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真色彩】一听倾心(征文·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古典诗歌

一、相遇蓝素,你是我不曾错失的美好

遇见蓝素,甚是温软。像一朵蓝色风信子开在水湄,开在旷野。蓝素传出的音波仿若一双温柔的手,轻轻地推着我穿行在山径丛林。

年岁渐长,记忆也在慢慢地倒退。人一旦念旧,便开始老了。忘了这是谁的句子,却是与我少有关联的。我在十五岁那年就开始念旧了。十五岁时,往复在我记忆中的只有一个人的脸,一个人的眼,一个人的身影,每每梦里,他走向我,抚摸我的发,深情地看着我,随后又残忍离去。三十年之后,步入中年,只是比年少时有了更多更为丰富的记忆。

我是一个活在往事中的人——这是我写在我散文中的句子。

某日的黄昏,我在乌镇。乌镇的水色里有蓝素留下的波影。一次次地前往乌镇,仿佛那里有个人一直在等着我。为了那个人,为了去看他,为了感受他的气息,我来来回回不知多少次。某日,我坐在临水的河边。坐在一张餐桌前,点了一盘小菜,一碗黑米粥,漫不经心地拿着勺子舀起米粥放进嘴里,漫不经心地看着远方,听蓝素于2017年书香节为我特别制作的三期《旧书的似水年华》。感觉他的身影倒映在水色中,感觉我就在他温情的双眼中,感觉我们就在乌镇的似水年华里,感觉时光在水波中不再匆匆。

《旧书的似水年华》第一期播出的那天,我正好坐在丽水云和梯田酒店天台的藤椅上,夜空中有最亮的星,不远处的古街上,有人围着篝火歌舞,我长裙在身,思绪却随着蓝心的空灵之音飞舞,感觉那声音仿若头顶上的星辰落下来。这个异乡的夜晚如此美妙,疲乏顿失,心境澄明,感谢那一刻有蓝素的温暖陪伴。

第一次听说“蓝素”是在雁子那里。她找来一期节目给我听,在雁子的鼓励下,我将近期的一篇散文《尘世密语》投到了蓝素电台邮箱。这篇《尘世密语》是我沉寂将近一年之后的第一篇散文。这篇散文于我的意义远远超过文本本身,我将这篇文投给蓝素,实则是暗喻了某种不为人知又隐匿在内心的无法言说的东西,一如这篇散文的标题尘世密语,是密语,也是蜜语。

不想,第一篇投出去的文迟迟没有音讯,一度被蓝素雪藏,却在文友的催问中迎来了另一篇文的播出。那是我为玛格丽特•杜拉斯去世二十一周年写的散文《绝唱》。投给蓝素时用了《我们永远相爱。我们永远热泪盈眶。》这个标题。

在3月3日杜拉斯逝世二十一周年纪念日里,听到蓝素电台精心制作的节目。我知道,之前所有的想象都是美好的,之前所有的等待都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当开篇的第一段音乐响起,当蓝心读出杜拉斯生命的绝唱时,当蓝心和鲁易读至这篇散文的尾声部分时,我的内心已然决堤,我整个人被他们的声音淹没,我的眼眶里一直含着泪。

杜拉斯这个名字在我的精神世界里停留了太长太久的时间。她风情万种地来,又苍凉孤独地离开。过去的那些年里,我写过很多关于她作品的评论,唯有这篇是我自己最为喜爱的。以前写她,我都是站在她的世界之外,用欣赏的眼光看她写她。她是我心中的女神,是文学大师,可这次却不同,我走进她的世界,她的内心,我站在时空的对岸和她对话,她不是文学大师,不是女神,她只是个女人,一个为了爱颠沛流离的女人。她是我的熟人,她是那个亲近我灵魂的人。

我久久地沦陷在蓝心的声音里,这期节目收到的反馈远远在我的意料之外。而最让我感动的是,之前已制作好的音频由于突发的故障而导致无法按期播出,后来我才知道3月3日那天晚上我听到的是节目是淡颜和蓝心、鲁易两位主播赶制出来的,那晚我在节目的留言板写下:我知道,今晚我注定会和她在蓝心,鲁易深情的朗读中重逢。听到尾声部分,再也无法忍住泪水。我想,如果真有天堂与灵魂,杜拉斯在天堂听到,她也会如我这般泪流满面。感谢蓝心,鲁易两位主播,感谢亲爱的淡颜,你们是天使,在杜拉斯逝世21周年的纪念日里,能得到这样的回应,我再无它求。

之后,蓝素又制作了一期男声版的,由主播王逸鸣朗读。圈中不少好友转发了这期的节目,很多朋友发来留言说,从头到尾听完,什么都不想做,被这篇文和这声音吸引,这1个小时真的值了。

