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老伴的双胞胎妹妹(散文)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爱情文章

一起经历了文革动荡的洗礼,穿逾泯灭人性的恐慌年代,执子之手相濡以沫四十多年的老伴就这样无情地走了,撒手人寰,撇下我一个花甲年纪的孤独糟老头狠心地走了。

然而人固有一死,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我们却禁不住压抑自己的理智去做无谓的怀念。也许我们缅怀的是逝者曾绮丽的诺言,真真假假云诡波谲,变幻莫测致使肉眼难辨。今天携子女给她上坟烧头七,置身萧萧风中,伫立萋草覆盖的墓碑前,往昔诸多美好便涌上我苍老的心头。专心致志蹲一旁整理香烛祭物,已经成家立业为人父母的一双儿女自是难以体会我和他们母亲厚重的恩爱的。漫漫人生路,有些情愫的细节不便言明,只能掖藏记忆某处角落,随同一沓沓黄纸冥币化为柔软的灰烬。

冥币愉快燃烧着,凝视跳跃的火苗和袅袅青烟,老伴音容笑貌历历在目。温婉贤淑的老伴根正苗红,人品无可挑剔。她通情达理干净利索,博得街坊四邻有口皆碑。且天生一副美人胚子,于是,羡慕的人们都说我娶她有福,大约是前世积德修来的。老伴年轻那会儿称得上貌若天仙,同今天那类影视明星相较毫不逊色。高挑的身材,优美的曲线,修长的大腿,灵动的美瞳,弯翘的睫毛,纤细柳叶眉,无需粉墨无一不恰到好处。饱览她眉宇舒展的笑颜,犹如沐浴明媚的春风里

出身成分好的老伴端庄娴静,资本家成分的我也思想简单老实厚诚,凡事不愿过多猜忌。但一直对小姨子——那个近乎神秘的人物感到雾里看花耿耿于怀。姑娘和儿子也不认识他们老姨,更从未有幸见到,仿佛这个喧嚣的世界上压根就不曾存在她逼真的过往。

我与老伴皆为上山下乡的知青老三届,她祖籍山西,我的故乡则在上海。我们邂逅于塞外这座边陲小镇,从相识到相熟,再到相亲相爱喜结连理,最终打破阶级界限在这片气候恶劣的陌生之地生儿育女扎根安了家。

婚后,老伴极少跟我谈及她家的状况,碍于交通不便等问题,我们也从来没回过她千里外的山西娘家。由此就无缘登门拜访岳父岳母大人,无法向他们表示感谢,感谢辛苦的二老为我生养一个如此标致聪颖的好老婆了。

可是我见过小姨子,并因而了解到老伴竟然有一个漂亮的双胞胎妹妹——和她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却迥异不同的大胆开放的妹妹。虽然姐姐在此之前对她只字不提,但毕竟是我的小姨子。

那是我俩结婚第二年夏季,某天上午我去公社学习无产阶级路线教育。那天顶着炎炎烈日的暴晒,当徒步走至五六里路的情形,陡然发现忘记带《毛主席语录》了。对待这个马虎的错误可含糊不得,它关乎思想的进步与个人前程命运,我赶忙折回家去取。

一脚迈进我们夫妻精心营造的温馨小爱巢,那间集客厅、卧室、厨房三位一体的简陋草棚子,汗水淋淋的我宛如五雷轰顶,目睹面前情状不由惊呆了——两条白花花大肉于我卧榻的土炕严丝合缝摞叠一块儿,起起伏伏,像束冷酷寒光,明晃晃刺入我的眼里。肉体的撞击啪啪作响,上边激烈运动的男人气喘吁吁,说着下流的挑逗话,听得出是山西口音,下边双目紧闭的女人秀发凌乱,两腿岔度极大,享受快感间酣畅地呻吟——那是我媳妇啊

无处躲藏的两块裸肉霎间感察到了我的存在,男人贼样麻利地蹦到地上,显得战战兢兢,他那刚才冲锋陷阵的家伙湿漉漉亮晶晶,依旧高傲抖擞地翘起硬梆梆小脑袋,仿佛是有恃无恐的挑衅示威。

局促下,挣扎着扯床单遮掩身子的女人——我媳妇尖厉惊叫,一刹那粉腮由红变白再呈青黄,但须臾便恢复平静了。冲着呆怔的我,她比比划划地解释,你是谁,莫非是姐姐常提的资本家成分的姐夫吧?俺们是打山西到这边来探望姐姐的。姐姐刚刚出去买菜了……俺们没料到姐夫这么快就开完会了……他是俺革命对象,红色伴侣,三代贫农出身的你妹夫。

