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山水作家专栏】苇丛中的小船

来源:青岛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散文
1   水很白,荷叶田田。   一只船从苇丛中划出来,很小,很窄,撑船的是一个小孩,叫豆子,黑黑的,瘦瘦的,十二三岁的样子,一支长长的竹竿,撑持着。   豆子的头上,戴着一片翠绿的荷叶。   一九四三年的江南,已是夏天,淀子里,已经碧绿一片,豆子的船儿如一条鱼儿在湖面上划过,留下一痕水纹,在荷叶下播散开。荷花开了,一朵一朵的,有全开的,也有半开的,还有的是骨朵儿,一只蜻蜓飞来,停在骨朵儿而上,突然又飞走了,骨朵儿轻轻地摇晃着。一种清鲜鲜的荷花香,在空气中荡漾着。豆子随手捞起一个菱角,咬起来,菱角青嫩得很。就在这时,传来一声枪响,“啪”的一声,从水的那边传来,打破了六月的宁静,几只鸟儿从苇丛里飞起来,煽动着翅膀,一直飞向湖的那边去了。   “啪”的一声,又是一声枪响。   豆子眼睛一眨,竹竿使劲一撑,船飞一样穿过荷叶,进入苇丛。淀子里的苇,一到六月,绿成一片海,豆子的船在绿色的海里穿行,悄悄贴近湖边。那边河沿上,传来“咚咚”的脚步声,他轻轻拂开苇叶,伸头一看,一个人向这边跑来。不远处,一队小鬼子呜哩哇啦地追赶着。   被追的是个年轻人,右手臂受伤了,流着血,他用左手握枪回击,“啪”一声,远远的,一个小鬼子倒下了;再“啪”的一枪,又一个倒下了:呵,真带劲。   小鬼子们忙趴下,一个军官远远地喊:“新四军的,抓活的。”   趁这空儿,那个年轻人甩开脚板,“嗖嗖嗖”向前跑着,带着风儿,经过这儿时,豆子轻声喊:“叔叔,叔叔!”   那人停下,不是通讯员王叔叔,是个陌生人。   豆子愣了一下。   小鬼子又赶过来了,子弹“啾啾”乱飞。他顾不得多想,忙窜上去,一把拉住那人,上了小船,一片荷叶戴在那人头上,小船一划,进入苇丛深处。   苇丛深处,有白鹭,有青桩(鸟名),还有一只小船,悄悄地穿梭。      2   这个年轻人,姓李,是上级新派来的通讯员。   豆子忙问:“王叔叔呢?”   李叔叔不说话了,望着远处,好像在看无边的荷叶,还有荷花似的,看着看着,泪花悄悄地涌了出来,轻声道:“他牺牲了。”   豆子一愣,他的眼前,苇丛啊,还有荷叶啊湖水啊,都变得朦胧起来,王叔叔的笑脸又浮现在眼前,他在给自己做弹弓呢,“咚”一声,一颗石子,飞得远远的,带着豆子的笑声,还有王叔叔的笑声。每次,王叔叔来,是坐自己的船,走,也是自己送的。   他流着泪说:“王叔叔临走时,站在岸上还对我挥手呢。”   李叔叔告诉他,王叔叔上岸后不久,就遇见了小鬼子。   “他——他有马啊,跑啊!”豆子说。   “小鬼子也骑马追。”李叔叔叹口气。   “他——他的马跑得好快的。”豆子一比划道。王叔叔那匹马,他曾见过,高大结实,飞跑起来,如一道闪电,王叔叔曾夸耀说,自己这匹马,是在新四军军马中挑选来的,专为送信用的,因而最高大,也最善跑。   王叔叔才二十一岁,说到自己的战马,一笑,一对酒窝。   李叔叔一声长叹,在豆子的帮助下,一边用布条缠着伤口,一边告诉他:“我们的马快,可小鬼子的马更快啊。”看他不懂,李叔叔解释,新四军战马,是当地培养的马匹,个儿小,跑得慢;小鬼子为了进攻咱们中国,早已引进外国种马,养出的战马,相比较而言,就高大些,更善跑些。   豆子听了,狠狠咒骂:“这些遭瘟的小鬼子,还有这些北京癫痫医院哪家好遭瘟的东洋马。”   李叔叔咬着牙,告诉豆子:“打败小鬼子,给你王叔叔报仇。”   豆子狠狠地点头,他的眼睛又蒙蒙的,流出了眼泪。      3   花庙,不是庙,是一个村子的名字。   花庙在淀子的旁边,后面是树,密匝匝的,像人的眼睫毛一样,面前就是湖,芦苇也密密麻麻的,如一道屏风,当然,湖上还有荷叶,夏天来了,还有荷花。   豆子的家,就在这个村子里,在那棵大树下。   贴近湖边,豆子眼睛一眨,笑着问道:“叔叔,买七眼莲吗?”   李叔叔轻声说:“不,我要九眼莲。”   豆子忙道:“没有九眼莲。”   李叔叔又说“那就买六十三眼的。”   豆子笑了,暗号对上了。过去,他和王叔叔的暗语,就是这样对的,每一次,王叔叔带着任务来,都会隔着芦苇对一遍,然后豆子出来,迎接王叔叔。