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轻舞】童年往事琐忆三题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都市言情
摘要:儿时的回忆 谁家妹子提蓝过(往事之一)   我蹒跚到小明家,站在门口向里探望,只见余婆婆在忙,怯怯的叫到:余婆婆,小明在吗?婆婆抬头看见我,脸上笑的都是菊花,忙说:在呢,在呢,你进来啊。不进了,余婆婆,我找他玩。好好,等着,我叫他。要走时总不忘叫我等等,于是我又吃上了近远有名的余婆婆的泡菜。   七、八岁的小丫头,心里只有小小的心思,有了两分钱,首先要去买泡菜,一张两寸不到的牛皮纸包着不到十根的泡菜,有萝卜,萝卜樱樱,豇豆。找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下,先把不漂亮的吃了,留下漂亮的看着不知道如何挑选,吃那一根都是一种舍不得,那种酸酸脆脆的味道就是那么叫人难以忘记。再有两分钱,必定买葵花籽吃。好想有一毛钱,就能买一般喝水的玻璃杯这样满满一杯葵花籽了,可惜我一般就是两分,买的是最少的一种,满足地爬到高高的毛主席雕像下,任风吹乱我又黑又密的长发。来不及看远远近近的风景,就只一心一意地磕我的美味的葵花籽。不时摸摸口袋,觉得越来越少了,心里好惆怅。偶尔有了多一点的钱,最喜欢那种叫“羊咪咪”的青枣,那样的甜脆,总也吃不够。一直到现在见着这几样东西,我就会就涌上一种别样的思绪。我的清贫而又幸福的少年哟!我这好吃的小吃货哟!   上学了,那学校在高高的山顶上,有三、四百级的台阶。天好时不走这里,走小路,高高低低,坡坡坎坎,跨过沟渠,经过麦田。路上吃过刚成熟的麦子,真的好香甜,坎上坎下的野花拂身而过,各种俊逸的蕨类植物叫我喜爱至今。   班主任叫李玉,我心目中最美的女人。圆圆脸,大眼睛,一边一个酒窝,雪白的牙齿还有一颗俏皮的虎牙,那样慈祥,那样亲和。尤其是她那样喜欢我,是我学习好吗?也许是吧。特别是语文,我几乎没有什么生字,于是没有教过的课文她有时也叫我带着同学读。读我的范文是我从上学就享受的待遇,几次叫我当班长,我觉得我身体不好拒绝了,就一直是学习委员吧。跟我同座的是一个小男孩,其实他很帅,就是很老实,从来不多言多语。二十年后遇见我一个当时的同学,现在已经是贵阳市一个区的文化部长。她告诉我说:你天天欺负他,你知道吗?我欺负他吗?我不觉得啊?你叫人家坐里面人家就坐里面,你叫人家坐外面人家就坐外面,可听你的了。我笑的花枝乱颤,真的不相信自己还有这个本事。   那时候上学,就是后来所说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根本学不到什么。上午上课,下午就种地,积肥,捡废品。我干不了重活就给他们记账。冬天好冷的时候,同学们用一个比罐头盒大不了多少的小铁桶做成炉子,用几小片木柴引燃后放上钢炭。钢炭在底火不足的情况下不容易烧以来,于是男孩子们用长长的绳子拴好,转圈轮成180度,就像表演杂技一样,好精彩,一会儿火就燃烧起来了。等着冰天雪地的时候也就放假了,兄弟们自己用竹子做冰鞋,做冰车,成天就在冰面上玩,我就野叉叉的抱着家里的搓衣板也去滑冰。不管滑到什么地方,摔到也不怕。屋檐的冰柱一米多长,就是我们的矿泉水。玻璃上的窗花,后来在哪里都再也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   夏天,傍晚,那么多孩子在一起玩游戏,妈妈她们也都聚在一起自己嘻嘻哈哈,不准我靠近。小时候为什么这样喜欢依偎在妈妈身边听她们说话呢?