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收获】我是第941个考生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都市言情
在编写《乳山教育志》的时候,看到这样一段材料:“1984年……全县报名高考预选为1100人,共预选941人参加高考,录取597人(不含飞行员4人)。其中本科录取297人……”   一阵酸楚涌上心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暗自喟叹:“我就是这941人中的最后一人啊。”有些往事,并不如烟,而是像阴霾一样缠绕在心中挥之不去。这种刻骨铭心的痛楚,再长的时间也无法抹平。   当年读到“这个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的时候,我深深感觉到似乎“与我心有戚戚然”。我曾经也真的不想苟且于眼前,只不过后来没有找到“诗和远方”之后,倒觉得“苟且于眼前”未必不好。   1981年初中毕业,我是学校唯一一个通过中专预选的。全县初中普通中专初选通过118人,我是其中之一。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叔叔的时候,叔叔笑了笑:“真的吗?天上就那么一颗雨星儿,就能落在咱的眼里了?”   我对于自己的幸运,并不像叔叔想的那样。这颗雨星儿绝对不是老天爷丢错了地方,而是眷顾我这个有着“诗和远方”的懵懂少年,眷顾一个考不上学就无法面对爹娘的农家儿郎,虽然这颗雨星儿停留的时间太短。   面朝黄土背朝天,是对农民的写照。说起来挺简单,但只有经历过,才能懂得四十多年前中国农民的艰辛和无奈。唐代的时候,就有人感叹:“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其实,这脍炙人口的诗句也无法表达农民的辛苦,因为心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父亲在炎炎烈日下,侍弄着如同父亲一样羸弱的庄稼,而我被逼着跟在父亲后面锄着一茬又一茬的杂草。这庄稼,承载着一家老小的希望,似乎别无他途。只能泥土里刨食的父亲,像所有的农民一样,汗珠子不知摔成了多少瓣儿。穿了多年的打着补丁的上衣后背,一片白花花的汗碱。父亲不时捶捶腰背,抬头看看望不到头的庄稼,叹口气,又继续挥锄。   站在父亲背后的我暗自发誓,必须离开这贫苦的村庄,给爹娘带来一个富裕的生活。   如果,当年我能够苟且于眼前的话,爹娘至少会提前轻松两年,可惜我为了所谓的“诗和远方”,又让爹娘多辛苦了五年。这五年,爹的腰身更弯了,娘的白发更多了。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遗憾的是,天下有多少游子像浮云一样在追逐着“诗和远方”,越飘越远。“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远去的唐代不会把音信难通留下来,可是像贺知章一样漂游的人依然存在。   想起那个七年前突然音信皆无的高考状元,留给爹娘的是整整七年的担忧与凄凉。不是母亲身患绝症,他还要飘到什么时候呢?养儿防老似乎被人们不屑一顾了,其实爹娘真的希望你照顾吗?只要有一丝丝能力,他们的苦楚都不会在你面前流露出来。   空巢,是一种不良的存在。在你嗷嗷待哺的时候,还有不回家的爹娘吗?想起了那首歌:“我第一次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你;我第一次哭泣,为我擦干的是你;我第一次跌倒时,搀扶的是你;我第一次喊妈妈呀,最开心的是你;我第一次离开家,送我的是你;我第一次有成绩,最激动的是你;我第一次绝望时,呼唤的是你;我第一次懂事时,夸奖的是你。”   不为别的,就为了这些,你不应该回家吗?不应该守候在爹娘身边吗?   那一年,我偷偷把中考第一志愿——乳山县幼儿师范学校改成了南方的一个盐业学校,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最终,远游的梦没有做成,父母的愿望也落了空。或许,上天并不愿意眷顾一个想逃离爹娘的人。我大病一场,连上高中都耽误了一个月。   这期间,不知道爹娘偷着哭了多少次,只知道爹娘每天细心伺候着我,小心安慰着我。   那年,共有1513人升入高中,我就是第1513人。当我狼狈地走进已经开学一个月的高中教室的时候,爹娘已经开始盘算给我盖新房娶媳妇了。   三年之后,命途多舛的我遇上了预估成绩然后报志愿。我预估了一个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成绩,“诗和远方”又在蠢蠢欲动,可是老师的一句话让我又回到了“苟且于眼前”的怪圈。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沉默了有十多分钟,才叹了口气说:“孩子啊,咱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读师范可是免费的,要是到了济南那样的大城市……再说,你这分数估计的……”   最终,我作为当年全县本科生297人中的一员,走进了录取分数低且消费水平底的聊城师范学院。   其实,老师那样的劝说,是有根据的,因为在先前的高考预选中,我名落孙山了。我就像一只被暴风雨摧残的雏燕,失魂落魄,万念俱灰。幸运的是,就在我灰心丧气准备在回家的路上自我了断的时候,老师通知我,不用走了,县一中多了一个名额,给你了。   我在操场的角落里哭泣,不敢大声,不住流泪,风儿好像完全静止了,连草丛中的虫子似乎都在屏住呼吸。仰望蓝天,明净澄澈。感谢上苍,没有让我掏走爹娘的心。   这些事,多年之后说给爹娘听的时候,他们擦着眼泪说,怎么可能呢? 广西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湖北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北京癫痫医院可以治好癫痫吗武汉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