎很少有从正常家庭走出来的孩子,包括我自己。在我的印象里,那群孩子个个都是“有故事”的人,如果将来某一天他(她)不幸地成为作家,必定可以写一部厚厚的自传。在他们当中,既有父亲因猥亵女童被判入狱,留下母子二人相依为命的可怜孩子;也有父亲背叛感情离家出走,而母亲因性情木讷终生未嫁的不幸男孩;既有被强势的母亲天天打骂呵斥而被迫学习钢琴的无奈的女孩;也有父母常年出差而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的孤独男孩;更有父母离异后被法院宣判给父亲,而父亲因病去世后又由母亲来接管他生活的苦命男孩。在那么多变异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孩子里面,小林算不上最悲惨的,可他的命运同样值得众人唏嘘。   在小林出生之前,他的母亲亚玲有过一段婚史,并且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儿子。亚玲嫁给他父亲老林时,已经属于二婚了,可是看上去比老婆还苍老的老林却还是一婚。那时候我们常常听到老林家里吵架,有时是夫妻两人吵,有时是老林在打骂小林。至于为什么频繁地吵架,邻居们肯定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所以更多时候闲言碎语只是老人们的一些推测罢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家不和谐的争吵更多地将矛头指向了老林身上,就是说,邻居们基本上认定他们家的吵架是由老林单方面挑起的。小林一向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尽管学习成绩很一般,但是别的孩子会做的那些调皮捣蛋的事儿,他一概不沾染,你说这样的儿子有什么值得他生气愤怒的?至于说亚玲,尽管她曾经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但是自从她嫁给老林后,一直安安分分地过日子,从来没听说任何与前夫之间的瓜葛之事,这样贤惠的老婆其实也没必要有争吵的理由。   然而,理论分析得再好,事实总归是事实,它不可能顺从地被别人的理论牵着鼻子走。乖巧懂事的儿子,贤惠顾家的妻子,和被人摸不透脾气的老林,这样的三个人组成一个家庭,却时常被争吵的乌烟瘴气所笼罩。如果仅仅吵架还不是大伤,更要命的还是老林经常会在喝醉酒后打亚玲,在赌博输钱之后找理由打小林。所以一来二去,邻居老人们都会在背地里骂老林是个“没用的男人”。老百姓口中的所谓“没用的男人”,原本是指那些结了婚却不会生育的男人,更甚者是指连老婆也娶不起的男人。而老林在邻居们眼里,仅仅是比那些不能生育的男人厉害一点点,但他无原则地打骂老婆和孩子,跟那些彻头彻尾的无赖也差不多,也是一个没有本事的窝囊废。      二   小林很少和我一块去玩电子游戏,尽管我们那代年轻人陶醉在这种有毒的游戏里无法自拔。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多数是在下棋,飞行棋、斗兽棋、跳棋……小林真的是个很低调很文静的孩子,他好得没有一丝野心,没有一点欲望。总觉得和他在一块游戏是我最放松的时候,他下棋从来不计较谁输谁赢,他输了不会闹情绪,赢了也不会看不起对手。除了下棋,我和他玩得较多的还有模仿教学。那是我们自己独创的一种游戏,可以两到五个孩子一起玩,参与挑战的人模仿学校老师讲课,其余孩子坐在(蹲在)地上当学生听讲。“老师”可以在黑板上画画或者写字,也可以出一些算术题,考考其他小孩子的智力。在这项有趣的游戏中,我常常“强势”地扮演“老师”的角色,因为小林比我年轻三岁,我学的知识赶在了他的前面。这种游戏虽然分不出胜负,也没有下棋或电玩那样刺激,但是它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孩子学习和创造的能力。在童年时代,不止是小林和我们的邻居,就是我那淘气的堂妹,也会在每个周末和我玩这样的游戏。   小林和我最熟络的时候,应该就在我十岁多一点的年纪吧。那个年纪的孩子,完全是没心没肺的一类人,完全不去琢磨若干年后的他是否会成为我的至交,还是生命里那个注定会消失不见的过客。他们一家后来是搬走的,而我却在那条没有生机的弄堂里住到十五岁。我不是很清晰地记得,小林一家是在我五年级或六年级的时候搬走的,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看到过他。不过他在那儿居住的最后一年里,还是经常被他的父亲虐待着。   小林这一辈子最大的荣耀,在我看来当属妇女们对他的“美男子”称号。凡是见到他的妇女,包括我母亲,一致公认小林就是她们眼里“最好看的男孩子”。不过在我看来,他长得也很普通,没有什么比我们更帅气的地方,可能这是男女思维的差异吧。每个看见亚玲的妇女或老太太,总会拉住她的手对她说:“亚玲,你真有福气,生了个那么好看的儿子。将来找老婆不用愁咯!”听到这里,亚玲就会嘿嘿一笑,心里乐得不行。   有一回亚玲到我家来吃中饭,是我母亲招呼她来的。她独自过来,没有带她的丈夫。因为我们都知道,她的老公不上场面,只能在“小地方”待着。亚玲性格很好,和我母亲父亲聊得很开心,还说了她最近在夜市里卖服装的事儿。