神色慌张的男人目光游移,点头哈腰一副猥琐的奴相,借坡下驴支支吾吾姐夫、姐夫叫个不停——可我认得他,依稀记得在一次群众运动大会上他代表山西知青照稿发言,这小子是党内积极分子,权力不小的他是青年点团委书记。

口音满嘴山西老醋味的女人除不会说标准普通话,简直与我媳妇别无二致。从语无伦次的介绍中,我听出大概意思,他们是来探亲的——看望姐姐和我这个素不相识的拥有资本家成分的狗崽子姐夫。

更兼明晰他们微含恫吓的说辞,大脑一片空白的我便一声不吭拂袖闪到屋外。腼腆的上海男人是礼貌又理智的。待他们穿戴整齐,灰溜溜狼狈逃走后,我才略略醒过神,觉得愈发不是滋味——小姨子穿走的土布衣裳分明是媳妇的。

傍晚参加完文革路线教育,受尽群众批判斗争的我无精打采闷闷不乐回到家,媳妇早已在饭桌摆好平常罕见的丰盛饭菜,一盘土豆丝,一大碗摊鸡蛋,一小碟猪头肉和花生米等候我了。她神情布满疑窦,说妹妹和妹夫今早在你去公社后来咱家了,可既然千里迢迢来了,怎么连句招呼不打就走了呢?然后话锋一转,又撅嘴说走就走吧!我那妹子胆大疏阔是个闯祸的事精,最好以后也少来。用来款待他们两口子的饭菜咱俩尽情享用更好。

吃饭时候,媳妇不断往我碗里夹菜,笑盈盈绘声绘色描述了许多关于她双胞胎妹妹的乐子事。说她们姐俩简直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唯一鉴别区分二人之处便是妹妹右大腿根儿生有一颗红痣——算命先生说那颗红痣距离私处那么近,代表水性杨花呢。媳妇眼噙晶莹的热泪吃吃笑,我也一块跟着傻傻乐,未斗胆道出自己无端遭到批斗的委屈,却强颜欢笑逗趣问她,你妹子的红痣是不是代表挂羊头卖狗肉的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呀?她惊吓得忙伸手堵住我的嘴,神色忐忑,说隔墙有耳别乱讲,切莫忘记自己资本家后代的不光彩身份。

今天给老伴烧头七,追忆我俩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这段有趣往事也不安分地一并蹿了出来。想到那年夏天小姨子和他对象尴尬慌乱的情景,我这老鳏夫情不禁笑出声来,同时,有点遗憾当时怎么没仔细瞅瞅小姨子的大腿根儿呢!

瞧我无缘由傻笑,给母亲烧纸的一双儿女见状面面相觑,担忧的他们不约而同问,妈走了,爸你没事吧?

身形业已佝偻的我不耐烦摆摆手,示意没事,暗暗提醒自己万不可对儿女讲述他们老姨的事情,否则他们会笑话老姨的。这俩年轻人从未听说还有一个远在山西的老姨,而且和母亲相貌如出一辙,除了那颗没人看到过的红痣。

我这把老骨头艰难俯下身,弯腰向旺盛的火堆给辞世老伴递了沓纸钱,神龙不见尾的小姨子居然一时挥之不去。虽说这辈子仅仅见过一面,但多希望我那山西小姨子和她对象一直幸福和睦的生活啊!不知未来得及向她通告老伴的噩耗是否会挑理,我这个不称职的姐夫确实不清楚那飘渺小姨子的具体住址啊……

看火堆即将熄灭,善于自欺的我内心惴惴不安,越来越怀疑那回见到小姨子是一次模糊的幻觉了。凝望老伴慈祥的遗照,后脊梁凉风呼呼直冒,因也越来越怀疑如果坦率告诉儿女那段蹊跷往事,他们是否会笑话我,甚至搅乱他们对母亲悲伤的追思——无论从何种角度讲,那个阳光炽烈的夏日上午我息事宁人都是正确的。不然,生活在残酷荒唐文革岁月中的小姨子,还有老伴可能就统统失去了。正烧纸祭母的一对儿女,也显然皮之不存毛将附焉!

制度背叛了忠于它的人民,犹若老伴年轻时无意犯下的过失,幸亏回头是岸适可而止才避免灵魂的沦丧。熊熊燃烧的火堆熄了,细碎秋叶漫天飘零,天老我也老了。但息事宁人绝非因懦弱而怕,恰是源于无穷的爱。耄耋之年的我待火焰落下帷幕终于原谅了自己,从此大可不必再去思忖老伴的双胞胎妹妹了。当然,曾人前矮三分的我也摘掉了资本家狗崽子的臭帽子,更不会午夜梦中被那颗隐藏羞处的红痣疼醒。

合肥癫痫病的医院有什么患了癫痫用奥卡西平治疗有用吗河北看癫痫的好医院沈阳癫痫病去哪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