傅菲老师留言说:爱是最深的人性,也是人性最温暖和伤痛的部分。相爱,多么美好,也多么艰难。爱是人唯一可以抗衡时间的东西。文章写得细腻,触动我内心。我相信,世人皆痴男怨女。非常好的播音,十分喜欢。谢谢作家写出美文。谢谢电台推出美妙的有声读物。

雁子在留言中这样写道:蓝心和鲁易,双声演绎得太完美了,在控制情节的节奏和人物性情的拿捏上,都殊为绝妙。绝唱,绝文,绝音,绝配。

我的好友夏云泥说:作品最后一个章节,是雪以原著经典告白为素材设计的,是整篇作品的亮点。这一段杜拉斯与她的中国情人老来见面的对话,听完后感动人心,几欲落泪,是最感人的部分。这种设计满足读者心愿的同时,也表达了雪对杜拉斯这段爱情的期冀和对爱的观点。

之后又有几篇散文被蓝素主播选读,我一直反复在听的除了《旧书的似水年华》《尘世密语》就是主播暮晓朗读的《孤独的和声》了。无数个寂静的夜,听暮晓的朗读,感觉像是被一种天然的气息所拥围。暮晓的声音空灵轻柔圆润,在节奏上把控得极好。蓦然地想起张文琮的《咏水诗》:“方流涵玉润,圆折动珠光。”我一直有说,比文字更能直接抵达人心的是声音。好声音是能安抚人心,让人心在瞬间得以安静。在听的过程中,很多往事、很多情感被暮晓的声音带了出来。

二、聆听蓝素,用声音温暖每一个孤独的灵魂

还是在秋色初绽的人间。

还是沦陷在蓝素的诗意时光和情绪风景里。

还是蓝心,那个用澄明的心,用绵长低婉的声音绘制着素色岁月的女子。

第一次真正地听完蓝素的节目是傅菲老师的散文《思念》。傅菲老师散文集《饥饿的身体》中,《思念》是我最喜欢的一篇,不知道已经读了多少遍,我只知道文中的那些句子,如苍穹里的某颗星子,落在我的眼睛里。星子落下来的时候,不见任何的声响,不见丝毫的波澜,只是落下来……在黑夜里,听蓝心和鲁易读这篇文,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走在森林里,漫无目的地走。在迷路时,前方突然晃动一缕亮光。我沿着那缕亮光,终于在黎明到来之前走出了迷雾般的森林。

蓝素制作的这篇《思念》在我眼中泛着无数的亮点,男女双声中近乎完美的融合是亮点,音乐的选曲是亮点,后期精心的制作是亮点,而最打动我的有三处:

第一个亮点是《思念》这篇文中,有一段是有关俄国诗人茨维塔耶娃和里尔克之间的情感,是茨维塔耶娃书信中的句子:“莱纳,我想去见你……我想和你睡觉——入睡,睡着……单纯地睡觉。再也没有别的了。”这段文字如何用声音去表达其实很难,最终还是得取决于主播对这篇文的理解和对这段文字语境上的把控,如果做得再深入再细致点,还要对两位诗人的情爱有所了解。在朗读时,一旦表达过头就会感觉俗不可耐,而如果表达不足又会令人心生遗憾。那晚,当我听到蓝心读到这一段时,真的是被她深深地打动。原来这世上比文字更能以一种直接的方式与人心相融的是声音。我爱极了这种深情的低沉的声音。茨维塔耶娃在这篇书信中发出的绝望的美好的纯净的愿望,都被蓝心表达得刚刚好,那种低沉哀婉的声音灌入到耳中时,令我竟生恍若隔世之感。

第二个亮点是蓝心读茨维塔耶娃的那首《我想和你一起生活》。我是一个对声音很挑剔的人,就像对这首诗的朗读版,曾经因写一篇文而想去找这首诗完整的朗读版来听,却始终找不到一个令我满意的,包括专业电台的主播的朗读,声音不是太飘以至于感情不到位就是煽情得过了头,听了很多还是觉得蓝心的朗读最能贴近我的内心。蓝心读的那一句“我想和你一起生活,在某个小镇”生生地带出了我的眼泪。

第三处亮点是推出的时间。在一个深情的日子里播出这篇《思念》可以看出蓝素管理者的细致与用心,难得是她们内在的对外界事物的敏锐度和感知度。

因相爱而甜蜜,因相离而忧伤。傅菲老师用文字告诉你,思念是最温暖人的东西,也是最愁人的东西。听蓝素电台的两位主播告诉你,思念,就是和人一起衰老,让人深深地孤独。思念就是想起一个不再相见的人,就是迷恋她生命的一束光。