想不明白,可能是那是知道的事情太少,什么事儿都想弄明白吧。有时姐姐就带着我们一帮小姑娘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讲鬼故事,妈妈自己玩,哥哥弟弟自己玩,爸爸还在上班。自己不敢回家,坐在门口等着家人回来。听鬼故事的直接后果,就是天稍一黑就不敢独处,觉得四处都是鬼。   房子是竹篱笆的,门拴是铁丝弯的,清贫的时代却没有小人,都是君子。墙缝宽的可以对话传纸条,隔壁邻家哥哥这样玉树临风,心里喜欢,常常爱慕地看着,听他动情地演唱“风烟滚滚唱英雄”,于是喜欢这首歌好多好多年……   那时我小,大一些的女孩子们她们跳房、跳皮筋都不愿意带我,怕因为我而输掉。虽然不能参加游戏,但我可以帮着数数,为了能让她们不嫌弃我,无论干什么打杂的事儿我都是很认真的。谁要是有事叫我给撑一下皮筋,高兴的我不行。有时实在无法和她们一起玩,我也可以玩丢手绢。   这里叫万山,童年时我在这里生活了四年多。这里的气候是这样的恶劣,这里的山路是这样的崎岖,这时的时局是这样的动荡,这时的生活是这样的拮据,但是这里的童年却是幸福快乐的,多姿多彩的,令人难忘的。这里的善良,这里的淳朴,这里的开朗大度,为我的一生打下了底色。以至于离开那里刚到贵阳的时候,没有几天我就告诉父亲:我不喜欢贵阳,这里的人不好,我喜欢万山。   有人就在一处玩着,无人时自己就在花草间踟蹰,间或看看天空,有鹞子在盘旋,几百米外有万丈悬崖,有无数山洞,田坎边有一个一个小小的泉水,弯成一处处精美的景致。无事时看小鱼闲游,看野花肆意,听崖下松涛阵阵……   写到这里不由地轻声吟哦道:谁家妹子提篮过,一朵野花鬓边插。不想写了,下回细聊,嘻嘻!      一朵野花鬓边插(往事之二)      邻家玉树临风的哥哥有一个老外婆.我家搬来跟他家做邻居时,她快老糊涂了,见天拿一把笤帚扫来扫去,嘴里念念有词。听大人说:老人一糊涂就快不行了,她的女儿就经常在给她做妆老衣服之类。一天无事,我又去了他家,跟他妈妈——就是我们的王老师说说话,也顺便看看他。来到他家,看到王老师正在做鞋,是一双红色缎面的绣花鞋,真正的三寸金莲。我看过王老师给王婆婆洗脚,好长好长的裹脚布。王老师一层一层地给褪下来,一双变了型的小脚露了出来。那时我还小,不明白她的脚为什么会成那个样子,只是感觉害怕而且恶心。王婆婆洗脚是不准男人看的,我是女孩,她不说什么。洗完了又原样一层一层的裹好。好神秘还好害羞的模样。后来长大了,看了一些书才知道:过去的小脚女人,把脚看得比贞操还要重要。一旦被男人看到了,就像失去了贞操那样可怕。王婆婆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所以王老师才能读书当老师。据说王婆婆年轻时长相姣好,所以王老师也漂亮,才能受遗传影响,生出他这样的翩翩少年郎。一天我无意中从他家门前过,看见一双脚露在一扇门板上,脚上就穿着几天前看见的那双绣花鞋,心中一凛,知道是王婆婆去了,心里害怕不敢进去看。又怕回家,他家跟我家就一墙之隔啊。我就忐忑着去了井边,默默地坐在我经常坐的石头上,发呆。平复自己乱糟糟的心,这是我第一次知道什么是死亡。   我们这里泉水众多,大家都是喝泉水。我家不远处的这眼泉水,人们把它挖成一个水池,方便大家取水。又给它盖了一个房子,留有两个门,一个门是人们把桶放进去打水回去饮用;一个门下面挖了一条水沟,泉水淙淙流出。人们在这里洗菜,沟里的水流进下面一个水池,人们就用这里的水洗衣服。洗衣服最有意思,都是用一种叫棒槌的东西边锤边洗,又干净又省力气,又不费肥皂。在村里,这里是最热闹的地方,一天到晚打水的,洗菜的,洗衣服的络绎不绝。