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进城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诗歌
俩小时后,晕晕乎乎的燕子被张三拉下车,到了。   下了车,歇了会,燕子就好了,又充满了活力,跟着张三在大街上逛,燕子东张西望,看哪都新鲜,各式各样的轿车,漂亮的牌匾,参差入云的高楼,商店橱窗里如真人的模特……逛到中心广场,张三指着一栋高楼骄傲地对燕子说,“看,这就是我盖的大楼!”燕子撇撇嘴说,“切,不就是给人家清了两天垃圾嘛,这楼就成你盖的了!”俩人都笑了起来。燕子拉着张三的衣襟走过了斑马线,这条街更热闹,店铺一家挨一家,路边摆摊的也多,人多车也多,燕子的眼睛又忙不过来了,哇,对面那楼真高,燕子不由自主地就在心里数起楼层来,一层,两层,三层……一直到顶层,又从顶层数下来,共二十二层,燕子在心里感叹着。张三凑到燕子跟前说,“数楼层最傻最屯了,以后别数了!”张三声音很低可语气很重,燕子有些不悦,低下头跟在张三后面在这人,车,摊位间穿梭。他们要去新开路大商场。   在新开路大商场门口有一群人围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抽奖的箱子,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戴着麦大声地吆喝着:“免费抽奖啦,免费抽奖啦!南来的,北往的,停下您高贵的脚步,伸出您高贵的手,试试您的手气喽!”张三凑了过去,燕子拉了他一下说,“走啦!”燕子进了商场大楼,她以为张三会跟她进去呢,张三却挤进人群来到桌子跟前,问,“真不要钱呀?”   “不要钱,”戴麦的女人微笑着指着个红色的牌子说,“看看这就是奖品,共七等奖,一等奖是价值两千八百八十八元的金项链呀!”   “先生,试试您的手气吧!”又一个漂亮女人走过来,满脸堆笑地说。   “真不要钱?”张三瞪着疑惑的小眼睛问。   “哈哈,不要钱!”那两个女人一起笑着说。   “嗯,抓一次,咱也试试手气!”张三高兴地把手伸进抽奖箱里,拿出来一个签,递给了戴麦的女人。   “恭喜,恭喜啦,先生,你抽中了一等奖,是价值两千八百八十八元的金项链,您只交百分之十的手续费,这金项链就是您的了。”另一个女人把一个红色的绸布长盒拿来,打开,一条金灿灿的金项链放在张三面前。   “噢!”此刻张三倒清醒了,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骗局,忙说,“不要行不?”   “哎呀,先生呀,这是多大的运气呀,咋能不要呢,二百八换两千八呀,多合算呀!”带麦的女人笑着说。   另一个女人阴着脸说,“不要不行,都给你开封了!”   我这没钱,我在这等会我老婆行不?”张三怯怯地问,张三不傻,他用的是缓兵之计。   “行,你等吧!”戴麦的女人轻蔑地说。   张三瞪着小眼睛四处张望,没有老婆的影子,咋办,虽然他不认识真金白银,可他确信这条金项链肯定是假的,辛辛苦苦挣的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给她们的。   等了好一会,张三发现所有的人都不怎么注意他了。他突然挤出人群,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狼哇地嚎,“快跑呀,杀人啦,出人命啦!救命呀!”他后面有三四个身高体壮的男人追他,一边追一边喊,“抓住他,小偷!抓住他,小偷!”整条街的人都在看他们,没一个人出来救张三的命,也没有人帮着抓小偷。那帮男人追了几百米就骂骂咧咧地回去了。张三可不敢停,仍然玩命地跑,跑了几条街,直跑得腿软得跟面条似的,实在跑不动了,心都快跳出来了,肺也快炸了,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瘫坐在马路牙子上,汗顺着脸往下流。   张三暗自庆幸着,庆幸自己聪明,看穿了那伙人的骗术,也庆幸自己跑得快,逃脱了魔爪。转念他又犯愁了,老婆还在商场里呢,他是回不去了,咋整,唉,各人顾各人吧。张三在背街小巷东拐西绕地找到客运站,坐上客车就回家了。   张三母亲见张三自己回来就问他,咋这么快就回来了,燕子呢。张三怕母亲担心,只说和燕子走散了。   “你个熊孩子,你回来干啥,找呀!”母亲跺着脚埋怨着张三。   “我找了,没找着,哎呀,我的妈呀,您可别操心了,她那么大的人了还能找不到家呀!”张三有些不耐烦。   再说燕子,她走进商场,以为张三跟着她呢,一个摊位一个摊位地看着。   “哎,你看这条裙子咋样?”燕子看中一条裙子说,没人应,她回头一看全是陌生脸孔,哪有张三呀。燕子就往回找,没有。燕子着急了就像没头的苍蝇,乱闯乱撞地到处找,楼上楼下,楼里楼外,犄角旮旯都找遍了也没张三的影子,精疲力尽的燕子坐在商场的门口用眼睛过滤着进出商场的每个人,心里这个恨呀,不停地骂着张三。   中午了,燕子不等了,回家,幸好自己掖了二百块钱,要不家都回不去了,气鼓鼓的燕子直接坐公交车回了娘家。   太阳偏西了,燕子还没回来,张三母亲不停地唠叨着张三,张三也有点坐不住了,拿出手机,拨通了小舅子电话,“喂,你姐去你那了吗?”   “没有!”小舅子冷冷地说,里面又传来小舅子媳妇尖尖的声音,“告诉他吧,他也快急死了!”小舅子又说,“嗯,在这呢,今天我姐不回去了,住几天!”说完小舅子就挂断了电话。   张三放下电话,跨上摩托车,对母亲喊道,“妈,我去接燕子!”一溜烟就没影了。   燕子娘家不远,几分钟就到了,一大家人正围着桌子吃饭呢。小舅子媳妇见他进屋,“姐夫来啦,快吃饭吧!”忙起身给他取了碗筷,一桌子的人都阴着脸,没人理他,张三也不客气,满脸堆笑地凑过去,挨着燕子坐下。   “哎,哎,你们知道不,今天我躲过一大劫!”   张三眯着小眼睛神秘地说,一桌人目光都聚到他脸上,张三就开始舞舞玄玄地白话着白天的经历,把一桌人逗得哈哈大笑。   “哎妈呀,姐夫呀,你笑死人了,你为了省那二三百块钱,要把我姐弄丢了咋整,那不亏大了吗?哈哈哈。”小舅子媳妇笑着说。   “低估你姐的智商了吧,就齐齐哈尔这弹丸之地还能困住你姐,就是把你姐扔到北京上海那些大都市,她也能找回来呀,是不呀,老婆?”张三一脸媚像地瞅着燕子,燕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吃完饭,燕子乖乖地跟张三回家了。   晚上,燕子早早地钻进被窝,张三拿着电视遥控器频繁地换着台。突然,张三眼睛一亮,忙叫,“燕子,快看!”   电视上,一帮警察把那个戴麦的女人还有另一个女人,还有追张三的几个男人都带上了警车,前方记者拿着长长的话筒报道:“今天,我市警方,在新开路大商场门口,成功地端掉了一个以免费抽奖为幌子的诈骗团伙……”张三一拍大腿,兴奋地说,“哈哈哈,没错吧,我早就看出来了!”   治疗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郑州治疗癫痫的费用贵吗湖北儿童癫痫病医院哪家好青少年癫痫发作怎么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