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页

雅韵山村轶事组诗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9-18 分类:爱情文章
夜的黑
  
   黑云如狗
   将剩下的半片月叼走
   夜的锅底
   倾倒那些寂寞的字眼
   搓揉面团一样的相思
   生发一座拦住家门的山峰
  
   我只能躺在魔手的腋下
   细数腋腺的分泌物
   但无法抽取墙外的虫鸣
  
   青灯下的诗稿
   宛如生了小翅膀的蝴蝶
   从天窗的讥笑间
   飞向山外的城
  
   我记起城边混乱的月光里
   没有松鼠的松树下
   一个怀抱镐头的人
   唱起浓浓的乡音
  
   衰落的湿地
  
   我把故事的触角
   探进那片饥饿的湿地
   感知秋的遗孀
   熏黄芦有哪些预防癫痫的好的方法苇的衰落
  
   半袋子夕阳
   没有容纳完我萎缩郑州治疗羊角疯的医院的雄性
   春天沿着妻子的叹息声
   慢慢走向激情的反面
   后背的弯曲与张弛
   已西安哪里治疗羊角风专业经拉不动妻子的小马车
  
   而昨晚的电话依然打来
   我揣度她一脸苦笑的样子
   回放她若有所指的旁白
   “我插上了门
   准备熄灯睡觉”
  
   接下来梦里的情节
   总是重复着一个揪心的主题
   ——有人敲门
  
   葬月潭
  
   我狠心的将星星抛在山后
   循着曲折的记忆
   来到葬月潭边
   捡起一枚属于深夜的石子
   砸向潭的阴谋
  
   一个寂寞划破眉头的段子里
   回放着从潭底传来的回音
   “不——痛”
   我央求着月光
   和我一起跳进深潭的麻木
  
   之后呢
   那个被无限延长以我的名字命名的回音
   是不是
   “痛——痛”呢?
  
   月光成了我的殉葬
   还有谁记起今晚
   我走进黑暗的挽歌?
   是哪首丢在寨子里的走西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