没事的时候,我就坐在高处看。遇着大旱的年头,泉水也会干涸。记着有一年好久不下雨,泉水干涸了,人们要顺着梯子下到水池底下去舀水,依稀记着还把我家掉在井底的一个不锈钢勺子找回来了。泉水干涸就要去很远的山洞去取水,妈妈就带着哥哥们去了,我也想去,可是太远了,妈妈不让我去。   离我们家几百米就是一处悬崖,名字叫马脑壳,不知道为什么取了这样一个名字,难道是因为悬崖探出来像马头吗?怎么也看不出来。离悬崖十几米,就是一个当时已经废弃了的矿洞,像个大巴掌,及踝的水清清凉凉,洞顶的滴水叮叮咚咚地更显幽静。那时,我们只在巴掌上玩,不敢走进手指头里去。洞外悬崖边上有一块十米见方的大石头,三分之一在悬崖里,三分之二在悬崖外面。我们就敢爬在上面玩,不知道什么是怕。万丈深渊下松涛阵阵,一条白练蜿蜒穿过,是路?是河?不知道,也许有水是河,没有水就是路吧。两边山峰料峭,巨石嶙峋,山鹰,鹞子上下盘旋,真的怕它们会俯冲下来啄我们的眼睛。累了,它们会在突兀的石头山歇脚,站成一座雕像,预示着永恒的样子。   秋冬时节,可以亲眼看见山雾从悬崖下汩汩涌出,与对面的山雾汇合。不消一会,浓雾遮天蔽日,对面都看不清人了。后来也辗转生活了几处地方,没有看见气候在人们的生活中这样影响巨大。虽然让人不能忍受,回头想想,这也就是它让人不能忘怀的原因吧。   而春夏时节,漫山遍野的杜鹃花却如火如荼,我们这里叫映山红,可能就是电影《闪闪的红星》主题曲中所唱的映山红吧,无法考证。这里的映山红什么颜色的花儿都有,真的是五彩斑斓,美不胜收。我知道这种花儿叶子是酸的,可以吃。   那时候,爱美的小姑娘尽管头发又黑又密,那个年代却是没有什么装饰,不过就是一些红红绿绿的毛线和尼龙绳。无事时採一朵映山红插在鬓边,美了小脸,美了心思,才觉得做一个女儿,真好。      流萤渐迷离人眼(往事之三)      经常跟儿子说,你们的童年富足而平泛,我们的童年清贫而丰饶。男孩子就不要去管他们了,只知道野马般地疯跑,没有情窦初开的时候。感觉男孩和女孩就像两个星球的生物,那里像成年以后那样关注,那样纠结,那样困惑,那样迷惘。我们就只管和同伴们昏天黑地的玩。一般的玩法就不说了,那时有一个姐姐,就带着我们玩出了境界,玩出了精致的淘气,别样的古怪。万山这个地方到处是崇山峻岭,除了大路,小路都是自己踩出来的,坡坡坎坎的,都是一个个微缩版的高山深壑。姐姐心生一计,叫我们回家偷锅偷碗,偷米偷菜,在野外自己做饭吃,像过家家一样新奇。我们忙活了大半天,好容易把火烧着了,米饭也发出了香味,就被一个家长闻着味找过来了,一脚踢翻了锅,骂骂咧咧拉着他的孩子走了。我们面面相觑,灰溜溜地只好回家。   当时的文艺作品很少,除了《白毛女》就是《红灯记》,姐姐忽然想给我们排练《白毛女》。可是白毛女没有白头发啊,于是她就叫我们去偷还没有成熟的玉米须捋巴捋巴就编辫子,想要黑的就回家拿墨水染,不知怎么又被家长发现了,一顿打骂后又不了了之了。还是做女孩儿的勾当吧,从家里找来各种毛线织围巾,袜子。就这样花样翻新的一天一天地折腾着,一天一天地长大着。   这里有电,却经常停电,一盏煤油灯就是我们晚上的娱乐。兄妹在灯下学习,一会儿鼻孔就被熏的黢黑。不出去玩的时候,我们也玩一些有意义的游戏,拿一本地图册相互找地名,我们兄妹的地理知识不错,就得益于这个游戏。   冬天寒冷,没有下雪的时就在家里的火箱里呆着。火箱像一只打开的箱子,里面放上火盆,用木栅栏隔着。坐在边上,盖上小毯子,打牌,聊天,不时烤点东西吃。吃得最多的是烤白果,就是银杏果。“砰”的一声,一缕小小的烟雾,香糯绵软的白果熟了,但不能多吃,吃多了头闷。外面下雪了,美丽的窗花越冷越漂亮。