王叔叔说:“要小心,小鬼子特务可是无孔不入的。”   王叔叔说,小鬼子特务跟平常中国人的装扮没啥两样,说话也一样,不说“死了死了的”,说的是当地话。王叔叔告诉他,赵庄的游击队,就是上了小鬼子特务的当,让敌人打败的。   豆子想,小鬼子真狡猾,自己不能不小心。   李叔叔这次也夸豆子,小心的好,一个通讯员,就应该这样的。   暗号对上,豆子嘘了口气,扶着李叔叔上了岸,一直走向村子,走进自己的家癫痫病遗传。豆子的爹是中医,见了受伤的李叔叔,忙拿出药物,准备给李叔叔治疗。   李叔叔拦住说:“先别忙,自己还有任务哩。”   李叔叔说着,拿出一个莲蓬,在豆子和他爹惊讶的目光中,掰开莲蓬,里面是一封信,递给豆子说:“赶快送给冯庄的赵营长,这是上级指示。”   豆子知道很重要,接过信,走了:去冯庄的路,他熟得很。      4   冯庄离这儿有一段路,这儿,驻扎着新四军的一个营部,豆子经常来这儿送信。别看豆子小,用豆子的话说,自己“可是老同志了”。   可是,那些战士偏不这样认为,偏喊他“小鬼”。   豆子不答应,白了一眼,胸部一挺:“喊豆子同志。”   可是,大家都不,仍喊他小鬼,包括赵营长也这样喊:“小鬼,辛苦了。”给豆子馒头,还有糖呢,那糖是打小鬼子获得的。   这次,豆子来,信交到赵营长手里,赵营长眼睛瞪大了,摸着他的头道:“小鬼,你立功了。”   豆子一听,一脸阳光。   原来,李叔叔的信中,传达两个消息,第一条,江那边一座炮楼,最近日军撤走了,只有一个班的伪军守着,新四军可以把它端了。第二条,最近,有一队新四军经过这儿,希望赵营长他们迎接。   赵营长摸着下巴,思索着。   豆子听说要端炮楼,眨着眼睛要求:“营长,打吧,我也参加。”   赵营长道:“小鬼,你可不行,你有任务。”   正在这时,门一开,一个人跑进来,一支枪抵着豆子的背:“小鬼,缴枪不杀。”豆子一回头,是赵营长的警卫员小海,用手指头抵着他的背。小海十五岁,毛孩子一个嘛,见了豆子,胸部一挺,让豆子喊叔叔,也学着赵营长的样子,拍着豆子的头,喊他小鬼。听到豆子也要去打炮楼,小海一撇嘴:“小鬼,你上战场,一准当俘虏。”   豆子一听,气坏了,肚皮一鼓一鼓的,如一只青蛙。      5   打炮楼,豆子没能参加。豆子撑一只船,和其他渔民一起,送一个排的战士,趁着夜色进入芦苇荡。   夜里的苇荡,湿漉漉的,浮荡着薄薄的雾气,雾气中,有荷叶的清甜味,有荷花的香味,还有苇叶的青葱味,很好闻。   赵营长没来,他坐镇赵庄。   这次,端敌人的炮楼,是手到擒来。因为,赵营长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赵营长不但接到李叔叔的情报,之前,他还得到当地地下党组织送来的情报,这个炮楼日军,确实全部出动,去参加扫荡去了,炮楼里,只有一个班的伪军,荆门治癫痫哪家好而且,做饭师傅还是我们的人,可以做内应。   赵营长说,这次,一个排去,动作利索一点,快去快回,人多了,反而容易暴露。   果然,一切都如赵营长预料的那样,一个排的战士上岸,一顿饭的功夫,就回来了,押着一个班的二鬼子,高高兴兴上了船,一边谈着战斗情况,一边称赞着情报的准确,那个爽劲,把豆子眼红死了。   静静的夜里,月光洒下来,荷叶上、苇叶上洒下一片,如一片一片的冰,和水光荡漾在一起,很好看。雾升上来了,纱一样一层,笼着月下的淀子。      6   李叔叔要走了,带着伤,他说,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给信中所说的那支新四军部队带路。   “你的伤怎么办?”豆子担心地问。   李叔叔笑笑,告诉他,为了早日消灭小鬼子,这点伤算啥。说完,上了豆子的船,一人一片荷叶戴着,小小一只船儿,轻轻一撑,进入荷叶和苇丛中。   豆子很佩服李叔叔,多准的情报啊,而且,一个情报,就端了敌人一个炮楼。   李叔叔一笑:“这就是情报的价值,豆子,你也立功了。”   豆子很高兴,摘了莲蓬给李叔叔吃,拾起水中的菱角,让李叔叔吃。有时,又捏着一根荷梗,轻轻捏起来,一截白嫩的莲枪露出水面,洗净了,给李叔叔吃:“叔叔,很好吃,青鲜鲜的。”   李叔叔吃了,咯吱咯吱的,滋味无穷。   