——这是我在那一天的晨,于上班途中写下的推荐语,分享给我所在文学群里,回应到的是很多很多的赞。记得有一次分享到一个微信群,群里有人一连发了几个大哭的表情,随后写下:这散文像一枚钉子,这声音像一把榔头,一下一下地敲进了听众的心里。甘愿被敲打,甘愿疼痛着。

在根本处

也正是在那最深奥、最重要的事物上

我们是无名的孤独

——这是里尔克的关于孤独的诗。孤独自生自长,傅菲用文字造就了孤独。蓝素用声音成全了孤独。而我只是一个苟延残喘于俗世,自顾自地喜欢孤独愿意孤独且至始至终向往着孤独的女子,在那个孤独的夜里,听完了《孤独》,写下:

再也没有一个比你更让我挚爱的人

再也没有一支比爱更让我悲伤的歌

再也没有一个比孤独更为饱满的词

——前两句是傅菲老师写在这篇《孤独》中的句子,最后一句是我听完这一期朗读后写下的。

在听主播江南读文前,我已阅读了这篇《孤独》。我有说,要读出这篇《孤独》中的孤独之境是需要有一定功力的,这种功力不仅仅是指声音,而是在朗读者的内心。最好主播是男子,最好是一个孤独的男声,最好是带点沧桑感的男声。

初时,听江南说《孤独》,没有期待中我想听到的效果,心中不免会有些小失望。在和傅菲老师交流时,他却说,他非常非常喜欢江南的朗读。我听后,笑着说好,心中却不以为然。

奇怪的是,不以为然的我却一遍遍地听江南的朗读。早晨在上班的途中,午休时,下班回家的路上,在厨房里洗碗的时候也听,晚上入睡前再听。听多了,心里便会出现一个画面:暗沉的黄昏。孤单的老树。孤独的街口,空无的古物,滴答滴答的流水声。听多了,也就懂得了淡颜所说的一个假装平淡的男声,他在表达上却有着内敛而深厚的情绪。虽是平静的叙述却是字字撕心,句句牵肠。那种男声是在把力量往里推,不是向外放,让人内心碾压,让人无法不由人及己。对于这类情感类的文章,含蓄比外放更有张力。

而后又听蓝心读蒋德明先生的诗歌《彼岸人在》:这是一首让春光在瞬间黯然失色的诗。写诗的人在写完最后一句诗后挥挥衣袖,却将一片凋零的色彩留在了春的黄昏里。读诗的人,读完最后一句诗沉默不语,却把更多的沉默留在了夜色里。

最初的相遇,最深的思念,原来这世上所有的别离竟是如此相似。彼岸人在,是一曲消瘦的弦音,终究是无人应和。每一个正在爱着或者已然不爱的人,都是长于野地里的孤独的花。月色清寒,花落人散,从古至今,深情终是被辜负,有谁还会如你这般,在诗中写下:

春天走了我就不看花了

你走后我也关上门窗

在天上我等你成落雁

在河边我守你为沉鱼

虽然我知道,这只是一首诗。读了,听了,会让人伤感的诗。

两位主播内功非凡,把这首《彼岸人在》读得好生动听。读得我也想写诗了。读得让这妖娆的春夜也生出了几多寂寥。

吴佳骏《水下的乡愁》绝不是第一次读,却是第一次听。听一个空灵的女声朗读佳骏的散文,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坐在千岛湖岸边的某块石头上,水声哗哗,风声呼呼,有人在耳边,温言软语,对你说着千岛湖水边的静时光以及延绵在水下忧伤的故事。

有时,我们去到一个地方,看的不仅仅是风景,更多的是想要去探寻隐匿在风景内核里的故事。就像本文的作者佳骏那样,在千岛湖的风声里,在千岛湖的水波中,他听到了故事,也听到了藏在水下的乡愁。

我们的生命太短,来不及见证那些遥远到令人恍惚的词语,比如天长地久,比如天涯海角,比如沧海桑田,所以,我们要一边行走,一边聆听,一边写作。

一种颜色蓝得安静,一种心情素得淡然。这便是蓝素于不经意间焕发的美好,我身边越来越多的写作者加入蓝素,在快节奏的时代中,以文字挽回自己,用声音温暖自己。

无论是精彩生动有趣的《路上故事》,还是略带小忧伤却依然绚烂《情绪风景》依然迷人的《诗意时光》,当这些故事由蓝素的主播们向你娓娓道来时,都将在某一个安静的时光里,给你的耳朵,给你的心灵带来愉悦的享受。

哦,蓝素,我愿坐在你的身边,我愿避开这喧嚣的尘世,只愿在梦外谛听你。我愿忽略这满园的春色,只留下一抹清浅的蓝。

沈阳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应该如何选择西安有治癫痫病的医院吗?癫痫病最有效的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