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回家(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都市言情

已经数不清这是多少次走在回家的路上了,每年的初二初三这几天,都是回老家的日子。妈妈是唯一一个嫁到外面来的,家里的姥姥姥爷、舅舅、姨妈们都在老家,每年在舅舅家相聚已经成为了我们无言的约定。每次都是爸爸开车,妈妈在副驾驶上帮爸爸看路,我呢,就在后面一个人沉思,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风景,或思考,或回忆,或幻想,好像只要走在路上就能给人一种沉静感。现在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上了一年多的大学,自己已经不是之前那个万事都要依赖父母的小姑娘了。坐在爸妈的后面看着他们依旧在这条路上飞奔、行走,恍然觉得几年的时光刷的一下就过去了。我长大了,他们老了。时间都哪去了。

每次回到农村都有一种不同的感觉。今年更是如此。之前那条泥泞的泥巴路已经修成了笔直的水泥马路,刚进入村子,就像是被细细的规划过一番一样,水泥路铺到了家家户户的门口,整整齐齐的二层楼红的瓦红的墙映入眼帘,一派新新的气象。有一年多没有回来,已经到了家门口我竟然没有反应过来。迫不及待下了车,一声姥姥姥爷早就给我报了到。看到了在屋里等着的姥姥姥爷,连忙把给他们带来的礼物拎进屋,看到老人家布满皱纹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再冷再累就在这一瞬间全部凝成了幸福,这应该就是回家所期待的吧,回家两个字,都凝聚在这幸福的笑容里了。

刚坐下,姥姥就把我拉到了身边,给我暖早已经冰凉的手。老人家的手很硬,粗糙,但是温暖。一边握着我的手,一边还想给我准备汤水,说走了这么久,冻坏了。好不容易等我的手暖了一点,她就去厨房准备做汤,怎么拦也拦不住。姥姥的汤是我最喜欢的汤,每次她都在用瘦肉炝锅,在汤里放入粉皮,炸过的酥肉,和上一点面粉,溜几个鸡蛋,最后放入一把菠菜。在家吃不了多少的我在姥姥家会喝上两大碗,姥姥会偏心地把我爱吃的粉皮尽量地全部舀到我的碗里。每次我开心地咂巴汤的时候就会觉得姥姥的汤里有种家的味道,任凭谁做同样的汤都没有姥姥的味道。好像不管自己长多大,在姥姥面前,我和妈妈都是小孩子,都需要被呵护,也不管自己能够抗多少事情,在家人面前,永远都是小小的保护对象。

等喝完了这温暖的汤,就要去我舅舅家了。舅舅家比姥姥家大,妈妈的兄弟姐妹一齐都到舅舅家去,况且舅舅是大哥,每年都会在他家摆上两桌,大人小孩一起好不热闹。很有意思的是,大姨夫,我爸爸,三姨夫一起坐在沙发,谁能想到这么多年后这三个男人会成为这个家的主心骨。除了我爸和我妈,他们一辈子都生活在这个小村子里,他们挺多会去外面打工,但是这里是他们唯一的家,一辈子也离不开。同样的,他们也一辈子为了房子,孩子,票子而努力着,每次相聚,都不外乎的会谈起家中孩子的成绩、婚嫁;自己这一年中挣得钱还有亲戚邻里的家长里短。他们是一群普通人,他们为了自己的家庭幸福努力,随着每一年的相聚他们也在一点点的变老。我总觉得怎么才一年不见白发已然爬上了他们的鬓角,好像小的时候在老家的时间比较长,记忆中还是他们年轻的样子。眨眼几年,时光竟然也留不住了,和我同辈的哥哥姐姐都已经成家了,弟弟们也在高中了,我也是个大学生了。时间真快,不过家人相聚的那一种快乐不会随着时间的流走而老去,相反变得更加珍贵了。过年回家,过的也是这样的一种心情。

妈妈在家排行老三,舅舅是老大,还有一个大姨比我妈妈大。姥姥家住的房子还是之前舅舅姨妈没有结婚的房子,之前他们睡的床已经被用来放杂物了。我很好奇他们之前的生活,他们小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长大了这样的场面呢?现在看着他们每次相聚都带着自己的家人,这才有种恍如隔世之感。人越老家庭越壮大,姥姥姥爷年轻的时候估计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女的家庭会这么壮大这么幸福吧。成家也是一种缘分,看到姐姐把未来的姐夫带到家里来,我很感慨,不断有有缘的人和我们遇到,组成一个家,不久他们还会带来他们的小孩,这个家又壮大了。以后的过年,还是这样拖家带口一起回来,说说自己一年的事情,相互见见,寒暄一下。回家过年,就是这样的一种期待,是一年最后的终结,也是新年开始的方向。

当车子重新走在高速公路上,我才意识到我们已经告别老家了。车厢里放着姥姥给带的煎饼,只有老家的煎饼是最正宗的,我们家里没有。车窗外的霓虹灯早已经斑斓了整个夜空,车速极快,一闪而过的幻影映在车窗上,也映在我的眼中。我还是喜欢家里淡淡的路灯,不刺眼,不密集,温暖如同回家的代名词。我们回来了,奔在高速路上,好像等下次回家,要让日历再翻过一年或者半年。或许下次相见,等待我的,还是姥姥好喝的汤,还是家人暖暖的话语和关怀。回家真好。

西安市哪里医院看羊癫疯郑州治疗癫痫病正规的医院是哪家老年羊癫疯可以治愈吗?北京癫痫疾病医院哪里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