到了江边,豆子从苇丛中伸出头,悄悄观察着,湖边静静的,没有人影,也没有人声,他点点头,李叔叔扔了头上荷叶,“嗖”的一声上了岸,挥一下手,向远处走去。   豆子望着李叔叔的身影,一直走成一点,走得不见了影子,他才撑着船,撑入苇丛深处,心里不安地想,李叔叔不会也遇见小鬼子吧,不会也像王叔叔那样牺牲了吧?想到这儿,他猛地醒悟起来,骂道:“乌鸦嘴!”说完,学着妈妈的样子,“呸”了一声,又“呸”了一声,听妈妈说,这样会吐掉晦气。   湖面上,一只鸟儿“咕”一声叫,掠过苇丛,飞向远处,飞入水天相接的地方。      7   那夜,天快亮的时候,信上说的那支新四军来了。   李叔叔伤好了,走在前面。这支队伍人不多,二百多人,由一个姓张的副营长带着,可队伍装备很好,有机枪,还有军马,一匹一匹的,膘肥体壮。豆子摸摸战士们的机枪,又摸摸那些马儿,简直摸不够。   这次,队伍不能坐木船,因为有军马。李叔叔和带队的张副营长很着急,豆子自告奋勇,不用急,自己知道一条路,很秘密,可以绕道到达冯庄。   李叔叔听了,眼睛一亮,拍着豆子的头,连说好样的,你又立了大功了。   部队出发了,沿着一条沙子路悄悄地走,两边的芦苇,夹持着,如绿色的屏风。此时,天已渐渐亮了,苇丛子里,不是地响起鸟鸣,有的鸟儿扇着翅膀,飞向远处。豆子走在前面,带着路,旁边,是李叔叔,后面是张副营长,手里提着枪,小心翼翼的。   豆子兴奋地走着,嘎嘎地乐着,不时的,回过头去,摸摸那些战马,马上的战士笑笑,看着他,有的还摸着他的头。   豆子带着队伍,走过一道湖湾,告诉李叔叔,再转过一个湖湾,就到冯庄了,说完,把手指塞进嘴里,发出一声长长的鸟鸣。李叔叔一惊,问怎么的,豆子告诉他,这是暗号,告诉赵营长,组织队伍迎接。   李叔叔笑笑,对后面的战士挥挥手。   苇丛里,静悄悄的,只有士兵们沙沙的脚步声,六月的苇丛,绿得不透风。张副营长对后面喊声:“快!”突然,“啪”的一声枪响,打破了宁静,张副营长惨叫一声,一头栽倒在湖水中,不见了影子。   豆子听见枪响,在旁边,突然抱住李叔叔,一斜身子,栽进湖中,迅即不见了影子,后面的人一见,拿起枪就准备朝水里射击,另一个喊道:“别,会——打死坂田的。”   随着第一声枪响,手榴弹和子弹雨点一样泼来。   一个早晨,战斗结束,这支二百多人的队伍,被全部歼灭。   赵营长带着战士们,从苇荡里钻出来,一个个头上戴着芦苇做的帽子,笑呵呵地忙碌着,打扫着战场。仅东洋战马,就缴获了十几匹,另外还有枪支子弹;捎带着,还抓了一个俘虏。这个俘虏,名叫坂田,就是那个李叔叔,这家伙不会水,是典型的旱鸭子,被豆子扯进水中,灌了一肚子湖水,晕头晕脑地被豆子押了上来,趴在那儿,哇哇地吐着水。   这个坂田,是小鬼子特工。   坂田非常狡猾,他打扮成渔民,经常在这一带活动,不久,发现一个情况,一个小伙子和豆子相见,说一些奇怪的话。事后,他查出这人姓王,不是这儿的人。他想,这个姓王的很可能是新四军通讯员,他们说的,很可能是接头暗号。那次,趁王叔叔上岸送信,他带着一群鬼子追来,在战斗中,王叔叔牺牲了。坂田眉头一皱,心生一计,不久,假装被小鬼子追赶的新四军通讯员,上了豆子的船,说出了暗号,为了进一步取得新四军的信任,他在情报中,故意暴露出江边炮楼的情况。  癫痫发作应该如何治疗? 他的最终目的,是让新四军相信情报中的第二条信息,然后,自己趁机带着小鬼子的一支部队,扮成新四军,赶到赵庄,消灭赵营长他们。可没想到,他们露陷了,这支日军也被一网打尽。   他始终不服,自己计划毫无漏洞啊:“你们,是怎么识破的?”   赵营长笑了,告诉他,豆子走的时候,他特意嘱咐过,自己带队,埋伏在苇荡中,等待着队伍,如果是自己队伍,就迎接;如果豆子发现情况不对,可以发出一声响亮的鸟叫,自己听到后,就会指挥部队,发起攻击。   “小鬼,你是怎么发现的?”小海急了,问道。   豆子一笑,指着坂田:“是他告诉我的。”   大家一愣,坂田也是一愣,豆子指着那十几匹东洋马道:“他告诉我,东洋马比我们的马高大。王叔叔的马,和我差不多高,可他们的马一出现,我就发现,它们高过我的头,所以,我就知道他们是一群小鬼子。”   坂田听了,长叹一声,低下了头。   共 480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