后来说着说着提到了她的男人,她说她男人上个礼拜在大街上揍了她一顿。当时还有个男性路人看不下去了,替她打抱不平,冲过去打了老林一拳头,叫他不要在女人面前嚣张。老林觉得很失面子,和那个路人打了起来。老林的脸被那男人撕破,涂了很多蓝药水。后来老林回到家,气没地方出,对着正在写作业的小林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虽然我们那弄堂里出来的都是些命运不太好的孩子,可有时我还是替小林感到抱不平。我一直琢磨不透,老林到底在生活上遭受了多大的委屈(屈辱),导致他会千方百计地寻找借口,将暴力嫁祸到无辜的孩子和妻子身上。难道他试图通过在儿子身上发泄的威严,扭转别人对他活在世上的窝囊形象的看法?      三   十五岁那年外婆去世,我们家从那条弄堂里搬走了。据说小林在我们搬家之前就已经离开了那里,从那以后,我们两个最熟悉的伙伴就再也没有见面过。二十六岁那年,某天母亲突然告诉我小林没了,是被人杀死的。为了担心我记不起哪个小林,她还特意说了下是亚玲的儿子,就是小时候我们称他“最好看的男孩子”的那位男生。我当然记得,我俩之间发生了那么多有趣的故事,我怎么能忘了他呢?只是我压根不明白,一向瘦小羸弱、斯文扫地的小林,能和谁结怨结仇呢,他何止会引来杀身之祸?   母亲对我说,她在大街上遇到了亚玲,亚玲告诉她,儿子是在中洲公园游玩时遇害的。当天傍晚六点多,小林带着一位女孩散步在公园里,不巧的是在返回途中遇到了一个抢劫犯,那男子抢走了女孩的提包,情急之中小林冲了上去。然而他没想到劫犯的手里握着一把刀……小林被刺中身体,倒在血泊中……   根据亚玲当时的描述,小林真的是很无辜的。因为抢劫提包的男子和他压根就不认识,而且很可能是个外地流窜犯。他抢劫提包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钱,他根本无心杀害谁。小林和女孩走在一块,根据我的推测那女孩应该还不是他的女朋友,如果是男女朋友关系,男人似乎还不会表现得太冲动。也许小林是在暗地里爱慕她,或许已经向女孩展开了追求,或许那次相约去公园散步就是他准备提升两人关系的最佳契机。然而事情太不凑巧了,我们本地人都知道,中洲公园是一座岛屿,四面环水,靠近江边的边缘地带都比较偏僻,加上傍晚天色阴暗(事发时间在一月份),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我估计小林就是经过了那样一条偏僻的地带,才被抢劫的男子跟踪上的。男子应该是跟踪了一段时间才决定下手,据亚玲事后听到公园里的目击者说,女孩发现自己的提包被抢劫后她在那里大声叫嚷,似乎有种不抓住盗贼就誓不罢休的样子。所以小林的遇害她也有很大的责任,俗话说恋爱中的男人是最爱慕虚荣的,他最害怕自己的追求对象看不起他。其实只要冷静想想,女人的提包里能放多少钱,无非就是一些化妆品手机之类的,最多价值几千块钱。而参与抢劫的人和正常男性在体力上也相差无几,就是说他为了自己不被当事者抓起来殴打,往往也会给自己的逃跑留一手。他们通常都会备刀,匕首、水果刀都有可能,它在保护抢劫犯的同时对受害者的生命也造成了威胁。小林就是这样撞到了“刀口”上,怀着对女孩的爱慕之情,怀着对证明自己男人尊严的幻想,他的生命定格在了二十三岁那年。   据我母亲说,自从小林遇害后,老林像变了一个人,他的头发一夜间变白了,那些唠唠叨叨的话语和对他人的不满也不见了。从小林遇害直到案子侦破的这四年间,老林每天都去中洲公园一趟,在儿子被杀害的地方长跪不起。连我母亲都感慨地说:“这种孝心真是了不起啊!换做是老林被歹徒杀害了,他儿子能做到天天为父亲祭奠吗?”      四   由于出事当晚公园里人群散乱,加上途径路段没有监控摄像,给案件的侦破工作带来一定的难度。一年两年过去了,始终没有听到小林的消息,我以为这个斯文的男孩就这样平白无故地从人间走掉了。可是这个世界从来不会向邪恶伸出妥协的双手。就在我差点将这位童年的伙伴遗忘之时,四年后的一天,母亲告诉我杀害小林的凶手被抓到了,是个贵州佬,才二十多岁。果然不出我所料,自从小林出事直到今天,我的脑海里始终播放着关于那个不知姓名的犯罪嫌疑人的基本信息:外地人、年轻、头脑简单、素质低下。   我不知道执行枪决的那天老林有没有去现场,但我知道那个贵州佬就是在小林遇害的地方被枪毙的,之所以这样安排,也是为了了却老林家人的心愿。我还知道老林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里的包袱终于卸了下来,一千四百多个没有合上眼睛的夜晚,至此终于可以结束了。长眠于地下四年多的小林,从现在开始,他的冤魂可以安息了。   时隔多年,我仍然在心里问自己,老林是否真的从心里爱过小林呢?如果爱过,那他为何不给小林一个幸福的童年,却要将他推向侮辱和殴打的痛苦深渊?如果他从没爱过小林,又为何要在儿子遇害后的四年时间里,天天在家里以泪洗面,并且到他曾经倒下的地方长跪不起呢?或许老林是爱着儿子的,只是他把愤懑的个人情绪发泄错了地方;或许老林是爱着儿子的,只是他在爱的道路上走错了方向;或许……我想找到一个合适的措辞,来解释老林和小林这对特殊的父子关系。      ——2018年7月22日 正确急救癫痫患者的方法吉林癫痫病中医院癫痫患者抽搐时如何处理西安可以治疗小儿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