心里默念明天是大雪吧,而且又快过年了。家里穷,兄妹多,一年只在过年时,才能穿上新衣服,这是女孩们显摆自己的时刻,每一个女孩都会在心里惴惴不安地期待着。妈妈做的布底小花鞋,漂亮的舍不得穿,穿上就多了一份心事,就怕穿烂了,它却就这样容易的穿烂了,好沮丧,恨这里到处都是石头,鞋帮子还好好的,鞋底却磨透了。   弟弟是淘气的,经常惹祸。一天,一个阿姨牵着一个口水滴答的孩子找妈妈告状了,说我弟弟把她孩子的口水包捏破了。我听着好笑:会这样吗?妈妈没有办法,打一顿骂一顿完事。这个孩子是他的小姨带着的,我跟她玩的好,我喜欢跟比我大的姐姐玩。一天我又去找她玩,家里还有一个更大的姐姐。说着说着话,他们忽然把门窗关上,把窗帘也关上了,没有让我出去,我就静悄悄地看他们干吗。那个大的姐姐拿了一根棉线在这个姐姐脸上滚动,我说你们干吗?开脸,什么是开脸?就是把脸上的汗毛绞去,为什么开脸?开了脸就可以嫁人了。为什么关门啊,不能叫男人看见。看着开了脸的姐姐是比往日明媚,我们的小脸还满是青涩的绒毛呢?将来谁给我开脸呢?。   时局越来越动荡,文革的影响已经深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不做别的游戏了,去游行,背语录,缝红书包,跳忠字舞。父亲也受到冲击,时不时地会去被批斗一番。父亲有严重的胃溃疡,哪里受得了,还被贬去推矿车。妈妈成天忧心忡忡,担心父亲不堪折磨丢下我们一堆没有成年的孩子,母亲就在那时开始吸烟。后来,派系斗争终于演变成武斗,在我家后山架起了山炮,要跟对面山上开战。这里不能呆了,听见大人们窃窃私语准备去逃难。我们那时也惶惶不可终日,出奇的听话。在隆隆的炮声中,一个夏日闷热的晚上,爸爸妈妈把我们一个一个地叫醒,准备逃难。清贫的年代也很好,家里除了几件衣服被子是自己的,床,桌子,凳子都是公家的,可是我家当时有点特殊情况:妈妈孵了一群小鸡,有十个,出生没有几天,不可能带着。妈妈想了个办法,给大鸡放一盆玉米粒,给小鸡放一盆玉米碴,再放一盆水,关在厨房里,门一锁全家一起跟着大家逃难了。逃难的地方也不远就是邻县。奇怪的是,我们那里剑拔弩张,人家这里风平浪静,难道不是一个国家吗?   住在放了假的教室里,一个教室字住了八家人,吃人家不吃的粗粮,我们没有觉得什么。父母觉得不能这样了,于是决定母亲带着我哥哥弟弟和我回山东老家,父亲有工作不能走,留下二哥做伴。上车的时候,二哥哭着跟着车跑了好远。后来父亲做手术都是我这个不到十二岁的哥哥伺候,真不容易。   我们来到一条江边,要渡船过去。第一次坐船,清凌凌的江水波涛滚滚,像极了我不能平复的心绪。穿过一丛竹林上了船,看着绿得发蓝的江水,手静静地侵润在凉凉的水里,好想这一刻就是永恒。过了江又上车,我知道我们这是去长沙坐火车。那时没有公交车,有的只是解放牌大卡车,是敞篷的那种。上车后就是晚上了,夜晚的湖南,铺天盖地的都是萤火虫,到处星星点点闪闪烁烁,像童话世界一般。我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小瓶子,逆着风真地就飞进来几只流萤,微弱的光亮一明一灭,我忽然就觉出了我好惆怅。我的未来就这样扑朔迷离吗?这是我现在说的,在当时我只是觉得一缕忧伤弥漫开来,充盈了这个夜晚。我感知了我的命运多舛吗?以至于参观主席故居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动。 癫痫病病因主要有哪些呢?如何选择癫痫的治疗方法呢癫痫症状前兆鄂州哪些医院治癫痫病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