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流云】活着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说
如果说光明是幸福的福音,涅磬的轮回,生活的希望;那么,黑暗就是罪恶的深渊,肮脏与龌龊的源泉,以及最好的遮羞布。   她总是在这个钟点出门,不仅是因为职业的需要,就像老鼠也喜欢在这个时间段出动。更因为她要借助于这如墨般的天然纱巾来遮掩点连厚厚的脂粉都有点无能为力的苍老与憔悴。   秋天了,夜的冰冷已经能潜移默化的侵入人的肌肤。而她还穿着单薄的衣衫。刚及腰的纱制粉红色短衫,滚着荷叶的金边,飘飘洒洒的覆盖着不再年轻的腰身,像一个善意的谎言。短裙下裸露的大腿,在迷离而昏黄的灯光下多少还能散发一些白晰诱人的光泽。出门前,她留意多披了件薄薄的披肩。年岁不饶人啊,但或许这遮遮掩掩间会有种别样的风姿也说不定呢。   她穿过阴暗的七拐八扭的窄窄的小巷向外走。大街上汹涌的声浪扑面而来。白天空空荡荡的广场现在被塞得满满当当,这是一个大的闲杂人员集散地。有无业游民在这里逡巡;有和她一样见不得天光的劣质商品摆在地上任人挑拣;当然还有更多的离家在外,孤孤单单的民工以及上了点岁数又不甘寂寞的人们在四处张望,他们就像一只只腹内空空的动物。   在那座她要去的天桥拐角处,她照例停了下来。这里,有一位老妈妈。她习惯于这样称呼她,虽然她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从未说出口。老妈妈的茶缸里可怜的躺着几张一块钱五角钱的纸币和硬币,她放下了一张5元的纸币在里面。她们应该算熟人吧,十年了,她们早已形成了一种默契。她在桥下,她在桥上。她们一天见次面,说白了她们都是乞讨生活的人。“她要比我好啊”,她在放下钱的时侯常常这样想,这一刻在她脑海里闪现的或许是她自己的母亲。“谢谢你!上帝会保佑你的。”这位老人忙带着习惯的感激与谦卑的表情迎向她,并不断的点着头,坐在那深深的弯下了腰。她忙忙的避开,像一只容易受伤的小鸟。“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啊。”她在心里叹道。   天桥的中央已经有了几个她的“同伴”在搔首弄姿,左右顾盼。旁边有些三三两两的年轻的年老的人儿在向她们张望,有的还在交头结耳的窃窃私语。她优雅的撩开一缕遮盖在眼前的头发,带着若无其事的迷人而温纯的笑向四周散射了一圈,然后轻轻的走到灯光不太明朗的角落,把手搭在栏杆上装作在看脚底下的车流……   夜风吹起,她不由的打了个寒颤。但她却任披肩滑到臂弯,让大大的V字型领口下的肌肤更多点解放,还着意的用假睫毛下的媚眼溜了一下自己的乳沟。“嗯,还好。”她不太自信的给自己鼓着劲。   一个小时过去了。虽然点点滴滴的凉意一刻不停的钻进她的身体,超高跟的皮鞋里她的脚也近乎麻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真实,就像是摆在肉案上的猪肉,昨天剩下的,不新鲜的总会留到最后。中间那几位稍年轻点的“雏儿”早不知被什么人带走了,天桥的中间显得有点空旷,但她的位置却不由自主的突出起来。剩下的都是三三两两的她这样的昨日黄花。   “多少钱?”一个陌生而苍老的声音低低的响起在她的耳边。他胡子拉碴,眼光委琐,一脸的沟壑,还散发着一种难闻的味道。然而她却有种亲切的感觉。她需要的不过是能够生活下去的最肮脏的东西,而他只不过为了满足一时所需。这个世道本就是公平的,要活着就要付出,要活着还要有活下去的力气和勇气。就这样,她跟着他走下了天桥……   二   这只不过是她这十年来最最平凡而普通的一天。这十年她的日历都是从晚上开始,也是从晚上翻过的。勿用我多说,你猜对了,她,——是一名暗娼。   一说起这个名称或职业,就像是提溜起一块脏抹布,不知道它到底是起到清洁的作用还是在污染我们的资源;又像是做了贼,多少带点惶惶然不足的底气。我们姑且不去追究她到底怎样才走上了这条不归的路途,只需看看她苍白的脸和下垂的眼袋。还有租住的这间只有十平米大的潮湿阴暗隐蔽的小屋,我们就能感觉到,其实,她的日子过得真是不尽人意。像她这种韶华已逝的女人,要我说早该“收摊儿”打道回府了,可是她还在这里坚持着。   除了每天买点吃的匆匆的到街上走一遭外,她基本上总是呆在这个蜗居的小屋里。她的轨迹只有两个:一个是每晚必去的天桥,噢,当然。要除去女人有“麻烦”的那几天;另一个就是每月一次的邮政储蓄所。我想这个女人一定有不少的钱,看她的样子年轻的时侯应该还有几分吸引人的魅力。她这样卖力的“工作”,又这样的克扣自己,如果没有不菲的存款那真有点说不过去了。不过,我们也无可厚非。这个需要出卖青春和灵魂的职业是该攒点钱,不然晚景可就令人担忧了。   日子虽然过得有点孤单,但好歹平静。而且我们从她的眼里也没有发现太多的忧伤。如果你是一个好奇的人,在她到邮政储蓄所的那天,你会看到她的眼里还闪烁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温柔光芒,那不易觉察的微笑挂在脸上,跟晚上的那种笑有天壤之别。