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诗歌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母亲的脚步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诗歌
早上起来的时候,雨还在下。午休起来的时候,雨还在下。   老天,不管不顾,雨,下得无休无止,下得淋漓尽致。   晚上,雨还在下,有点我行我素的任性。这个金秋十月,都泡在了雨水里。   在“嘀嗒嘀嗒”的雨声里,我拨通电话,母亲的声音里也含着一丝湿湿的雨汽。   “明天你们在家吗?”母亲问。   “我们明天下午回去。”我回道。   “那我就明天下午过去。”母亲说。   “这时候怎么想到我家来?”我疑惑地问。   “我是回去给你姥上坟的。你们要在家,就走那走一下,给你们带点馍。”母亲道。   “怎么想起来给我姥上坟呀?”我问。   “31号是农历十月一。”母亲干脆利落。   “这下大雨的,你腿又不好......”话还没说完,就被母亲打断了。   “天热你们不让我去,天不热了还拦着我,下雨防什么事?”母亲声音高扬起来。   “不是老下雨吗?......”话再一次被母亲打断。   “下雨怎么了?下锥子我都要去!你们可知道?我这天天晚上都在做梦!”母亲的声音里雨汽更重了。   “好!好!好!不拦你!不拦你!你来就是了!路上注意点安全!”我安抚着母亲。   放下电话,望着窗外路灯下密密的雨幕出神。   今年春天的时候,九十岁的姥姥起夜跌了一跤,没过半个月,就走了。   姥姥刚走那会,母亲很伤心。我就不时地开解母亲。   “姥姥活到九十岁,也是高寿了,走得也不痛苦,算是有福气的老奶奶了!”我劝母亲。   “她活到一百岁,我也不嫌大!她走了,我就再没有娘了!”说着说着,母亲就掉下了泪。   “妈,你太自私了!”我边说边用纸巾给母亲擦脸。   “我怎么自私了?你这丫头怎么这样说话?我想你姥姥还错了吗?”母亲不再哭泣。   “没错是没错。你看姥姥都这么大岁数,走了都不能安心,你说你不自私吗?”我不动声色地说。   “你说说怎么不安心了?”母亲气道。   “当然不安心了。你整天伤心,身体又不好,你说姥姥能安心吗?你还说你不自私?你看姥姥都这么大岁数了,她一生最怕麻烦别人,活到九十岁,生活都是自己料理,自己把自己安排好,干干净净、安安心心地走了,可不是有福气?再活大点,你当然欢喜,可姥姥年老体弱,生活势必不能自理,你还有一大家子要照顾,又离这么远,不能天天在她跟前服侍,她和大舅家一起生活,虽然舅舅舅妈都很孝顺,可农村一忙起来哪有那么方便的?到时可不就是活受罪了?”我一口气说完。   “我知道是这个理,可一想到我成了没娘的孩子,我就难过。”母亲说着说着又掉眼泪了。   “是难过!可你想想,你身体弄垮了,我们也难过呀!你可以想姥姥,可不能再伤心难过伤害自己身体了!要不然,姥姥也不会安心的!”我和言细语。   “是啊!人,不能太贪心。生老病死,人哪有不死的?可不能让老娘不安心!”母亲高声快语。   好歹母亲终于听进去了。   接下来,每个周末,我们都会从小城到合肥陪伴父母。父母退休后,就从小城到合肥带孙女。从侄女上幼儿园开始接送,到上学陪读,如今,侄女已经读初三了。一眨眼间,侄女从蹒跚学步到亭亭玉立,父母也在一日一日的时光里,渐渐老去。   十几年的光阴里,母亲三点一线,一日不停地忙碌着。小城成了母亲的中转站,我家成了母亲的一年到头不变的落脚点。每一年的年节,不管刮风下雨,还是酷暑炎热,晕车的母亲总是在固有的时间里,匆匆忙忙地打我家过,给我带点自己种的菜、自己做得馍,有时顾不得歇歇脚就匆匆忙忙赶往几十里外的姥姥家,去看望姥姥。每次去,给姥姥带有鸡鸭鱼肉不等,油面衣物不一。有时,赶上侄女放假,母亲就能在姥姥家多住两天,帮姥姥洗洗晒晒。偶尔,我打趣母亲,真是一个孝顺丫头。这算什么?每个女儿不都是这样的吗?母亲总是淡淡的回我。   有时细想想,我特佩服母亲。以前在小城就不说了。到了合肥后,一年几节,没有一次忘记或不去看姥姥的。有时,那么远的路程,晕车吐得天昏地暗;有时那么大的雨、地那么烂,都阻挡不了母亲的脚步。   去年中秋前夕,年近七旬的母亲上楼晒衣服,被绊了一跤,胸口被石头杠得淤青红肿,起卧都疼,害怕我们担心,就没和我们说。一直到中秋,我还纳闷,怎么母亲没来也没有电话?等中秋放假,我们过去的时候,才知道母亲跌跤了。慌得我们赶紧带母亲到医院拍片检查,确定无大碍后才放心。医生给母亲开了跌打损伤止疼的药,叮嘱多休息静养。母亲疼得龇牙咧嘴还不忘和我们说,中秋没能去看姥姥,心下不安呐。当时,我没好气地回母亲,就你这样还想着去看姥姥?没准还让姥姥担心,等好了再去。母亲被我冲得讷讷道,就说说,我说话胸口都疼,怎能去?   假期结束,上班没多久,母亲就跟过来了。问母亲干嘛这么急?母亲说,人,年龄大了就好七想八想的,这个节我没去,怕你姥姥担心,不来看看,我也不放心。问母亲胸口还疼吗?母亲说,还有一点,看到你姥姥就不疼了。   姥姥走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母亲都提不起精神,我们就抽空多陪她、哄她、开解她。有一天,在和母亲聊天的时候,我又说到姥姥家怎么怎么,母亲打断我说,下次就不要再说你姥姥家了,你姥姥都不在了,再说就说你舅舅家。我知道,母亲终于放下了。   今年夏天,合肥遭遇了50年来最热的天气。每天看新闻,都能看到这里那里中暑的事件。最热的天气里,农历七月半到了。母亲提出要去给姥姥上坟。坐在家里都能热中暑,何况还有这么远的路?母亲还晕车,怎么能行呢?我们都劝母亲,还找来大舅家的表妹帮忙劝说,母亲最终才没有去。   这次,雨,还在下着,母亲却来了。   高尔基说,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母亲,我想我是幸运的,感谢这光阴,让我看见并理解了您,也将沿着您的脚步一直走下去。   春去秋来,时光在无声无息地流走,日子在不紧不慢中度过。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我们遗忘着,也追忆着。一天天,生命总是在轮回中更替,有人来了,有人去了,有的欢喜,有的悲伤。不管怎样悲喜,光阴总是长了,在时光的流年里蹁跹,我们感悟着,也成长着。   这已足够——   时光,掩埋不了母亲的脚步。   武汉小儿童癫痫医院癫痫怎么彻底治好河北癫痫病手术治疗武汉儿童羊角风哪个医院能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