在这个时侯,你能够发现原来她也是一个温柔而动人的伟大女性。——对了,这种感觉应该说是希望。对现在以及未来日子美好的期望与憧憬的光芒,完全可以感动每一个人。或许,我们大家也都一样。不论从事何种职业,包括天桥拐角处乞讨的老太太,都是因为希望,才能有勇气、自信以及毅力勇敢的面对自己满意或不满意的人生。我们起早贪黑,做牛做马都是因为有了它才活得不那么苦,那么累,才活得那么有滋有味。   然而,最近几天却不见了她的踪影。   夜幕降临,她的隐蔽的小屋的门还迟迟的没有打开。它关得严严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算算应该是她理所当然“开工”的日子,她这样“勤奋”的人儿怎么会错过大好的时光呢?天亮也不见她出来吃东西。那她是不是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过,这点可以排除。这十年来从没见到她到什么地方去超过半天的光景。可能她早就没什么亲人了吧,就算有也不屑于和她这样职业的人交往。她在一天从邮政储蓄所回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所以有十二分的把握是,她应该还在屋里。那她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病了?这个倒也说不定……   已经三天了。耶稣受难后三天就是复活节,难道她真的出了什么状况?   三   一夜秋风。早上起来枯黄的树叶铺得满地都是,一脚踩上去脆脆的响,像是一个有生命的东西临死前最后一声的哀鸣。脚不断的踩,哀鸣就变成了一串呜咽。路上的人们都新添了厚衣服来抵挡严寒。——这个季节有点冷。   我们都急于想知道这个女人的状况,当然我也不想保留什么,隐瞒下去也显得有那么一点不地道。好吧,现在就揭开谜底!   她,原是一名有着一个非常帅气可爱的男孩的母亲。她的孩子在大山里跟着他的姥姥一起生活。这里,我们先不要去探讨她为何会选择这样的一份不光彩的职业,每个人都有选择职业的理由,事实是她现在就从事这样一份卑微的工作,我们毋庸置疑。她要赚钱,她要养活包括老人、孩子还有她自己的一大家子人。她要工作,她要生活。她要把每个月赚来的钱分成几份,然后到储蓄所寄给需要它们的她的至亲的人……   每次去储蓄所都是她最快乐的时光。当填写上那个熟悉的地址,她的心就会激荡起一阵暖流。她会想着自己的小家伙收到单子的样子,想到孩子又长了多高,想着他又能继续自己的学业,想到她的希望和工作的意义,她的生活就不再那么灰暗与难过。哪怕不能见面,就这样一个人隐身在异乡她也心甘情愿了。要苦要累就给她一个人吧,就算老天惩罚也给她一个人,够了。   就是上一次,她去储蓄所再去存钱最近的那次。她莫名的收到了从家乡退回来的存单。那一刻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孩子怎么了?她差点昏厥过去。她强压着自己激动的心跳,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她来回翻看着退回来的汇款单,不经意间发现了留言栏里的内容:请你不要再汇钱过来,我为有你这样的妈妈而羞耻!……   四   夜是这样的漫长,就像是一个永远不要醒也不能醒的梦。但黎明终归要来的。经过了最黑暗的那段生与死的较量,光明终于又一次的来到了人间。   与她,这已经没有什么分别了。她心里的那团暖心的火焰早在三天前就已被浇灭了,虽然她早就知道要灭的,只是早晚的事。她本还幻想着是否能有一线转机,但现在看来一切都完了,结束了。她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像抽去了筋骨的一滩烂泥。——就这样死去吧,死去了好啊。死永远比活着要容易,而且死了就不再有什么牵挂,死了也不会再有纠结,一了百了。   朦胧中,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在缓缓的往上飞升,她飘啊飘如同一片轻盈的叶子。越过大山,飞过小河。她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远远的,她的孩子正站在村口,张开双臂迎着她扑过来……   五   一阵清晰而有节奏的声音把她从幻梦中拉扯了回来。她失望的回过神来,她没有动。在这个时侯难道还有神的使者降临人间,为她解脱罪孽消除难题吗?然而,那敲门的声音却像是下了决心,悠长而坚定。她不得不抬起虚弱的头颅扎挣着拉开了门。   门外微曦的晨光中,是一个苍老的身影。她衣衫褴褛,灰白的头发在冷风中飘飞。不知道她是怎样找到这个隐蔽的小屋的,反正,她现在站在了房门的外面。在她的手里提着的还有一袋热气腾腾的豆浆和几个冒着蒸汽的包子。她,正是天桥下那位乞讨的老人。   昆明癫痫病出名的医院武汉专业的羊癫疯医院在哪里郑州癫痫病发病手术治疗癫痫病危害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